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都是这样,有短暂的接触之后,女帝就会暂时消失几天,什么动静都没有,似乎丝毫不管他们了一样。

  而前几日因为风雪太大,出门不便的缘故,之前的提问释疑这一项,也停了下来。

  轩辕夜现在倒是无所谓女帝又有什么新的指示,反正他不怎么听从就是了。

  只不过在这里忍得太久了,心里压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,十分想爆发出来,却又无从发泄。

  到底是担忧要甚过烦躁的。

  他想保全的人太多了,做不到舍弃谁,尤其是她。

  更想做到的是,自己能活着和她离开这里,做一对神仙眷侣。

  “女帝这次,好像还是隐瞒了很多事情没说出来。其实她也够小心翼翼的了,虽然以往很是凶残,但这次,算是谨慎至极了。”

  浓烈的黑暗之中,被窝里两人紧紧挤在一起,段清黎在他耳边轻声道。

  轩辕夜笑了一下,回道:“先前她是怎么对我说的,我可没忘呢。她说如果真的惹恼了她的话,不介意对我用任何手段的。我在想,她能忍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黑暗中段清黎有几分无奈地抿了抿唇,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,没有开口。

  她担心他的选择,这没错。但她更担心的是,自己的处境。

  今日提到子嗣之后,女帝就一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,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。照理来说,他这个年纪了,结婚生子也没什么稀奇的。

  轩辕夜闭着双眼,低沉的嗓音缓缓荡开:“今天扒出来的地图,明天都得全记下来。”

  今天女帝离开之后,他们既觉察到危机,便开始考虑尽力争取些优势。

  他们找到的地图,是昆珝和皇宫的详细地图,对于了解当前形势,无疑是非常有用的。

  尽管轩辕夜没有多说,段清黎还是觉得他似乎在谋划着什么。

  4更新^最l、快^\上.M酷@J匠$¤网√

  心底一直有一丝莫名的不安,但她却不允许自己沉沦在失望与忧惧之中。

  “我才不相信……”她低声嘟囔了一句,声音终于里带了一点少女撒娇的娇憨意味。

  他回过神来,莞尔笑道:“不信什么?”

  “不信我们会一直呆在这里。”她完整地说了出来,心里仍然有几分愤愤。

  但脑海中闪过的,却有很久之前,余半仙给她算姻缘时候说过的话。

  他说,她会找到良人的呀。

  是不是意味着,不管这次的危机如何厉害,最终结果还是他们赢了呢?

  她心里隐约地意识到自己有几分自欺欺人的意思,但就是不想承认,反而将之当做奋斗目标,一定要实现的。

  忽然有触感细腻柔软的东西蹭到她脸上,她感觉得出那是他的脸颊,又听到低沉温柔的声音在咫尺间响起:“当然啦,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外面风雪肆虐,不时有呼号的风声传来,但两人相互拥着挤在一起,心里渐渐温暖甜蜜了起来。

  连带着,不知道是因为夜深人困还是如何,便是将今日发生的一切和此后的危机全都忘了。

  天无绝人之路,一定会有办法的!

  距离托娅公主到来只剩几天了,不过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消息,是以安闲自在地过自己的日子。

  生活和之前几天一样,自愿安静地呆在青云宫里好好读书。

  尽管就算都读过一遍未必能记得下来,但好歹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。

  书里记录的北境的相关历史、各国的基本情况、昆珝附近的势力状态等等,都是极其有用的情报。

  因为初来乍到,想要获得大量的情报,除了自己主动去了解之外,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获取了。

  两人看书的时候,就安安静静的看书,偶尔看到精彩处,或许会叫对方来看一眼,相视莞尔。

  而大多数时候,除了书页被翻动的轻轻声响之外,再无别的声音。

  就算是这样,也依旧能坦然自若,没有丝毫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不说话,不尴尬。

  不需要考虑下一句话说什么才能让对方开心,也不需要没话找话。

  段清黎觉得,习惯到了这种地步,挺好的。除了爱恋之外,还多多少少有一种相互的欣赏意味。

  她真的不担心这份感情会不长久,却在看书的同时,努力搜集女帝到底都用过哪些手段。

  崇华女帝做过的那些事情,并不可能被集中地记录下来,都是零零散散的,需要好一番寻找。

  她有自己的小小目标,轩辕夜则是一目十行大致一观,看到觉得重要的东西,便暗暗记下来,不感兴趣的,并不会多看。

  毕竟精力是有限的。

  他看到烦躁的时候,便不再看正经的书,转而看不正经的。

  那日自地下暗室之中找到了些奇怪的书,并由此联想到了蓝宇之以后,那些书他们就再没心情看过。

 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关键是居然还被信以为真?

  这时候,他又想起了那些书,便随手拿了一本,带着如厕去了。

  回来的路上,他在凛冽寒风中缩着身子,眉目被吹得皱了起来,脚步也快了几分。

  然而如此天寒地冻的,他实际上却还在走神,在想着刚刚看到的那本书。

  其实如果不考虑太多的话,刚才看的那本书还挺有意思的,虽然也是匪夷所思到根本不可能。

  那本书写,其实世人皆有魂魄,人之所以成为独特的自己,是因为魂魄的缘故,肉/体并不是很重要。因了这个缘故,所以……

  在某种巧合的机缘之下,魂魄是互换的,比如甲的魂附到了乙的身上,虽然看起来还是乙,但其实这个人,应该算作是甲才对。

  轩辕夜饶有兴致地翻看完了,然后拎了书回来就扔到一边去了。反正是如厕时候看的,当不得真。

  子不语怪力乱神嘛,他是不会信的。

  况且,这本书讲的太匪夷所思了,举了例子又如何?这年头什么造假的没有?

  他回来看到她还是那么认真地发奋苦读,凑到她身边,给她揉捏着肩膀的同时,笑道:“娘子可以考状元啦。”

  段清黎不理会,只轻轻地哼了一声。

  他又道:“歇会嘛,刚刚看到一本很有意思的书,你要看嘛?”

  她摇了摇头表示没兴趣,头都不抬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