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语气里的寒意砭人肌骨,可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表情并没有十分狠戾,反而很有几分平静的意味。

  只是一双黑瞳此刻微微眯起,显出一种略微妩媚的邪异阴狠来,配合着整张脸上的表情,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开玩笑,却无端像很胸有成竹一样。

  段清黎听他这句话之前的话,虽然诧异,却知道之后还有后续,然而没想到,他居然话锋一转,态度如此果决。

  这让她心里暗觉宽慰的同时,有隐隐有几分担心了。

  而面对如此明显的不给面子,女帝也修养极好的没有动怒,一丝表情也没有,目光如万年无波的古井。

  看起来甚至像是,根本不介意托娅公主知道他们内部的矛盾一样。

  可实际上,轩辕夜一直在抗拒着继承之位的事情,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。至于她身边的属下,就算是知道,也不会多嘴的。

  毕竟这样的事情,要说出去的话,是不大会有人相信的。

  唾手可得的难以想象的的权势与荣耀,竟真有人弃如敝屣?

  甚至于,女帝自己也曾想过,她这种态度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难道不是故意提高自己的身价,显得很是奇货可居吗?

  后来她渐渐看穿了,他似乎是真的对某些事情毫无兴趣,也是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  好好的年轻人,不想着建功立业,偏要安静地待在某个角落里,真是件浪费才华和机会的蠢事。

  但,她既然已带了托娅公主过来,便意味着已经想通了,不会再优柔下去。

  女帝极慢地移动着目光,看着轩辕夜他们俩,神情已渐渐变得冷了。

  这一瞬间,她脑海里闪过诸多念头,先前那一点可能出于血缘的犹豫或者说怜悯,已经完全消弭在他那漠然的嘲讽眼神中了。

  “且不说你能不能做得到,也该为自己在意的人考虑一下吧。”

  她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已成功地让他们变了脸色。

  轩辕夜的目光先是悠悠扫过了托娅公主,那眼神如同在看死人,随后才看向女帝,斜了斜唇角开口道:“你也该想想,会不会竹篮打水,一场空。”

  双方都不再说话,只是彼此拿犀利的目光对视着。

  无需多说,道不同不相为谋,没有一方会改变主意,谈话其实是毫无必要的。

  事情只会往三种方向发展。

  $看pY正)版《章节L上R酷匠1`网¤9

  第一种便是女帝拿出帝王气概,眼里除了江山再无其他,所谓亲情不过是个笑话而已,他人情爱更与己无关。某些手段,不该再犹豫了。

  第二种,则是她一时心软了,再继续拖延一段时日,直到寻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  第三种,双方各自退让,退一步海阔天空,相互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协,则不必剑拔弩张非要拼个鱼死网破。

  然而归根到底的话,最终的时刻,事情应该只会趋向于第一种。

  毕竟,一时的让步,是为了更好地得寸进尺,那只是耐心撒网的一个阶段而已。

  托娅公主一直和段清黎一样一言不发,二人却在长久的静默与压抑气氛之中,抽空对视了一眼。

  段清黎向来神色淡漠,然而这一次,不知是因为心里的执念太深,还是出于本能的对自己的保护,她在对视之中,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敌意。

  而托娅公主,一直静默地观察了这么许久,她本来就很聪明,此时也多少猜出了一点事情,心里大致明白了这少女的地位。

  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打眼,礼数也不甚足,甚至见了陛下之后,脸上连多几分恭谨都欠奉。但从他们今日的表现来看,她无疑是攀上了轩辕夜这棵高枝,所以才能这般。

  要知道,还真是少有人见了陛下之后,态度可以如此轻慢随意的呢。不说自古流传下来的神圣传说,单说女帝那一身强烈的王者威压,就让大多数人已经心生折服了。

  诺敏托娅极轻地眨了下眼,琥珀色的如宝石般闪着亮光的双眼里,有一丝隐约的敌意和轻鄙意味。

  这敌意的来源,其实很简单。

  只要是人,一般而言,性格上都是会有弱点的。

  身为释国握有极大实权的年轻公主,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除了需要臣服于极少数人之外,她的生活基本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。

  而且,她很清楚自己的美貌与智慧,也见惯了男人们的五体投地和卑微奢求。

  然而今日,她自以为透露出的吸引人的一切,却被轩辕夜轻轻瞟了一眼之后,无所谓的露出了鄙视的神情。

  渐渐地她明白了,在这个男人心里,她是连一个黄毛丫头都不如的。

  虽然心里觉得,把自己和一个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相提并论,是很可笑的,但,就是控制不住心底漫涌的疯狂情绪。

  那是一种名为“嫉恨”的如同剧毒一般的浪潮!

  只需要一点,便足以让人在某些时候丧失理智了。

  托娅公主意识到自己想到了哪里的时候,悄然垂下了眼,掩饰尽了眼里的情绪。她与各种各样的人打过交道,早就习惯了迅速把自己伪装成昆山上万年不变的坚硬冰面。

  那对矛盾重重的母子俩还在断断续续的对话,诺敏托娅一边听着,却又一边分出了些心思在想别的。

  心底有烈焰灼烧一样的感觉一波又一波的翻过,她终于彻底明白了自己的不满情绪。

  然而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  她这一次来到皇宫,本就是在一个多月之前接到了女帝的密信,所以这才一路跋山涉水冒着风雪严寒过来。

  如她所料,陛下确实是有大事要同她说,大得完全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已经在这里待了好几天了,同女帝也谈了很多,她完全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与价值。

  简单来说,陛下就是想找个配得上他的人来传宗接代。

  托娅公主用眼角的余光悄然看了轩辕夜一眼,心里忽然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  无端的恨,恨他有最显赫的身世,最完美的容貌,最漫不经心的态度!

  她从来不掩饰自己对权力的向往与追逐,包括这次,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她最先是被背后的巨大权势吸引了。

  但现在……

  权势她想要,人,她也想收服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