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天后。

  纵然算不上度日如年,但轩辕夜他们偶尔会有一种奇异的错觉,时间仿佛有时候过得快,而有时又特别缓慢。

  在等待未知的事情的时候,便是会有这种感觉。

  好在这几天过去之后,关于情报之类的消息,也算是有点进展了。

  段清黎翻了这么多书,虽然到后来耐心被消磨的差不多的时候,就没再仔细看了,但还是记下了不少事情,更是把女帝用过的手段整理了一下。

  手段种类之繁多、程度之残酷,简直是让人咋舌。

  而且这些只是有记录的,不知道还有多少事情没被记录在案呢。

  手段这种东西,在不同的时间、对待不同的人,都是有所区别的。整体看来,女帝在前期可谓是铁腕,后来可能势力渐渐稳固了,看起来要稍微温和些。

  但对待某些特殊的人,就说不准了。越是价值越大的、能够提供助力的人,便越是不择手段。

  }{酷T、匠网@唯4Q一正L☆版},_其7他G都是盗Q版9

  最常用的,屡见不鲜的,还是以各种手段控制人的心智,包括各种近乎摄魂的法子、某些奇特的药物,等等。

  一路看下来,她越发有几分心惊胆战了,真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呢。

  不过,若说起用药,在这一点,她好歹还是有点经验的,不至于完全一无所知的时候被坑了。

  她犹豫了许久,还是没告诉轩辕夜这些东西,多说无益,反正他又不会怕,也不会屈服。再者,女帝的心思,从来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。

  这几天她也想明白了一个事,就是女帝说的所谓九龙永镇,其实应该还有些东西没说完的。

  最可能的是,龙脉是为了守护某种东西,但北境尚有某家族奉命守护着龙脉,至于是什么原因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不然的话,真无法解释为何女帝对一统北境如此执着,又如此小心翼翼,并没有采用劳民伤财的战争法子,反而是温和了不知多少辈的类似于分封制的手法。

  但这不是最要紧的,最关键的是,因了这九龙的传说,可能这个家族,在某些民众心里,地位便非比寻常,让他们几乎尊敬到崇拜的地步。

  否则,女帝那么多忠心耿耿的手下,到底是从何而来?昆珝周边几个国家,又是为何归附?

  肯定是因为离昆珝比较近,所以一旦昆山山脉有什么灾祸,最先被殃及的就是他们。

  这些仅仅只是她的猜测而已,尚有待验证。

  现在她在想,看目前的情况,仍然有许多国家不愿意归附,那么假设轩辕夜继位了,该如何利用这一点呢?

  借着巡查的名义离开昆珝?真是一个不错却又异想天开的法子……

  这几天里,纷纷扬扬的雪似乎终于下的累了,不知不觉中小了很多,不再是下个不停的,已经很有天气彻底转晴的趋势了。

  可他们刚刚随着天气放晴了几分的心情,很快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吹散了。

  这天下午,天空是一望无际的乳白色,只有远远的天际浮着几分阴沉的墨色。

  轩辕夜同段清黎读书,已攀到了顶楼,读书累了的时候,便打开窗子站到窗前,随意地远眺一番,也好舒展一下略有几分焦躁的心绪。

  因为身在第八层楼上,所以从上面望下去,视野还算广阔。加之昆珝的建筑考虑到了风雪的因素,并不很密集,所以一眼望去,便能看出老远距离。

  本来视线里是一片皑皑的白色,重重屋宇都是银装素裹的,偶尔透出几点金黄或者墨绿来,倒也让眼睛不那么累。

  只是无意之中的一瞥,轩辕夜似乎瞧见远远地有一队人马在走着,他知道这宫里向来人来得少,不由得凝神细看了看。

  那队人马列得整整齐齐,服侍亦是统一的黑红之色,远远望去整整齐齐的颜色倒很有气势。还有人扛着两杆大旗,旗帜偶尔招展一下,露出书写奇特的一个字。

  他略略想了想,觉得字形很熟悉,可能是“释”字吧。

  段清黎也看见了那队人马,仔细瞧的话,还能看见其中精致华美的步辇,在暗淡的阳光下闪着极其细碎的光,可能是上面装饰的黄金宝石之类的东西。

  两人相视一眼,彼此眼底都有几分疑惑。

  这些人是从外面进来的,应该不是女帝。毕竟她手下众多,安危又极其重要,一般不会亲自去做什么事的。

  但这宫里的清寂,他们也是知道的,因为地处偏僻特殊之地,和其他国家的热闹全然不一样。

  所以,这些是什么人?

  这个疑惑始终未曾消解,在晚间终于得到了答案。

  用晚膳的时候,轩辕夜终于抓住了空隙,把漆白叫了过来问个清楚。

  虽然时常许久不见面,但他还记得,这身为“颠倒黑白”之一的家伙,是女帝派到他身边来的。

  简单来说,就是给他用的。

  “今天宫里是新进了什么人吗?”轩辕夜神情里并不很热切,好似漠不关心,但又确确实实这么问了。

  漆白微垂了眸子,心里暗暗讶异于他消息之灵通,但转瞬间想到某种可能。他对宫中布局很是熟悉,又想到殿下时常呆在书楼上,从上面看到下面的情况,也是可能的。

  况且,女帝已交代过不要隐瞒,他便流畅答道:“回禀殿下,是释国的大公主过来朝觐。”

  释国喜爱佛法,国中势力极其纷杂。如果说活佛是名义上的国君的话,那么实权到底还是落在其余的皇室手里。

  说起来,这样的国家很是奇特,是将政治和宗教联系在了一起。虽然广大民众相信所谓活佛更多些,但其实活佛也是由皇室控制、扶持的。

  但如果皇室亲自出面的话,又得不到那么多民众的支持。所以,两方是相互合作的关系。

  皇室之中,也是看能耐的。

  由于释国皇室子嗣单薄稀少,所以即便是女子,也有参与政事的权力。

  诺敏托娅公主,身为长公主,聪颖早慧才貌双全,拥有较大的实权,也不足为奇。

  两人看了这么久的书,对各国的情况也略有所知,这个公主他们自然是知道的。

  可是刚一知道是她,轩辕夜立刻便微微沉了沉眸。

  莫名其妙多出个身份高贵的女人,他怎么会没有什么不好的预感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