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真的不能相信,托娅公主仅仅是来朝觐的。如果想顺便做点别的什么事的话,又不是不行。

  比如,嫁给他?

  真是想想就要火气上涌了。

  有了这样的预感之后,他的一颗心便再也静不下去了,然而在漆白面前,他到底还是做到了不动声色。

  在得到了回答之后,他做出略略思索的表情,之后问道:“是诺敏托娅吗?之前本王看书,似乎看到了这个名字。”

  漆白实际上在观察着他们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,这时却也不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如何,只应答道:“殿下博闻强记,所传不虚。”

  轩辕夜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一下,随口道:“有点困了,今晚早点睡觉吧。”

  漆白便微微欠了身道:“殿下安寝,属下告退。”

  本来晚上要是有兴致,他们俩晚上也会继续看会儿书的,但今天……

  真是莫名的心情就阴沉了下去,很想验证什么事,又很想发泄什么。

  他知道自己没必要自欺欺人了,而且就算不是这个女人,也总会有别的女人,被他那所谓的娘亲塞过来,以传宗接代的名义。

  很烦,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,一是做什么,二是和谁在一起,都被她管着,必须按照她的意志来做。

  这时是在外面,即便有些事想和段清黎商议,但他也没开口。

  简单洗漱过,直到钻进被窝里,他才在她耳边悄悄地问:“今天的事,你怎么想的?”

  k酷匠/网唯一y正“版,其sL他√都是盗版

  他纵然能发一百个一万个誓,绝对非她不娶,可苍白的誓言并没有什么作用,她心里肯定还是会会有几分不舒服的吧。

  宁拆十座庙,不拆一桩婚,有些人不懂吗?

  段清黎自然知道他问的什么,也明白他想的什么,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,便道:“跟你想的一样。”

  轩辕夜呼了一口气,接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来,万分鄙夷地开口道:“我倒想知道,我不愿意,她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  段清黎一时也不知说什么,虽然事情看着紧急,但他们其实还是有时间应对的。

  就是不能确定,女帝到底会怎么样了。

  眼下是势力的绝对压制,她因此抱了几分息事宁人的想法,低声道:“看看情况再说吧……又不是不行……”

  轩辕夜立时皱眉反问道:“什么不是不行?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  聪明如他,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  早就知道婚姻这件事,必然会有一道坎,但他从来没想过暂时的委曲求全。

  有些事如同墨汁一样,沾上了一点,便再也洗不干净了。即便是颜色淡了,却还是会有一道黑色的痕迹膈应人地存在着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绝对不要做错什么事,因为有时候,可能会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他不能确定一旦有所松动妥协,事情会如何发展下去,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,坚持自己的立场,永远不要屈服。

  对此,段清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彼此的心思,都心知肚明了。

  她不想让他太为难,然而他根本无所谓什么压力和威逼。

  扪心自问,她即便现在能说出某种可能,但心底却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!

  她不确定,若是真有那么一天,他另娶他人的话,她心里会是什么样被利刃翻搅的感觉。

  或许是她沉默了太久,他也不再说话,只是有了点动作。

  轻而暖的锦被之下,两人都穿了睡衣,却仍然能感觉到彼此的温度。

  他轻柔地拥住了她,体温灼热地透过棉质里衣渗进肌肤,简直是此生难忘又让她几乎无端感动到热泪盈眶的温暖。

  他在她耳边低喃道:“相信我,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混合着压抑的、微颤的“嗯”,亦在尽力掩饰着自己此刻的情绪。

  心底暗暗笑自己现在越长大越情感丰富了,然而自己清楚,其实是在庆幸又感动。

  庆幸自己,不必受什么委屈。

  即便全世界都不希望他们在一起,他也不会放弃。

  这样转念一想,心里顿时又好受了许多。怎么可能全世界的人都想拆散他们呢?

  那只是少数人罢了,对大多数人来说,还是希望看到别人能幸福美满的。更何况,他们还有些胜似亲人的朋友。

  更重要的是,还有彼此呢。

  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就不会害怕,也不会退缩,更不会屈服。

  她想到这里,已经完全压抑了方才的沛然上涌的情绪,声音亦带了几分轻快的甜美,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向来很聪明,而且和命运争斗,总是你会胜。这次,应该也不会例外的。”

  他在她柔嫩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口,声音含了几分浅笑意味:“不是我胜,是不屈服的人胜了而已。我只要你安心,就好。”

  他在隐约的昏暗之中缓缓眨着眼,面上松弛了几分,可心里,却还是盘踞着不知名的担忧害怕。

  在害怕什么呢?

  他不是为自己担忧,而是为她。

  只要不是傻子,便都知道,其实在女帝看来,她才是最大的威胁和祸害。

  先前试探了他对她的态度之后,便是一直在按兵不动,再加上最开始的时候,就有过一次和她单独的谈话,由此可见……

  其实女帝一直在忍着而已,暂时不想对她怎么样,是怕他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反应,比如玉石俱焚之类的。

  但两方之间的矛盾,永远是不可调和的。

  女帝之所以是女帝,便必须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,所以身为她唯一的儿子,便必须要有出身高贵的妻,甚至可能不止一个。

  可就算是对她宽容至极,允许她从未侧室,也不可能。

  他的女人,永远只会有她一个,仅此而已。

  其余的说法想法,一律视为挑衅!

  想到此处,轩辕夜又低低哼了一声,沉闷地开口道:“我想知道,她会如何告诉我这件事。”

  段清黎默然了片刻,并没有对此做出猜测。

  女帝在这里的权力至高无上,想怎么告诉他们都行,至于会多考虑一些,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。

  她只是提醒道:“往后我们一切都要小心了,总会有出人意料的下毒法子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