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一定是魔怔了。

  轩辕夜狠狠摇了摇头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某些念头,一旦落进了脑海里,便似立刻扎了根生了脚一般的,怎么赶都赶不走。

  而且,反而每回想一次,印象就越深刻。

  越发的,有了一种奇怪的跃跃欲试的感觉。

  难道世间真的会有那般奇怪的事情吗?

  直到现在,他仍然是不信苍天不信鬼神的,只不过似乎是有些理解了某些事情。

  那就是,为何人在极度绝望的时候,总是会寄希望于某些虚无缥缈的事情。或者,总是会假想出许许多多的事情,来作为理由掩饰自己的无能。

  不然的话,就不能解释为何总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和天方夜谭之类的事情了。

  自从无端有了那样的念头之后,他发觉自己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脑袋了,有事没事,那个念头都会如幽灵一般悄悄浮现出来。

  似乎幻化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迷蒙如幽雾一般鬼脸,在对他笑呢。

  笑容里,满是蛊惑意味。

  从谈完话到晚间吃饭,到夜间入睡,吃饭想,如厕想,走路的时候也在想,可谓是坐想行思辗转反侧。

  恼得他几乎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
  怎么会对那种奇诡得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念念不忘呢?

  还是仔细思索到底如何争取最大的权力、如何做好最周全的计划吧。

  然而事实证明,他想要摆脱这样的念头,最终还是失败了……

  不知是想要护她周全的想法成了执念,还是骨子里那种面对困难总想跃跃欲试的性子使然,夜间睡得好好的,梦境里忽然又浮现了那奇怪的念头。

  梦总是乱七八糟毫无逻辑的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在梦里变成了她,而她变成了自己,正如那个不靠谱的念头一样。

  然后不出意外的,女帝最后露出了本来面目,屡屡拿她威胁自己,甚至要赐死她。不过呢,两个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已经隐约意识到这么奇怪的事情,是在做梦了,可他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然后猛然睁眼醒了过来。

  暴风雪已经结束了两三天了,昆珝渐渐又露出了万里无云的晴天。

  今日又恰好是农历十四,月儿并不是十分圆,然而依旧皎洁无比。清辉透过窗格洒进来,落在她恬静美好的睡颜上。

  岁月若一直如此,莫不静好。

  有时候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,便如此刻,仅仅是看了她一眼,他心里便升腾起一种无限的渴望和近乎至死不渝的情感。

  希望能让她永远如此娇憨灵俏,不必为俗世所扰。

  这种感情太过强烈,以至于他的胸膛起伏不定了一阵子,才渐渐平定下来。

  而目光穿过幽微的夜色,久久地落在她脸上,不愿移开。

  一种甜蜜又哀伤的情绪,仍然在胸中激荡不安。

  他终于迟钝地明白,为何世间总有人说,英雄难过美人关了。

  心既动,情便重。

  一起走到现在,虽然时间并没有过了很久,可他就是无端有一种老夫老妻了的感觉,也懒得去追究自己到底喜欢她什么了。

  反正,他是个懒人,又是心胸狭隘的,就是她了,容不下旁的人。

  这一刻,尽管清楚地知道先前那种易魂的想法,根本完全就是怪力乱神的,他却还是忍不住,自心灵最深处祈求——好希望是真的啊!

  一念转过,又觉得有几分好笑。

  看来,即便一直不肯承认,但心底已经承认了,确实是快到绝境了吗?

  不然,怎么会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事情呢?

  清醒之后,便再也睡不着了。他伸出胳膊枕着,手臂暴露在被子外面,微微有几分寒冷。

  他在冷意中渐渐冷静下来,睁着眼开始考虑一些事情。

  首先,这奇怪的想法,到底只是一种想法而已,根本不怎么靠谱。

  最应该做的,还是去想想如何拉拢到大部分时候能为自己所用的人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尽力将他们变成自己的私人力量。

  不过,既然那个念头盘桓不休的话,试一试倒也无妨。

  反正,大不了就是证明它是假的嘛,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。

  女帝说了,还有一段时间的安宁,不知道是多久。

  第二日一早,他极有精神地起了床,眼瞳深处燃着几分探究意味。

  小心翼翼用了早膳之后,他状似漫不经心道:“不能再这样闲着了,我们还是去看书吧。”

  段清黎不疑有他,因为两人也已经无所事事地在自己宫里待了好几天了,而且既然做出了让步的决定……

  确实是再去复习一下某些东西,比较好。

  到了青云宫的书楼之后,依旧很是随意地想看什么看什么。

  只是轩辕夜有一种做贼的感觉,照例堆了一摞书在面前,桌上还杂乱地放了些那些稀奇古怪的书。

  反正,他从来都是这样,心情好的时候收拾一下,心情不好就不收拾了,又不会有人说什么。

  确定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书里之后,他像看小少年偷秘戏图一样的,悄然看了她一眼之后,拿出了那本怪力乱神的书来,又大致浏览了一番。

  心在扑通扑通的跳着,因为这件事,怎么说呢……

  其实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但他就是不想让她知道。

  /更新k最快上酷F匠G网n8

  不告诉她是因为,既然不能证明是真的,那就不必说了吧,大家都这么忙,简直是没事找事嘛。

  其次才是因为,万一成真的话,便意味着接下来的日子,可能要面对很多危险。

  危险就危险吧,又不是解决不了。

  粗略地看了一遍之后,觉得和记忆之中的大部分是一致的,但某些细节,诸如如何操作、后果如何,还需要仔细读以便推敲出来。

  他刚读没两句,忽然听到极轻微的脚步声挪过来,眼角余光瞄到一个娇小曼妙的身影朝自己走来,不知是有什么事。

  几乎是下意识地,他敞开双手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手里的书朝后扬了扬。

  抬头的同时,神情里毫无波澜地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  轻薄的小书被掩在厚大的另一本书里,从外面丝毫看不出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