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娅公主毫不掩饰的目光落在轩辕夜脸上,打量了一番之后,寂静终于被打破了。

  她覆霜凝雪般洁白莹润的脸上,漾开一层笑意,红艳的唇浅浅一弯,开口是字正腔圆的北境通行语:“诺敏托娅见过永安王殿下。”

  轩辕夜依旧是一副懒怠神情,并不因为面前的人容貌特别昳丽、身份很是高贵、声音尤其动听而有丝毫别的反应。

  他漆黑狭长的双眼只是轻轻一转,一种说不清楚的神情便在脸上显露出来,可那唇角勾起的弧度,却是嘲讽无疑。

  这一眼过后,他随即转眸看向段清黎,见她脸上一片平淡,并无什么特别的情绪之后,终于稍稍安了心。

  继而,又将目光移向了女帝,神情亦是同时变得冷锐了不少,眼底的质问轻鄙意味很是明显。

  也不知如何评价这件事了,反正,昆珝本来就够奇怪的了,女帝的存在,使得以往的那些繁文缛节,很多地方都不一样了。

  而现在,因为他的身份特殊,女帝对他一直很是宽容,有些地方的礼节,便也无视了。

  就比如这一次,托娅公主是该来拜见他的,这本不错。但是,女帝其实是不需要一起过来的。

  可她既然要来,便也说得过去,因为托娅公主第一次见他,中间又有些别的事情,她不得不过来镇场子。

  即使,他依然不放在眼里,她却还是必须得表明自己在某些事情上的态度。

  气氛依旧很是诡异,女帝进门之后,挥了挥手,宫人便小心地将门关上了,外面便一丝声响都没有了。

  不会有人偷听。

  女帝自顾自漫步而行,走到上首的一张椅子旁坐下,又对托娅公主摆摆手道:“坐吧。”

  段清黎眼观鼻鼻观心,安静地垂着头,神情淡然自若。反正,他不怕,她就也不怕。

  但尽管如此,她低头时,还是能看见清秀昳丽的面部轮廓。

  再加之身形算不得成熟,和托娅公主相比,完完全全是个青涩的小姑娘了。

  轩辕夜看在眼里,心头无端泛起一阵柔软的怜惜之感,伸手将她拉到软榻上坐下了,坐在自己旁边。

  他的手,甚至还肆无忌惮地揽着她的腰,毫不介意旁边有人。

  托娅公主脸上露出了些微不解的神情,但她眨眨眼,这种表情便随即消散不见了。

  她是个聪明人,懂得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。只不过,事情还是有些太过奇怪了。

  先前虽然听过有关轩辕夜的事情,但并没有说他身边是否有女人,散布消息的人似乎不在意这一点。

  只是不管怎么看,这女孩看起来都似乎年纪小了一点,是刚刚及笄的样子?

  轩辕夜漫过一眼,伸手拉过了一张薄被,慢条斯理地覆在身上,连同段清黎一块包了进去。他一边动作着,一边漫不经心问道:“你们,有什么事吗?”

  托娅公主微有几分讶然地看了女帝一眼,却把她的情绪掩饰的极好。虽然刚刚已经暗自奇怪轩辕夜的态度了,但这时他真正开口之后,语气里的漠然无畏还是让她有几分吃惊。

  那可是女帝陛下啊,他居然敢在陛下面前如此说话?

  但转念一想,她就明白了,这其实某种程度上看来,也算是宠溺吧。

  女帝不是不想管他,而是懒得管,或者说,暂时没办法管。看起来这位爷,脾气并不怎么好呢。

  女帝抬眸看了他一眼,瞧不出什么情绪,然后开口,却是对托娅公主说的:“他初来乍到,一时尚不能习惯这里的生活,故而脾气很不好。”

  托娅公主理解的点点头,面上一片凝然,心里却有好几种想法翻滚不休。

  然而就算一开始,因轩辕夜过人的容貌而有的良好印象,此时也需要另加评判了。

  她看得清楚他的鄙夷和厌恶,却并不怎么明白,所以被他斜斜看一眼之后,心头无端一跳,继而生出一种恼怒的情绪。

  可是不过刹那之后,她便想通了,毕竟是陛下唯一的儿子,身份之尊崇可谓无人能及。自己,就算是天之骄女,在他眼里,也算不得什么吧?

  托娅公主又抬起她那流转着光芒的精致眼眸,目光仍然落在那软榻上,这次却是看着段清黎的。

  这个小姑娘,并没有太多表情动作,然而她身上那种沉静淡然的气度,却会让人暗感诧异,衬得她似乎连面容都美了几分。

  托娅公主在想,她和轩辕夜,到底是什么关系?为何会如此亲密?是贴身侍女吗?

  …t酷np匠(网永久免D费●看◇P小;说

  只不过,她不会蠢到直接问出这个问题。看起来他并不欢迎她们的到来,还是得私底下问问女帝吧。

  没得到想要的回答,轩辕夜的神情看起来更阴冷了几分,他加重了语气问道:“不要拖泥带水,我耐心有限。有事说事,没事走人。”

  段清黎默然不语,在心底猜测着究竟到了什么程度,女帝才会表现出愤怒来呢?或者,她会不会一直在准备着秋后算帐呢?

  女帝被他一催,眸光掠过了托娅公主,她神情虽然淡定,却仍有几分难以掩饰的尴尬,因为正在等着女帝接下来的话。

  初次见面,她对轩辕夜的印象,倒是有几分复杂。异常难得的天人之姿,独一无二的尊崇身份,似乎是……

  就算脾气再怎么不好,但相较于联姻之后得到的好处,那些小问题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  再者,陛下也说过,在他完全接受新的生活之前,会帮些忙的。

  出乎意料的,女帝并没有继续拖延,而是一贯的开门见山:“你是聪明人,必然知道朕要做什么。以及,朕不会改变主意。”

  “你年纪已是不小了,早需要成家立业了。托娅公主与你年貌相当,才略更是万中无一……极为合适。”

  她本做好了灭火的准备,但事情有些出人意表。

  轩辕夜并没有露出勃然大怒的表情,反而轻轻一笑,只是笑里多了几分痞气。

  他顿了片刻,居然问道:“就一个?还有吗?”

  女帝皱眉:“一个不够?”

  他笑得纯洁无害:“对我来说,当然,不够……”

  下一瞬间,语气陡然变成冷锐的刀锋:“不够我杀!来一个,我杀一双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