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来,在女帝面前,轩辕夜都没什么太多的反抗举动。

  不是因为他怂,而是因为在综合考虑双方实力之后,他知道,无谓的反抗只会让自己吃亏。

  累就不说了,可能还会受伤。一旦身体有所损害,对自己这方来说,便是极大的削弱了实力。

  可他的鄙视却从来没少过。

  这时候,见女帝一脸无所谓的出现在自己面前,他已忍不住嗤笑一声,面沉如水了。

  女帝进门之后,随手挥了挥,屋里一众不相关的人便都赶紧退了下去。

  转眼之后,便只剩下他们三人了。

  对于轩辕夜,她可谓是耐心至极了,甚至于几乎每次,都是她过来找他谈话。

  真不知道到底谁要更高傲一点。

  门扉被轻轻掩上,颜羽在外踱了数步之后,最终还是轻叹了一声,并没有进去。

  到底还是得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啊。

  他现在能做的也不多,虽然正在做又寂静无声,却做完之后,好歹能帮到一点忙。

  屋里,女帝悠悠瞥了被匆忙搁置在桌上的托盘,随意地端起一杯酒,微眯了眼迎着光看了看。

  而轩辕夜自她进门之后,已是不动声色地将段清黎护在了自己身后,很怕女帝会突然发难,直接攻击!

  女帝武功很高,他是知道的,而且并不知道具体是有多高。但就算她武功很渣,他也不会放松丝毫警惕的。

  “到底要干什么?直说吧。”他的语气显得很是不耐。

  这么久了,一直在相互拖延,他实在是有些累了。

  也知道,双方不会一直僵持下去,有朝一日他终会被逼得不得不作出决定。

  酷*o匠网正CD版首!发l

  这时候,颜羽中午说过的话在脑海里回荡着。

  而且,颜羽已经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,女帝其实还算守信的。可他身份特殊,这也未必说得准了。

  女帝把玩着酒杯,随后自顾自坐下,美艳的眼中有几分欣赏之意,徐徐道:“朕,是真有几分欣赏你这样的小姑娘,只不过……”

  “太聪明的人,而又不能为朕所用的话……”

  段清黎微微拧着眉,没有立即回答什么。

  不知为何,先前的一丝害怕,此时已悄然消失不见了。可能是因为有他在身边,所以面对共同的敌人,她也不知不觉中鼓足了勇气。

  现在,她已完全明白了,女帝最可怕的一点不在于手段丰富狠毒,而在于心思深不可测。

  根本不知道下一瞬间,她想说什么,她要做什么。

  便如这次,本以为她接下来会说“只有去死”之类的话了。

  但出乎意料的是,女帝以向来清冷徐缓的声音道:“朕或许会再争取一下,实在不行的话,才会选择毁掉。”

  “但也偶有例外,太过卓越的人,朕反而想看他们到底能卓越到什么地步。”

  她悠长的眼波之中,是一片宁静安详,尽管是在等待他们有所反应,却偏偏能耐心到如此地步。

  轩辕夜牵了牵唇角,直白地说:“你什么态度,我一点都不关心。我只知道,你若动她分毫,我便……那就只有不死不休咯。”

  女帝极轻地笑了一声,那笑声仿佛被冷风吹散的远处的哨音一般,轻,却要刺入人心了。

  她亦是直白挑明了来意:“何必这么认真呢?朕今日来,最后问你一遍,想好了吗?”

  她转了目光没有看他们,反而更加细致地把玩起那两只酒杯了。

  忽然之间,她不言不语的,轻轻抬了手,端起其中一盏酒,如祭祀一般地,悠悠撒了一小圈在面前的地摊上。

  嗤嗤一阵声响,伴随着轻微冒起的烟气。

  只不过一瞬间而已,地毯便发生了某些奇妙的变化,酒液过处,无不翻滚着细小的泡沫。

  一股纺织品被烧焦煮烂的气味,在空气中漾了开来。

  女帝轻轻抬起袖子,掩住了口鼻,然而一双黑沉犀利的眼睛,却在看着他们。

  用意已经是不言自明了。

  或许是毒药见得太多了的缘故,段清黎对这种无色无味然而毒性甚强的药,反应很是淡漠,然而却也悄然屏住了呼吸。

  他们心里都很是清楚,女帝只是拿这件事,来威胁,或者说警告他们而已。

  再不听话的话,她就要动真格的了。

  轩辕夜此时虽然神情未见多大变化,然而实际上心情已是十分凝重。

  他自然知道女帝此举,目的在于威慑他们,而且是针对的她。

  可是,就算是想逼自己低头,却居然还是想要由自己先提出来?

  他极快的回头看了段清黎一眼,在这一瞬间,终于做出了决定,声线冷漠到不含任何情感:“谈个交易,如何?”

  女帝放下手,唇角轻轻一扬:“当然好,朕等很久了。”

  段清黎在他身后垂着头一言不发,心情很是复杂。

  她许久之前一直害怕发生的事情,一直不想见到的一幕幕,似乎都发生了?

  他终于还是为了她,不得不做出妥协了。

  可眼下,确实没有更好更安全的办法了。

  轩辕夜目光凝然,神情里却没什么紧张,只有坦荡。

  他做出这个决定,根本没有多想,因为除此之外,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?

  “很简单,我可以一点一点习惯这里的生活,条件是她的绝对安全。”

  听他说的如此含混,女帝轻轻笑了,纠正道:“不是习惯这里的生活,而是一条必须走的道路。”

  “你出生如此,成为北境的执宰,便是必然的事情。”

  轩辕夜微沉了脸不想同她纠结这些,却依然厚着脸皮道:“没什么区别,可我,适应新环境的能力,有点差的。”

  女帝似轻轻地叹了一声,抬眸道:“这样的处境,还要与朕装模作样的谈什么条件,朕是答应好呢?还是不答应呢?”

  轩辕夜亦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,皮笑肉不笑道:“随便咯,反正对你来说,再有个二十岁的亲儿子,也很简单的。毕竟小孩子,是见风就长的嘛。”

  唉,除了这个身份以外啊,他还真没别的什么能用的东西了。

  所以,必须要物尽其用才是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