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娅公主心思活络,即便心里有别的想法,但念头刚一转过,便掩饰得极好。再抬起头的时候,眼神幽深却又纯粹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轩辕夜他们才不会关注她在想什么,反正不管她想的什么,在他们看来,凡是意图阻拦他们在一起的,都是坏人。

  世界嘛,就该这么简单。

  刚刚他同女帝说了一会之后,选择了彻底闭嘴,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。

  在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之后,他其实根本就不想再多浪费口舌了。只是今日,人都到自己面前来耀武扬威了,他就忍不住,再一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。

  他倒是想知道,被逼得急了,女帝会拿什么手段对付她。

  而他,这几日几乎是夜以继日地在想办法,虽然其实没想出什么太好的办法,但只要愿意妥协一步两步,还是能争取到一些不错的利益的。

  然而,依靠妥协来苟延残喘,向来不是他想要的。他要的是彻底解决这个问题!

  就算是一步一步来,也要看看是否有可行性,以及还能不能再有后路。

  女帝慢慢舒展开了眉间的褶皱,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。今日来此之前,结局她已经有所预料了,倒也并不惊讶。

  只是没想到,这孩子的反应,比她想象的要冷静许多了。他已经,懂得内敛的威慑了。

  可他既然依旧是不配合的话,她只好考虑用某些非常的手段了。非常之法,对非常之人。

  轩辕夜望向托娅公主时,锋利冷锐如冰凌一般的目光没有丝毫变化,就那么直直地落在她精致的脸上,不加丝毫掩饰。

  若是有不明情况的人看了,或许会以为他是在欣赏她的美貌呢。

  托娅公主微有几分惊疑地抬头,对上他那双冷澈黑眸时,心忍不住跳得快了一瞬,好在并没有脸红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懒洋洋地躺着,自锦被之中露出白皙的脖颈和面容,神情里又隐约有几分睥睨之意,虽然对他印象算不上好,可她就是觉得……

  这样看起来,邪魅又张狂,很是吸引人呢。

  轩辕夜静静看了她片刻之后,能从对方那双冷静的眼睛里判断出,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。

  但是,仅此而已了。

  因为他不知道,她是真聪明,或者只是有点聪明。

  目光凉薄地看了片刻之后,他轻轻勾唇一笑,声音轻灵飘渺如悠风吹落的细碎飞雪:“真是……可怜呢。”

  他的眼睛是在看着托娅公主,这话也是对她说的,毫无疑问。

  诺敏托娅眉间微蹙,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却不知道他这种态度到底从何而来,他凭什么能这般轻描淡写的,觉得她可怜?

  这种高高在上让人厌恶却又莫名其妙的态度!

  V@酷,匠网…首+发"

  她哪里可怜了?

  她自然不明白轩辕夜在想什么,可是段清黎并未抬眸,只端正地垂头坐着,这时也极轻微的摇了下头。

  他在想什么,她是知道的。

  在得出这样的结论之前,必须要先确信,女帝是不会在某些事情上放松丝毫的,比如皇室最重要的子嗣问题。除了血统之外,还有极其重要的一点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  所以,就算他真的杀了这个公主,过几天还会有另一个公主过来。

  只要把他的身份抖出去,就算他是个丑陋的傻子,想嫁给他的女人也会多得数不过来。

  托娅公主,只是也因为身份比较特殊而已,掌握了释国很重要的一部分实权,又是个年轻的适婚女子。

  不然的话,女帝也不会第一个就考虑到她。

  而他说的“可怜”,则是指虽然在她本人看来,这是件很大不了的事情,但其实说句不好听的,外人始终是外人。

  女帝从来不会真心为谁考虑,就算有联姻的意图,也只是为皇室的将来考虑而已。

  托娅公主嘛,一定程度上,也只是被利用而已。

  这还不是最可怜的,最可悲可怜的应该是,被利用的人心甘情愿被利用,反正又不是压榨,而是各取所需,不是吗?

  看穿了这一切之后,他是该说人各有志呢,还是该说别的什么?

  然而,小巧的暖阁之中的四人,实际上却都是彼此各怀心思。

  而且,因为立场一定程度上的相同,女帝与托娅公主,在某件事情上的想法比较一致,却又并不相同。

  那就是,如何对待段清黎。

  今日的观察,托娅公主已经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小姑娘,在帝国未来的继承之人心里地位极高。也就是说,可谓是自己最大的威胁。

  威胁与阻碍,大家对待它们的态度从来都是相似的。

  那就是清除之!

  虽然如何具体实施她尚没有想好,但这样的念头和敌意一旦种下,便是生了根一般的,难以改变了。

  而女帝,是早就知道了轩辕夜为何不愿意听话,明明该是热血澎湃的少年,却偏偏要放弃让大多数年轻人都要心动不已的东西。

  要知道,她挑选人才的时候,可是很严格犀利的好么?既然能勉强入了她的眼,那就已经是有能拿得出手的地方了。

  却偏偏,不知道珍惜,简直是想存心把人气死。

  从一开始,她就知道,他身边的少女,会成为她的阻碍。

  因了这个少女的缘故,他只想安静地待在红尘里直到泯然众人,对一切勾心斗角的事情毫无兴趣,甚至于,更是淡漠了责任和使命。

  因了这个少女,就算他答应了留在昆珝,也不会拥有其他的女人,更别提解决子嗣问题了。

  尽管女帝早就知道这一点,想的清楚明白,却一直放任他们如何,甚至他们举止亲昵的时候,半句话也不曾说过。

  那是因为投鼠忌器的缘故。

  之前那次试探之后,她就已经知道,想要动段清黎,并不是一件容易事,反而很容易火上浇油。他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沉静许多,但是……

  那深入骨髓的暴烈啊,可是自先祖之时开始传承下来的、溶于血脉中的呢。

  不过,只要她念头坚定了,一个命令下去,想要他如何,都是极其简单的事情。

  比如说,让他忘记些什么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