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晚上,两个人因为心里压抑,都没有吃饭。

  然而到底不是铁打的身子,没几个时辰,到了夜间,不约而同的都觉得饿了。可是既然心里有所怀疑,到底什么都不敢吃。

  轩辕夜无奈地长叹了一声:“以后都不吃饭吗?这样不行啊,迟早会饿死的……”

  段清黎也很是惆怅这件事,虽然说饮食方面防不胜防,但这样好像有点太过了,很有些杯弓蛇影的感觉。

  每天都因为担心食物里面有毒而不吃的话,简直和绝食没有什么两样。

  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扑哧一笑,对他道:“明天再这样,女帝会以为你在绝食呢!”

  轩辕夜转头看向她,眨了眨眼,语调低沉舒缓道:“我一两天不吃饭其实没什么,关键是你。你看你这么小还不吃饭,什么时候能长大呀……”

  段清黎一边揉着自己有几分饿的肚子,直接无视了他的话,只道:“明天还是让自己做饭吧,现在这样,就算是有人试吃也都不靠谱。”

  轩辕夜随口道:“明天我给你做。虽然说君子远庖厨,可我又不是什么君子。”
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嘻嘻笑了两声,显得极其不怀好意,段清黎看了他一眼,他更变本加厉了,轻轻舔了舔红艳的薄唇,目光流连在她身上,一副很想享用她的表情。

  然而,她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,依旧是古井无波,甚至还无所谓地拿胳膊肘捅了捅他,淡淡道:“乖,睡觉吧,睡着就不饿了。”

  轩辕夜轻轻哼了一声,不满道:“能不能配合一下,稍微害怕一点也行嘛。”

  她已经闭上眼睛,回道:“别折腾了,要养精蓄锐。”

  不过她心里倒有几分奇怪,白天气氛明明很是凝重,到了晚上他又忽然如此活泼,不知是什么缘故。

  但即便是假装的,也总比严肃沉闷要好多了。

  第二天,除了亲自捧雪烧茶喝之外,他们依然没有吃什么东西。

  一旦有人问起来,就说是在辟谷。

  可观察了两天发现,食物里似乎没有什么异样。

  所以忍受了一天的饥饿之后,他们终于改变了主意,再也没有做出近乎绝食的举动。

  但事实上,他们算是心血来潮而已,一定程度上确实扰乱了女帝的计划。

  她一直在关注的是,毒老研制的药物已经经过了反复试验,几乎可以使用了。

  她本来是想再等几天,继续观察药人的反应。但一想到轩辕夜的决绝态度,便知道这件事一旦拖下去,只会越拖越久,还是早点作出决断的好。

  犹豫了很久,还是决定,下药吧!

  而且这一次她不准备再节外生枝,要将这种药给他们两个人都用了。

  不出意外的话,服下这种药,不过一天,他们就不会再记得之前的事情,整个人会变得如同白纸一般。

  和初生婴儿的区别在于,他们依然有思维,不会变蠢。

  而为了保证药物绝对安全,她还准备让毒老自己也用药。

  这个老家伙从来都不是个省油的灯,就算栽到了自己手里,也时时刻刻在想着鬼主意,她都知道的。

  按照她的计划,这种药应该采用少量多次这种办法,一次次的微量,既不会让人发觉,也不会耽误最终的效果。

  这天近午,轩辕夜睡了大半天之后起床,第一个感觉便是饿。

  同时也不能理解,为什么自己似乎突然间变得困了?难道是因为没吃饱所以精力不够充沛的缘故?

  但这种困倦的感觉十分轻微,轻微到不容易察觉,再加上他本来就很是慵懒,所以并没有多想什么。

  然而,段清黎却是不会放过这样微小的细节。

  因为她觉得,自己似乎也有轻微的疲累感,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饭食里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,可多年来和药、毒打交道形成的直觉,却是让她觉得哪里不对。

  眼下是非常时期,什么事都必须小心谨慎着些。

  无人之时,她独自一人凝神细想,在猜想着诸多可能。

  她清楚女帝的意图,并不是谋害他的性命,而是想让他屈服而已。但对于她呢,那就说不准了。

  可是,就算之前吃的东西里有什么,吃都吃过了,那也没办法了。

  N看5正版章{节*@上酷`|匠8网`

  很快便到了午膳时分,段清黎表面上一派平静,却从未如此期待着食物被端上来。

  她思虑良久,已想到了诸多头绪,就算不能验证真假,却也不妨当做真的,因为除了她的猜测之外,再也不会有什么别的解释了。

  那就是毒老,他的出现和消失,都很是奇怪。而在这里,唯一能完全抹消他存在痕迹的,就只有女帝啊。

  借用毒老的能力,研制出某种药物来对付他们,并不是什么难事吧。

  只是她不明白,如果知道那些药会有害处,女帝还会让轩辕夜用吗?

  呵,想这个都是多余的,所谓的母子关系,并无什么作用的。

  午膳照例是仿照大夏的饮食习惯做出来的,却是不论不类的配了昆珝常有的牛羊奶汁。

  照理说,轻量的药下在食物里面,并不容易发觉。

  但这一次,段清黎却是极有把握。

  因为那种时而恍惚的感觉,太过异常,绝对是有问题。

  所以她不再犹豫,定定地望着那色香味俱全的一桌饭菜,眼神冷如冰刀。

  轩辕夜见状,立刻皱眉问道:“果然有问题?”

  段清黎扯了扯嘴角,过了片刻,才冷笑一声道:“女帝陛下,真是英明神武啊,我一直以为,这种下药的法子,是下三滥的人才用的呢。”

  轩辕夜拧了拧眉,想到此前自己的那些症状,亦带了几分鄙夷的笑意道:“我以为会有什么高明的手段对付我呢,真是让人失望啊。”

  语气虽是云淡风轻,神情却已如冰凌一般森冷冻人了。

  被犀利的目光盯着,此时送来饭菜的人已是吓得腿脚哆嗦,跪倒在地,连连道:“小的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  轩辕夜轻嗤一声,不屑道:“我还没说什么呢。”

  “麻烦你,转告你家陛下,想下药,是门都没有的。以及,这样让我很看不起她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