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管已经大概的说了两件事,可其实女帝真正的意图仍然没有说出来。

  在她看来,他们的反抗都是微不足道的,完全可以无视。但某些事情,如何让他们接受,也不是太容易。

  再试探一下他们的态度,实在不行的话,就不得不动用特殊的手段了。

  “据说,大昌帝国的先祖,便是专为守护这龙脉而生的。守护,是吾辈的天职。这其中,自然也包括你。”女帝话锋一转,终于说到了与他们都相关的地方。

  先前说了这么多,所谓北境将有大祸的预言也好,九龙永镇的传说也好,都只是铺垫。

  一切都是为了告诉他,他们这一族人出生时命运就是这样,是改变不了的。

  那是必须背负的使命与责任。

  轩辕夜眨眨眼,神情里的不以为然仍没有完全消散,不言不语,只有这样的不屑的表情。

  他顿了顿之后,索性把话说开了,直白地问道:“到底需要我做什么?”

  反正是多说无益,倒不如先问个清楚明白,再做打算。既然女帝有逼迫他的意思,那他也会加快应对的。

  回去和颜羽仔细讨论一下,女帝大概会采用那些手段,就算未必能猜中,早有预料也是好事。

  …看)《正}版HG章…节;上●√酷w^匠网\

  段清黎这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。

  或许可以先忍耐一段时间,等到女帝将权力完全交出来之后,他们便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那时已无人束缚,再做什么,都是自由的。

  甚至,再私心一点,就算抛却大权导致天下大乱,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。

  至于为什么不安稳地执宰天下,因为她是“过来人”,深深明白权力虽然光鲜,但背后却是不为人知的空虚孤寂,时常要寝食难安。

  与之相比,倒不如平淡安稳地过一生好了。

  可是,她深知自己在女帝面前是个阻碍,她的存在会让他完全不会考虑其他女子,哪怕是名义上的都不行。

  女帝见他们虽然神情各异,但眼底都带了几分沉思之色,也大略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却还是如实回道:“你这段时间也看了不少书,该对北境有些了解了。接下来……”

  “朕希望你认识一下昆珝周边诸国的人,在群臣面前露一下脸。就算你不愿意,以后也是要和他们经常见面的。”

  轩辕夜微微撇了撇嘴,先前一直被闲置着,这时候终于有点要把他拿出来用的苗头了?只不过,他确实不愿意。

  人生苦短,时间有限,他又那么懒,实在是没空去认识那些不相关的人。

  他如果有那样的空闲,倒宁愿和自己的小娘子研究一下,如何继续增进感情呢。

  好在女帝随后又道:“近来天气突变,这件事,等气候转暖之后再议。”

  她话虽然说完了,可目光在他们脸上又扫了扫,虽然依旧沉静,却能看得出来几分犹豫,似乎有什么想说又没说的。

  她实在不能确定,现在提到婚嫁的事情,是否合适。

  上次只是稍稍试探一下,他反应就那般猛烈,这次如果直接提出来的话,不知会如何用力地反抗呢。

  一想到这里,女帝便觉得自己实在对他太仁慈了,到现在为止,基本上没用什么酷刑。

  实在是因为他性情暴烈,稍有逼迫便可能会闹得节外生枝,若是受了伤,难免影响预期的计划。

  天底下大约也只有他能有这样的待遇了,没办法,这个世界,不管是在哪,永远都是价值决定待遇。

  轩辕夜懒懒问道:“除了这件事之外,还有什么事?”

  他就不相信,女帝到这里来,只是为了和他说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然后劝他接受所谓的使命。

  女帝面无表情,用的还是同样的理由,回道:“无事,一切等天气安定之后再说。”

  送别那日天气终于阴沉到飘雪之后,这些日子,外面纷纷扬扬的都是鹅毛般的雪片,风也似乎比往日寒冷了不少。

  每日寒风挟裹着暴雪吹割在脸上,简直让人不想出门了。而不得不出去时,轩辕夜总是要将他的小黎儿裹得紧紧的,抱在怀里。

  一念及此,轩辕夜看着昆山山脉的那一边,问道:“告诉我,西边的威胁从何而来?山脉如此巨大,天气又是寒冷,会有什么样的危险?”

  他这一问,便是涉及到了预言之中女帝没说出来的那部分,要比告诉他们的那部分难以置信多了。

  女帝想了想,回答:“只要愿意思索,都会有办法的。据说,从西边来的威胁,是因为有人无意之间辗转流落到北境之后,对它大加赞赏。机缘巧合之后他再度返回旧地,便引起了当地人的兴趣。”

  轩辕夜默然之中,也似在沉思,他在想,山脉不可能一直连绵下去,既然有起始,就会有终结,只不过他们暂时没看见罢了。

  从未知的地方突然出现,看起来不就是和从天而降差不多吗?

  只是,他懒得去深入思考这个问题,理由还是那样,战争虽然会获得暴利,却也要付出相应的巨大代价。

  在不确定能获得收益的时候,基本不会有人愿意冒如此大的风险发动战争。当然,保卫战就不在此列了。

  女帝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轩辕夜,在想要什么时候、以何种方式告诉他自己的要求呢?

  确实是需要考虑一下子嗣的问题了,不过不是她,而是他。

  再过大半年就要弱冠了,年纪也不算小了,居然还未经人事,想想也要让人啧啧称奇。

  女帝私底下还问过段清黎这类的事情,结果也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本以为他俩天天如胶似漆,早该突破男女界限了才对,未曾料根本没有那样的事。

  纵然觉得他不沉迷于欲很是难能可贵,却也让女帝忍不住怀疑起自己的独子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……

  但云叟先前给他查看身体,并未提及此事。

  所以最大的可能,还是他自己不愿意?因为怜惜那个妮子年纪太小?

  这样的年龄,放在其他皇室,早已成婚了,生子也不足为奇。

  女帝觉得,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个能传宗接代的媳妇儿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