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女帝的说法,轩辕夜没什么反应,只静静地听着就好。

  虽然他不知道她到底是要讲什么,但那向来平静淡漠的脸上居然显出了几分凝重端肃,也是很少有的,还是值得仔细听一听。

  他渐渐神情也肃然不少,因为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在步步迫近。

  仔细想想,这其实是一件很让人烦躁的事情,莫名其妙就被决定了人生和命运。而且,她从来都没把他看作是可以独立自主的“人”吧。

  女帝说了要慢慢解释,自己却停顿了很长时间,似乎在考虑合适的措辞,又似乎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某些事。

  毕竟,有些事实在太过惊世骇俗,听起来匪夷所思,却又不得不信。

  思虑片刻之后,女帝终于开口道:“朕今日将某些秘密告知你,希望你明白,自己的使命。”

  轩辕夜慢悠悠合上了眼,既不看她,也不理会。

  只听得女帝继续说道:“几百年前的大昌帝国,之所以存在,有其必然原因。虽然这原因,听着匪夷所思,却让人信服。”

  “很久之前,北境曾出现过一个神乎其神的袁姓术士,他穷尽一生心血,推算出惊天一卦。正因如此,使得先祖有了一统北境的念头。”女帝顿了顿,声无波澜继续道,“他们成功过,最终失败了。”

  轩辕夜终于抬眼,冷冷问:“所以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懒得和她讲什么道理,反正讲不通,暂且蛰伏着等待时机。

  女帝极轻的笑了一声,笑意浅淡如浮冰碎雪转瞬即逝,她同样不理会这突然的插嘴,自顾自继续解释:“继承先人遗志固然是原因之一,更主要的原因,却还是在那卦象本身。”

  段清黎这时听得迷迷糊糊,却无端觉得心里一惊,又想起了很久之前遇见的那个半仙。

  不知为何,她虽然觉得很多江湖术士的话并不靠谱,却又无法解释,为什么很多时候,他们说的话最终证明是对的呢?

  能改变天下风云的一卦,必然非比寻常。

  她偷偷瞄了一眼轩辕夜,见他眉宇间果然露出了些不耐烦的神色。

  酷|匠IV网$…正版…首发/;

  是了,他本就厌烦怪力乱神之事,现在女帝解释野心之因,居然是从无法证明正误的卦象开始说起?

  在他心里,姑且听一听罢了。

  她一转念,又渐渐放心了不少,好在他早已沉稳许多,学会了忍耐。

  要明白,世间总有很多事,并不是一厢情愿就能做到。梦寐以求的生活,也并不是呼之即来的。

  要学着和不喜欢的人相处,也要学着面对自己所厌恶的这个世界。

  说到卦象本身,女帝眉心极轻微的动了一动,神情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凝重,倒是又让轩辕夜心里一奇,耐心的继续等她解释。

  像是下了决心一般,女帝沉吟片刻之后,徐徐说道:“那卦象甚是奇特,而那术士将之记录下来之后,立刻毙命,是为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  “后来,此卦辗转流传,经无数巫师解卦,最终得出了结论,有人信以为真而惶惶,有人却不以为然。可几百年来,术士的预言,已经多次显现出了端倪。”

  轩辕夜唇角牵起一个嘲讽的笑,毫不掩饰他的态度。这种事情啊,一般都是无稽之谈,居然还有人信以为真,也是好笑得很。

  女帝视如不见,只是语气却严厉了几分,沉静开口道:“预言中说,如果北境继续四分五裂下去,终有一天会招致难以想象的灾祸。”

  “可怕的敌人和危险,将从东西两个方向,从天而降。”

  她语气肃然,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所说有什么不对,目光在扫过轩辕夜之后,转向了墙上的那副巨大的地图。

  意思已经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轩辕夜同段清黎亦是抬头看向了地图,反应却是不一。

  段清黎照例是在女帝面前沉默如同哑巴一般,她知道女帝这样的性格,可能不喜欢口若悬河的人,自己何必去招惹呢?

  轩辕夜心里一动,明白为何地图上东西两处如此明显了,却随即,心里更多的只是不信而已。

  他看着地图,轻嗤一声:“你们这些人啊,为什么总要给自己的野心找什么借口呢?想去一统山河,就直说好了。”

  假借鬼神之威或类似的手段,让自己想做的事看起来名正言顺,这种事情,发生的实在太多了。

  比如某朝太祖,非要把自己的出声描述得异常神奇,母亲梦到神仙而受孕,出生时霞光万道之类的。

  轩辕夜静静看着女帝,叹着气摇了摇头。

  反正在他看来,都是无稽之谈。

  女帝异常明白他们在想什么,却并未有丝毫动怒,回过头来之后,反而淡淡一笑。

  “最初知道的时候,朕和你们一样,也是不信的。但,信与不信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预言到底是否会成真?”

  轩辕夜耸耸肩道:“既然不重要,那和我到底什么关系?反正,我是不信的。”

  段清黎知道女帝虽然这么说了,但其实听其叙述,中间还是省略了不少东西,可能在他们面前,不好说出来。

  女帝神情没有丝毫松动,只稳稳开口道:“北境需要团结统一起来,否则难以抵挡外敌的入侵。朕一直在为此做准备。”

  轩辕夜露出一副无奈神情,忍不住反驳道:“外敌如何入侵?打仗,是一件劳民伤财又很麻烦的事情。这么大的北境,想要入侵,根本就不可能。”

  女帝解释道:“预言中没有确切的时日,可能是最近,也可能是几百年之后。以后的事情,谁说得准呢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,先是顿了顿,目光多了几分幽怨。而后,他语气似有几分说不出的心累,问道:“对啊,以后的事情,又说不准,所以,这么早做准备,干什么呢?”

  简直荒谬至极!

  对一个莫须有的预言信以为真,然后不辞劳苦地做准备。

  这些他都可以不在意,最关键的是,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,非要把他也牵扯进来?

  换了谁,谁不恼火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