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来讲,暗地里做什么不好的事情然后被戳穿了,是很尴尬的。

  然而女帝似乎丝毫不这么觉得,甚至只是有一丝惊讶而已。

  她疑惑,听吓下人的描述,他们的反应似乎并不怎么激烈,是如何知晓那药的事情呢?

  真是无论如何,都让人想不通啊。

  费解的事情,自然要寻找到合适的答案。

  只不过,就算被知道了又如何,食物这种事,到底是防不胜防的。

  失败了一次而已,还可以继续尝试千千万万次呢。

  而即便拆穿了什么,轩辕夜他们也没有到处声张,他们不至于蠢到那种地步。

  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,而且能留在皇宫里的人,基本都是对女帝忠心不二的了,多说也没什么用。

  然而让人忧伤的是,好端端的午饭啊,就在眼前,却不能吃。

  只有去颜羽那里蹭饭了。

  要说起来,他们和颜羽这段时间的接触也不是很多了,因为要各忙各的。

  先前他们要忙着看书,而颜羽要照顾他妹妹颜落歌,彼此间的交流少了不少。虽然看起来没什么,但细想却是发现,有时候对某些决定的影响有点大。

  只是只要有颜落歌在的话,颜羽便必须要分心考虑她。

  对于这一点,轩辕夜很是无奈。

  说真的,他也发现了,不要脸的人真的很可怕的,想要打败这样的人,除非比对方还不要脸。

  他很怕女帝拿颜落歌威胁颜羽,这样的话,他身边就真的一个可信又可用的人都没有了。

  见面之后,只是极其简略的交谈了两句,颜羽便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却只是抿了抿嘴沉吟片刻,并没有立即说什么。

  他不想说什么,是因为这类的事情,实在是预料之中的。

  只是没想到,女帝居然如此迫不及待。先是托娅公主远道而来,意义已经不言自明了;几乎是立刻,便要开始用药迫使人屈服吗?

  虽然还不确定药效到底是什么,但可以肯定的是,要么是影响心智,要么是影响记忆,甚至会改变性情呢。

  轩辕夜凝视着段清黎久了,眼底就会不自觉地浮现出忧虑。其实他不怎么担心自己,最担心的反而是她。

  实在不知道,女帝到底会怎么对待她……

  !最《新●)章K节:$上酷U-匠、n网¤b

  沉默了半晌,颜羽终于开口道: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有些事终究防不胜防,必须得有个了结的。”

  轩辕夜挑眉道:“只怕我有心求安宁,人家未必肯给呢。一旦退了一步,便是要继续退千千万万步,直到被逼入绝境。”

  和现在,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呢。

  颜羽轻轻叹了一声,摇了摇头,忽然说起一个不相关的话题道:“你知道望海楼的名字,是怎么来的吗?”

  他们俩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,摇头。

  颜羽解释道:“名字,是陛下起的。海,就是东海。”

  他没再多解释下去,他们也能明白“望海”的含义,只是有几分不能置信。

  “野心真大啊,比我想的还要大许多。”轩辕夜感叹道。

  女帝尚未完全一统北境的时候,就已经在想着如何跨过东海,收服海的那边了吗?真是常人不能理解啊。

  颜羽道:“这种事,又不是一辈子能做得完的。”

  轩辕夜抿唇不再说话,神情又阴沉了一点。

  他可不想去完成别人的梦想,人生苦短,自己的梦想还来不及实现呢。

  颜羽看着他们,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忧虑,又劝道:“现在,除了稍稍退步之外,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”

  轩辕夜沉着脸漠然道:“我得继续考虑。”

  然而促使他做出决定的事,很快就发生了。

  这天下午,女帝直接派人送来了一壶酒。

  看着那金色托盘上端着的精致酒壶,两个人都愣了愣,一时间并未反应过来她到底什么意思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一说到赐酒,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赐毒酒。

  轩辕夜冷声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被派来的人不卑不亢应道:“陛下赐给段姑娘的,以示嘉奖。”

  他目光一动,便有小太监得了示意,前来倒酒。

  清澈透明的液体泠泠流淌进黄金的酒卮之中,顿时便有一股醇香扑鼻而来。

  轩辕夜锋利的双眉皱的越发紧了,他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赐酒意味着什么。

  向来都是不瘟不火的,女帝怎么会突然做出如此举动?

  最关键的是,尽管那酒清澈得很,倾倒出来的时候也并无一丝异样,但他本能的从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抗拒,护在了段清黎身前。

  段清黎亦是十分不解女帝为何会有此一举,然而尽管面上一片淡然,她的身体却已经绷得僵直了,后背有一片湿意。

  已经是如此明显的暗示了吗?

  尽管从来没奢望过女帝会多看她两眼,没想过自己会在女帝心里有个好印象,但真当危险降临的时候,她还是会忍不住有几分震惊又害怕。

  因为,完全是大象和蝼蚁间的差距啊。

  然而随即,捧着托盘的人将盘子交给了其他人,拿起酒壶,将壶把上嵌着的小珠子转了转。

  他一边倒酒在另一个酒卮中,一边轻笑道:“这里有两杯酒,陛下想请段姑娘喝一杯。”

  二选一吗?

  两人见他的举动,已明白了,这是传言中的九曲鸳鸯壶,有阴阳两层,一层毒酒一层清酒。内设精巧机关,转动之时,便可在有毒无毒间相互转换。

  用来害同桌的人,再好不过了。

  至此,段清黎心里已是一片雪亮了,原来女帝是另有目的。

  她低头凝神片刻之后,忽而抬头朝外面望去,朗声道:“不用选了,陛下。”

  女帝一身火红宫装,拖曳着长裙自回廊中迤逦而来,脸上似有几分笑色。

  段清黎看着她,直到她走近了几分,沉声承认道:“先前饭菜里有猫腻,确实是我看出来的。”

  女帝已轻飘飘地行到跟前,无视了一群人的跪地行礼,只看着她和轩辕夜,优雅开口道:“不错,这样的机灵劲儿,让朕很喜欢。”

  话虽是如此说,然而她脸上的表情和语气,却从来不会让人觉得愉悦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