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有旁人听着,定然会惊讶地眼珠子都掉出来。

  因为双方的语气和态度,考虑到身份的话,实在是都有几分诡异了点。

  他们两人说话,段清黎则是照例一言不发,然而她一张俏脸紧紧绷着,双手也是在衣袖里紧紧地握成了拳。

  这种被逼无奈的感觉,实在是不好受!

  不过,女帝也不是没有丝毫顾忌的。

  能把向来做事果决的女帝逼到不得不和他们谈条件的地步,其实仔细想想,也是蛮了不起的。

  听闻他又提到儿子这件事,女帝极轻地笑了一下,脸上隐隐有几分无奈闪过。

  她也是不明白,为何自己的儿子某些方面和自己一脉相承,但另外些方面,却是丝毫不像呢?

  如果膝下有个野心勃勃的孩子,该多好。

  要是说出来,几乎不会有人相信的。

  许多国家的皇室,都为争夺皇位拼得你死我活杀兄弑父呢,这孩子倒好,白送的无需争抢的,都不要。

  视金钱如粪土,看权势如尘埃?

  不过即便如此,她也不担心什么,只要迈出了第一步,余下的事情,便要简单许多了。

  循序渐进的道理,她是很明白的。

  所以这一次,也不是在意他是否真心妥协,只是为了开个好头罢了。反正对他来说,已经是巨大的让步了,不是吗?

  按照她的想法,时间要说起来,还算是充裕的,慢慢地分化、瓦解他的势力就好。

  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。

  然而既然都是聪明人,轩辕夜做出这样决定的时候,会想不到女帝的想法吗?

  他从来都知道为何女帝的手段看起来如此柔和,那是因为她采用了不同于以往的策略,渐进式的渗透,而不是剑拔弩张。

  一点一点地逼迫他吗?

  想法倒是不错,就是不知道具体实施起来,又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了。

  倏忽之间有个想法闪电般的跃进脑海里,他不自觉地笑出声来,笑声和此时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女帝阴沉沉看他一眼,不明白他为何而发笑。

  他大笑一声之后,抿了抿唇,露出了些微的不好意思,而后神情淡然地开口道:“算了,还是不说了,反正也没什么好笑的。”

  Is酷&匠|网正0(版首发

  女帝凝望了他片刻,心底有些微的诧异和担心,难道他是脑子有问题吗?

  虽然早就知道有时候他说话和一般“人”很不一样,但那样异常的举动多了的话,还是会让人觉得很不安啊。

  幸好,那种药并没有放多少。

  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毒老所言,不会有什么危害。不然的话,后悔也晚了。

  那药么,果断时间再看吧。不听话的话,未必不好再次考虑呢。

  而且,他最大的软肋,这个问题,一时半会也是解决不了的吧?

  有这样的杀手锏在手,即便不是完全屈服而只是牵制,也已经很有效果了。

  段清黎也不知道他刚刚是在笑什么。

  轩辕夜只是想到,他要是认真起来,大部分事情都按照女帝所希望的那样,真有成为北境之主的想法的话……

  女帝就不怕有朝一日,她毫无权势然后自己终于有机会报仇了吗?

  要知道,尧幽囚,舜野死。尧舜当之亦禅禹,君失臣兮龙为鱼,权归臣兮鼠变虎。

  太过依赖某件东西,一旦失去的话,后果是会十分可怕的哦。

  比如,权势。

  在他眼里,万里山河也好,未知的巨大危险也好,其实都和他没多少关系。

  即便是兵荒马乱之中,他仍然能寻到一个安宁静谧的所在,过自己的悠闲日子。

  毕竟,天下大势,又不是一个人能决定、改变得了的。

  人各有志,何必强求呢?

  女帝望了他半晌,看见他漆黑的双眼里,除了有几丝冷意之外,尚有跳跃不定的狡黠和鄙夷,便知道他很正常。

  “朕的要求是你得听话,你的条件,是什么?”

  轩辕夜似早已想好,立即应道:“保证她的绝对安全,不要试图耍什么花样。以及……我不需要别的女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脸上又忍不住浮现出了鄙视的神情。

  出乎意料的,女帝居然轻轻点了点头,仔细道:“婚姻一事,三个月之内不予考虑,容后再议。”

  就知道她没这么轻易放弃。

  对于这样的结果,轩辕夜还算满意,便点了点头。

  “既然这么决定了,态度便要积极一些,不要死猫叹气的,”女帝开口道,“只是近来也没什么事,你还可以继续适应一段时间。”

  轩辕夜没多加理会,只是轻而无奈地扯了扯嘴角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他很想问,以后能不能有机会离开昆珝出去巡视的。

  但最终,还是忍住了这个愚蠢的问题。

  这次谈话,算是双方第一次彼此都比较满意的,虽然彼此都做了一定程度的让步。

  谈话之后,轩辕夜关上了门,闭上眼开始独自沉思着。

  宽厚温暖的手里,是她细腻柔软的小手。

  段清黎声音极轻地开口道:“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了……是个不错的想法。”

  轩辕夜睁开眼道:“过程却依旧很危险,对你来说。”

  他神情里的忧虑挥之不去,到底是无法完全解决她的安危这个问题啊。

  于是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。

  其实大家都明白,虽然形如囚禁,但其实这里最安全的人,还是他,因为身份的缘故。

  脑海中似有一道白亮亮的闪电急速划过!

  瞬间,如同照亮了一条大路一般!

  他双瞳骤然紧缩了一下,随即凝然不动,在短短一瞬间,便完全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  然而即便是他自己,也不明白为何突然之间会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想法。

  真的是怪力乱神到匪夷所思啊。

  一想到自己所想是根本不可能的事,他又叹了口气,无奈一笑。

  段清黎微瞪着眼问道:“你干嘛一惊一乍的?”

  简直像是轻微的疯了。

  轩辕夜笑得灿烂无比:“没事,只是胡思乱想停不下来。”

  他心底重重叹了一口气,方才的想法仍然在脑海里萦绕呢。

  那天看到的那堆奇怪的书里,曾有一本说的什么来着?

  易魂。

  他在想,最好的保护她的办法,就是……

  让她,变成他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