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的谈话,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开场,和一个虎头蛇尾的结局。

  气氛并不是很好,轩辕夜他们不管对什么事,都保持着一副漠然又好笑的态度。

  女帝心里有些暗自不悦,却也知道这样多说无益,便提前结束了谈话。

  不论如何,不论他认或不认,他的身份,是不会变的。

  至于屈服与否,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  坐进御辇之中,重重帘幔下光线昏暗,映得女帝的面容晦暗不明。她闭目养神的同时,在细想着此后究竟要如何。

  良久,还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。

  再观察一段时间吧,若他还是倔强执拗,那……

  新配制的药,或许是该用上了。

  距离毒老的药第一次拿出来试用,已经有很长时间了,留足了改良的时间。

  至于那个老毒物时常折腾的一些幺蛾子,她一点都不在意。不听话的人,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。

  现在,毒老正在为自己体内时不时会发作的毒药忧惧不已,不得不分出心思研制解药。

  他一生制毒下毒,却不想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身中奇毒。

  至于解药的研制,还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。就算是某个领域堪称至高之位的人,也不敢保证自己什么都会。

  但不到万不得已,女帝是不想让轩辕夜用那种药的,因为后果实在难说。

  试药的人已有十多个了,药效的一点点改进也很是明显。

  然而却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是,吃下药之后,人不能完全忘记所有事,反而会变得迷迷糊糊的,直至开始怀疑自己是谁。

 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,两个人疯癫,另有两人自杀了。

  至于最开始试药的轩辕陵,不在此列,却也是疯疯癫癫的,成天念叨着轩辕夜和苏瑾,也算是执念颇深。

  还有些人,开始看着无事,渐渐过了几天之后,就开始显露出了身体受到损害的症状。

  更新*,最*快◇r上¤酷:匠#Y网6(

  对此女帝并没有多说什么,实际上类似的药物是有的,但若能达到对身体毫无损伤,尤其是对脑袋无伤的话,那就困难许多了。

  再等一段时间,如果毒老还是不能让她满意的话,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  是他自投罗网的,怪不得谁。

  谈话时说好的等天气转晴,这一等便是数十天,可天气并没有丝毫起色。

  宫中到处覆盖着连绵不断的积雪,不断有宫人紧张地清理着主要道路上的残雪,一车一车运到空旷之处。

  相较于其他国家的皇宫,昆珝人来人往明显少了许多,所以路上积雪也融化得没那么快。

  这段时日,段清黎同轩辕夜一直在青云宫里呆着,哪也没去。

  只是,无聊的读书时日里多了几分消遣。

  尽管书楼之中不宜有明火出现,他们还是在每层楼的空屋子里布置了一下,将火盆等物搬了过去。

  甚至于,他们弄了些小炉子来,可以煮酒,可以煮茶,也可以烤火。闲来无事时,煮茶听雪,对坐翻书,倒也是不错的生活。

  这样寒冷的时节,这般前路未卜的处境,段清黎最欣慰的一点便是,两人的心始终在一起,从未分离。

  轩辕夜时常握着她的手,虽然一言不发,目光神情却都是温柔至极。仔细想想,这样两人安闲对坐独处的时光,也是难得。

  从高处看去,雪景美至惊心动魄,刻意忽略某些让人不悦的事情,便会觉得这样的光景,实在是值得珍惜。

  他一次次地握紧手心,她都懂的。

  然而她心里尚有说不出来的担忧和怅然,只因不知道女帝会用什么法子拆散他们。

  她总是觉得,女帝如同潜伏在暗夜之中的猎豹一般,还在等待时机,然后一扑而出。

  天极阙。

  风雪接连肆虐了好几天之后,已渐渐有了倾颓的迹象,却又像是不甘心就这般轻易退去。于是天气变得忽好忽坏,总是会在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,再度有突如其来的寒气翻涌而来。

  暖香四溢的精致小屋中,女帝坐在一张宽长的案几前,案上铺着一张成长卷的纸。笔墨静置于一旁,她已好一会儿没落笔了。

  这里安安静静地无人打扰,伺候久了的人,都知道女帝处理政务之时,不喜欢有人打扰。更多的时候,也是只喜欢一个人独处。

  但这时,本是清寂到连呼吸声都听不见的小小阁楼里,却传来了一阵轻而稳的脚步声。

  女帝应声抬起了头。

  几乎是同时,一道熏暗的人影在重重帘帐外跪下,开声启禀道:“禀告陛下,诺敏托娅公主即将抵达,预计尚有五日。”

  女帝轻微地应了一声,示意自己知道了,那人闻声便悄然退了下去。

  随即,她又露出凝神思索的表情,对某些事,仍然犹豫未决。

  因为这突变的天气,托娅公主抵达的时间,比预计的要拖延了许久。然而不论如何,她终究是要抵达的。

  如何安置她,暂时是件简单的事,收拾出一座宫殿来住就可以了。但后续要如何处置,还是尽快考虑清楚才是。

  诺敏,在昆珝语中的意思是“精致的碧玉”,昆珝本就盛产玉石,更以碧为美。

  托娅,则是“光辉”之意。

  所以这位公主的名字,是“碧玉光辉”的意思。能拥有这样的名字,也可见她所受到的恩宠与地位。

  她是释国唯一的公主,因了释国崇尚佛教,而女帝又重视女子之才,所以她在国内有特殊的地位。

  这样的人来到此处,自然有其原因与目的。

  女帝一直头疼的是,如果突然告知轩辕夜,即将到来的婚姻,他会有什么激烈的反应?

  根据以往得到的那些消息,他可是胆大妄为到几乎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的呢。

  她实在不想节外生枝,但传宗接代一事又必须执行,可他又绝对不会同意。

  女帝识人无数,阅历丰富,知道某些人是逼迫不得的,就算知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会落不得什么好处,他们也是要玉石俱焚的。

  但如果贸然使用某些药物的话,她又十分担心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。

  呵,倒也是此生难遇的为难境地。

  她仔细想了想,觉得自己是太过心慈手软了,这次才会如此优柔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