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许是因为他神情里的鄙视嘲讽意味太过明显,女帝终于开口道:“等朕全部说完了,你再嘲笑也不迟。”

  关于那个预言,她确实没说太多,完整的预言可比她说的要长多了,既然你所言,不过冰山一角罢了。

  轩辕夜此时已是毫无兴趣,只不过是迫于无奈,所以继续听了下去而已,这时候他露出了几分倦怠的神情,丝毫不给面子。

  女帝看在眼里,心知不管说什么,都无法让他改变想法,正如自己一般,一旦决定要做的事,也是不可更改的。

  但即便如此,出于责任,她还是要把某些事告诉他。

  最终的赢家是谁,未必说得准,她还有许多手段都没有用呢。希望他们,不要逼迫她做某些事,吃亏的,只会是他们自己罢了。

  女帝声音转冷,提醒道:“朕每每想起你来,便觉窝火。对你,朕已足够仁慈,你偏不听话,一再逼迫于朕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气得想笑,奇道:“难道不是你一直在逼迫我吗?真是好笑。”

  他始终想不明白,为何他必须听话,这一点在女帝的想法里,是天经地义的?

  果然是夏虫不可语冰也。

  女帝又道:“识实务者为俊杰,你最好小心点。不管怎么样,吃亏的不会是朕,而是你。”

  轩辕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微扬起下巴,悠悠道:“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。”

  女帝移开了目光,不再同他说这些,稍稍换了话题道:“你最好竖好耳朵听仔细了。”

  她继续道:“除了这个预言之外,北境还有个不传世的秘密,从大昌帝国开始,便只有皇室的人知晓。”

  尽管是所谓的秘密,但轩辕夜仍旧是一副兴致缺缺的神情,只差在脸上写“关我什么事”了。

  再大的秘密又如何,到底关我什么事?

  相比之下,段清黎反而看起来要严肃认真一些,只是她心绪复杂,几乎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女帝既已决定要说,便不再多掩饰什么,可目光又投向了那副地图,这次,落点却是在昆珝附近的山脉上。

  她徐徐道: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。昆山山脉之中,有北境最重要的数条龙脉。”

  所谓龙脉,指如龙般矫健飘忽的地脉。九种龙势中有:回龙、出洋龙、降龙、生龙、巨龙、针龙、腾龙、领群龙。

  来龙就要山势曲折婉转,奔驰远赴,倒是和昆山山脉颇为相符。

  段清黎默默在心里回想着这些东西,前几日看书倒是看到了不少风水相关的东西,不想今日便是用上了。

  山脉之势如龙一般变化多端,这是不假;最关键的是,山脉之间,尚有一条不知名的大江奔腾不息,也在地图上显现出来了。

  轩辕夜轻轻眯着眼打量着那副地图,深深明白昆珝其实呈山环水抱之势,若真有所谓的龙脉或者王气,它绝对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可即便如此,这些还是和他没有丝毫关系啊,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这些?

  本以为已将话说到这个份上,就到此为止了,谁知道女帝还并没有说完。

  她又继续道:“如你们所见,昆山山脉连绵数千里,大半都是终年覆雪高耸入云。这图并不很详细,如果足够细致的话……”

  “便会看见,有极其明显的九龙盘踞,是为九龙永镇!”

  轩辕夜无奈地叹了一声,毕竟他向来不怎么信邪的,所以连带着,也不信这虚无缥缈的所谓龙。

  又没有人见过,能证明什么呢?

  尽管略略一想便能知道,所谓九龙永镇,绝对是一副让人心潮澎湃的壮阔场面,可到底没人见过。

  所以他神情淡漠,轻笑道:“首先,我不是三岁小孩子,喜欢听这些故事。然后,我还是不明白,这些和我有什么干系?”

  女帝微微点头,表示理解,而后解释:“自然与你是有关的,因为你是帝国后裔,这个事实,是改变不了的。”

  轩辕夜抿了抿唇,每逢听到这样的说法的时候,他就不知道如何辩驳才有用,便只有保持沉默。

  但这次,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,便问道:“我不明白了,既然你早知道自己需要一个继承人,为何不早点解决这个问题?非要逼迫我?”

  段清黎虽然微低着头,目光却仍然滴溜溜一转,悄然观察了他们一眼,心里却是在想着女帝可能的难处。

  目前所见,女帝私生活极其克制,并未听说有面首之类的人存在。

  毕竟自视甚高,身份独特,又有那等不同寻常的经历,或许女帝本来就对男女之事极其排斥。再者,有强烈的血缘观念在的话,就算是要生孩子,寻找合格的男子,也是个问题。

  这一点他们都能想明白,可轩辕夜就是不忿罢了。

  直到现在,他仍然不觉得他与女帝有什么真正的血缘关系,因为之前毫无接触,根本没有丝毫感情可言。

  恨,倒是有些。

  因了他的问话,屋中气氛一时冷寂了下去。

  这个问题虽然让女帝心里不悦,但她到底是修养极好,并没有分毫表露,顿了这么久之后,又接上了之前的话题,继续道:“方才说到九条龙脉,实则对应着北境九个大国。”

  ;看8正6版)W章Ny节qP上o{酷S1匠网+V

  “可现在只有七大国,便意味着将来可能会有什么变故。然而,若是仔细观察的话,九龙其实又可以看做一体的。”

  知道这些话听着意义仍然不大,女帝略略思索之后,低声道:“据说山脉中这九龙,是为了看守某种上古宝物而存在的……只是,至今为止,都没人能找到。”

  轩辕夜不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觉,今天说的这些事,他觉得没一件能信的,也不知道女帝到底怎么想的。

  为什么人和人的思想,差别那么大呢?

  他双手捧着脸,神情之中既有失望,又有几分百无聊赖,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愤愤不已。

  某个瞬间他在想,有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?听起来一点可能都没有,但却有人就信以为真了。

  随即,他将这样的想法抛诸脑后,难道因为有蠢人相信了无稽之谈,无稽的事情就会变成真的吗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