轩辕夜别的能耐没有,如果有意装模作样,绝对能瞒骗过所有人。

  至少,最一开始的时候,也是不会有人发现的。

  见她莲步轻移走过来,他伸懒腰的动作虽然几乎是同时做出,却轻灵舒缓,显得很是自然而然。更何况,他平日里就是这般的。

  再加上那书被掩饰得极好,他以两指捏着,确保里面夹着的小书不会掉出来。

  抬起眼时,一双星眸中已是笑意盈盈。

  紧接着,状似浑不在意的收回了手,随意地搁在桌上,放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。微微拱屈的书页,完美地遮住了里面夹着的一本小书。

  “怎么啦?是不是觉得无聊?”他声音轻柔地问道,同时伸长了一条腿,勾了勾她的脚弯,带了几分一如既往的调皮。

  段清黎并没有觉出什么不对来,实在是因为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正常,丝毫值得怀疑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再者,莫名其妙的,她为什么要怀疑他在做什么呢?

  她根本就没看过那本书,不知道这种诡异事情的存在。

  然而被他这么一问,她倒是一时间没说什么,只黑亮的眼珠转了一转,似在思考什么。

  轩辕夜眼底闪过一丝犹疑,他在想,难道这么快就开始怀疑自己了?

  她想了片刻,才低了声音回道:“没什么事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
  闻言,他顿时放下心来,饶有兴致地细细看着她,咀嚼着她的每一个字,力图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。

  唔,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,她是说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想到他这里来?

  于是,他展颜一笑,伸手不由分说地将她拉进了怀里,声线温醇柔软,开口便是小心的宽慰:“放心好啦,女帝答应了三个月之内,不提婚嫁的事。”

  “三个月可是很久的,还怕不能想出办法来吗?”

  段清黎只极轻地点了点头,几缕调皮的发丝垂落下来,蹭到了他的手背上,有些挠人的酥痒。

  之后,她被他轻轻一揽箍进了怀里。他动作轻柔,却带着一丝强迫意味,将她的小脑袋按在了自己胸膛上。

  彼此的呼吸声,尽管极其轻微,却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节奏如此舒缓柔和,渐渐地融合在了一起,心,似乎也在这种环境之中,安宁了下来。

  她觉得,有时候真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尽管心底劝过自己无数遍了,事情一定会好的,然而就如刚才,却还是无缘无故的心情低落了。

  可就算是沉溺于一个不能实现的美梦之中,她仍然愿意完全相信他。

  且不说这是近乎本能的选择,在这样的处境之下,信任本来就比不信任要好得多了,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?

  轩辕夜神情柔和宁静,然而眉间隐隐有几分忧虑,他在操心自己什么时候能仔细研究一下那本书。

  *酷-:匠p5网¤2首*@发#

  一次能哄骗过去很简单,可他不能保证三番五次的话,她不会发现、怀疑什么。

  而且,仔细研究的话,是需要很多时间的。刚刚大略看了一下,就发现既然是怪力乱神的事情,实现起来难度极其之大,近乎不可能。

  诸多细节,都需要一一完善,而且条件苛刻至极。

  比如说,这里要求的天时地利人和,特别是天时,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啊。

  其实看到这些要求的时候,他心底是已经有几分无端失望的了,说不清楚为什么失望。

  又一想到根本也没多少实现的可能,这才好一点。

  段清黎将头埋在他胸前一阵子,觉得枕着很舒服,很安心。

  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不知不觉中,那种淡淡的温热感觉,和清冽好闻的气息,是极其醉人的;却又不是汹涌而至的,而是如春风一般,徐缓,动人。

  她终于抬起头的时候,心情已好了很多,才又开口道:“有些事情我虽然想不明白,但却也得解决的。”

  随即,她直了直身子,轻轻拧着眉头,一脸认真地说道:“轩辕陵么,暂时不用考虑他。但毒老,那天出现一次之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转投女帝麾下了……”

  她在想,那些无色无味然而确实是有效果的毒或者药,到底是从何而来的?

  无色无味的毒,但看表面,基本是不可能验证出来的。除非让它与某些东西混合显出变化,或者只有等到中毒之后才能知道那是什么。

  轩辕夜自然也考虑到这一点,但是他管不到这些,只轻叹道:“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们,都将是守势。若要反守为攻,需要漫长的准备和等待。”

  她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,又道:“还有云叟,我还是打消不了那样的念头……女帝她,一定是有什么问题或者想法。要么就是有病,要么就是想长生不老。”

  他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,好笑地问:“在想什么呢?”

  随后,他一脸认真地质疑道:“要长生不老,不是该找道士炼丹吗?为什么要找郎中……”

  她也浅笑道:“好吧,还是耐心等待吧。时间久了,某些马脚自己就会露出来的。”

  而他们的势力,也会渐渐扩大的。

  轩辕夜和她谈了一会之后,终于得了空闲,趁着她不注意,将桌上的书卷起塞进了袖中,借口去其他屋子找书,换了个地方研读。

  他关上门,确保她过来的话自己能听到声音。而后,才放心的开始仔细研究那怪力乱神之事。

  把这本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之后,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人生来了,甚至有一种“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”荒谬感觉。

  他心里明白,最大的可能,这些都是错觉而已。

  然而可笑的是,一边在心里提醒自己,这样的想法实在是自欺欺人的侥幸,一边又忍不住幻想,这书写得一本正经的,万一是真的呢?

  是真的该多好。

  他无奈地摇着头,微微叹着气,在心底默默记下了书里提到的一切重要细节,同时也在细细考虑着自己能否做得到这些事情。

  但是“天时”要求的是,天有异象。

  这个,似乎之前听人提起过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