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已经做好了某些决定,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多说的必要了。

  每次谈话都是这么虎头蛇尾的,大家倒也都习惯了,唯一觉得疑惑的,只是托娅公主而已。

  她只能从今日他们的谈话和态度反、应中,推测出一点什么来,也不是全部,而且在她看来,已经是很大胆的推测了。

  毕竟,女帝没有把家里的私事都告诉外人。

  所以目前,在她理解,轩辕夜除了心情不好之外,就是不愿意娶亲,因为影响了他和那小妮子幸福美满的小日子。

  彼此沉默了良久,气氛是说不出的尴尬沉闷,然而轩辕夜却丝毫不在意这些,神情里永远都是一副“随你们便”的样子。

  果不其然,女帝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,不轻不重的留下一句:“随你开心,朕一点都不急。”

  实际上她想说的是,仅剩的开心日子不多了,好好珍惜吧。

  这些,她心里明白就行了。而且,除非例外,她向来不重一城一地之得失,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。

  就算这次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地离开了,也无所谓。

  随后,女帝随同托娅公主一起离开,临走时她什么表情都没有,托娅公主倒是深深看了轩辕夜和段清黎一眼,才舍得出去。

  轩辕夜看着她们的背影,扬声道:“门要关好。”

  确定她们终于离开,而木门又轻轻关上了之后,屋中寂静了一瞬,段清黎终于开口道:“我觉得……”

  被他认真地一瞧,她只好断续说道:“觉得自己被盯上了。”

  实际上,她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,只是没说罢了。

  另外,就算她不说,他也知道的,那就不必说明了,让大家都焦心。

  可既然今日他老娘给他相中的媳妇都出现了,便是意味着她的处境越发的岌岌可危了,再也不能掉以轻心了。

  轩辕夜闻言,眸光黯然了一瞬,再抬眼时,眼中一片幽深的柔情。他从来都清楚她的处境,比自己还要糟糕很多。

  他就算再如何被逼迫,到底是女帝的孩子,有这层关系在,只要没彻底撕破脸皮,待遇是不会很差的。

  可她呢,她除了有他之外,在这里可谓是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他忍不住翻身坐起,将她拥进自己宽厚温暖的怀里,让两人紧紧贴在一起。

  他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你要相信我,会保护好你的。”

  段清黎向来并不很悲观,虽然偶尔会想到不好的事情,但一旦遇事,定要朝好的方面想,也朝好的方面努力。

  这一次,也不例外,可是她还有些问题没想清楚。

  酷匠网正版}m首F2发、

  女帝现在的目标,就是让轩辕夜听话,可该用什么手段让他听话呢?

  是拿她威胁他吗?

  这种办法,未免太不靠谱了,毕竟女帝该知道他其实很狡猾、诡计多端的。现在虽然在蛰伏着,但他想了些什么,却是无人知晓。

  而她,看起来似乎是毫无威胁的幼弱少女而已,只要拿住了轩辕夜,她便近乎无依了。

  但事实是,如果事情真的变糟了的话,她想尽办法也要杀掉女帝!虽然听起来不可能,但不代表她做不到。

  排除种种不靠谱不稳定的办法之后,剩下的手段,便都是可能的了。

  这段时间看的书里说,那种能摄人魂魄的秘术,对高手来用,其实也未必是百发百中,极其看对方的配合程度。而且,也不是能时时刻刻保持着,对方会不定时地清醒过来。

  那最可能的,便是某种秘药了。可是是药三分毒,像这种效果神奇到诡异的药,害处可能更大。

  她真是不知道,女帝会用什么手段。

  但,他们已经惹恼了她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从现在开始,便应该提起十二分精神,全神戒备了。

  轩辕夜拿脸颊轻轻蹭着她的头顶,感受着那细腻如丝绸触感的同时,心里也有些如虚影般看不真切的想法漂浮而过。

  最终,只化为了一声轻叹。

  那些想法,想想还真是不靠谱啊。

  到底要怎么办呢?

  他不知道自己能对峙多久,但他绝不会投降,会一直坚持下去。而且,说不定解决办法,就诞生在拖延之中呢?

  女帝走后没过多久,颜羽得知了消息之后,神情便多了几分忧虑之色。

  托娅公主的大名,他是听过的,只是没有亲见罢了。但听轩辕夜的描述,今日她到这里来,经历似乎并不怎么愉快?

  用脚趾想也知道,必然是遭到了某人的冷眼,这让颜羽忍不住叹了一声。

  虽然耿直是好事,但世上总有那么些人,度量小得能让你不敢想象。尤其是,你居然对她引以为傲的东西表示鄙夷?

  可现在,他也不知他们的前路要如何。唯一稍微可行一点的办法,似乎是劝轩辕夜稍稍退让一步,和女帝谈谈条件做交易?

  这天下午的短暂相会,最终还是没谈出什么结果来。

  因为心里发堵的缘故,让人不怎么有食欲,连带着也不怎么想喝水了。

  晚膳时候,轩辕夜望着所谓的特制的接近他饮食习惯的晚膳,拿筷子戳了戳之后,又摇了摇头,懒懒地摊手窝在了椅子里。

  “好无聊,我们去洗澡吧。”他眨着眼一脸认真地邀请道。

  因为天气十分寒冷,洗澡都变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也不能怪他们不爱洁净。所以掐指一算么,是有好几天没洗澡了呢。

  段清黎无视了这样的邀请,以他平时的语气回道:“不想动,想睡觉。”

  这晚她也没什么食欲,也是拿起筷子又放下了。

  本是无心的举动,却似乎看到了一旁的侍从,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僵硬?

  她不知道是自己想的事情太多导致有几分疑神疑鬼,还是别的什么缘故。

  实际上,她早就在警惕着一切饮食了,只是之前什么都没发现。

  或者说,女帝的手法高明到了她发现不了的地步。

  如果是医毒水平比她还高的话,她发现不了也是正常的,可她知道,凡是有阴谋,就一定会显出异常。

  目光轻轻划过那些貌不惊人的随侍,她眨眼,笑得单纯无害:“走,回房慢慢说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