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皇宫里,轩辕夜是唯一的见了女帝不需要行礼的人。

  见面时通常都是面无表情,说话时亦没有多少将她视作至尊之位的语气。让他注意点礼节,简直比登天还难,反正,女帝自己也是毫不介意的态度。

  但段清黎又不一样了,她觉得自己还是小心谨慎点好,是以稍稍福了福身子。

  女帝现在没动她,是因为不想惹恼了他,而不是因为她自身重要到了不能动的地步。

  她清楚得很,如果真有必要的话,女帝会毫不犹豫对她动手的。

  轩辕夜看在眼里,没多说什么,只是心里暗自有几分不爽罢了。

  他不希望,她在谁面前要露出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。正如他一直所希望的,能给她自由自在开心满足的生活。

  女帝神情一如既往无波无澜,也并未先行开口。

  轩辕夜便也淡淡问道:“有什么事么?”

  女帝看似有备而来,目光幽凉的一瞥他们,回道:“随朕来。”

  他们满腹狐疑之中,她转身便朝上一层楼梯走去,轻微而有节奏的脚步声笃笃传来,不知为何,让人心里多了几分安稳。

  或许是因为,节奏极其稳定的缘故。

  一刻钟之后,女帝将他们带至了第七层。

  上了一层楼之后,轩辕夜便将段清黎抱在怀里了,这时轻轻将她放下。二人见走廊前端竖着牌子上书“七”,第一瞬间想到的便是那些地图。

  酷E)匠◇网√0唯:{一P?正%Z版,bI其cE他-都TJ是盗fN版。“

  今日要说的事情,很是重大吗?

  果不其然,女帝毫无停顿,便直接进了挂着巨大的北境地图的那间屋。

  轩辕夜神色之间未有太大异常,然而漆黑的眼微微一眯,心里竟然隐隐有几分期待的感觉。

  女帝也觉得最近的日子很是沉闷,终于忍不住要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了吗?

  进门之后,女帝并未直接开口,而是静静站在地图之前,目光凝然,似在思索,又似在回想着什么。

  良久,她终于微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,才转过头来。

  接下来,按照她一贯的风格,并没有多少拖泥带水,开门见山问道:“这层楼的地图,你们该都看过了吧?这幅,便是北境全貌。”

  轩辕夜只懒懒地点了点头,眸底闪着兴味的光,正在猜测她到底是什么打算。

  女帝目光清明至极,里面看不出任何别的东西,只轻轻道:“不知道你们看着地图的时候,是什么感觉。朕每次看,都觉得……”

  “山河万里,何其壮阔!”

  轩辕夜淡淡一挑眉,并没有接话,神情里似对她的话很是不以为然。

  他也是懂得享受山水佳景的妙处,也知道某些地方的壮阔景色会让人心胸为之一扩。但是,女帝的感觉分明和他是不同的。

  他看看则矣,并不会有据为己有的念头。

  段清黎一直垂着目光,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有几分紧张。

  若是估计的不错的话,女帝今日便是要正式和他谈继位之类的事情了。而且是特意来到地图面前,显然也是用心良苦。

  她既是忧心近一步的逼迫终于要到来了,又为自己感觉到几分担忧。

  毕竟,她又不是女帝的孩子,真实处境很是堪忧。而且,女帝和轩辕夜谈话的时候,她基本都是在场的,实在是知道的太多了……

  并没有人觉察到她的小心思,轩辕夜也只是轻轻握着她的手,目光却在地图和女帝之间游移。

  女帝挥手示意之后,三人纷纷落座,屋中四下一片寂静,外面却是有经过高空的风刮过,留下一阵阵的啸音。

  坐定,女帝目光移向地图,兀自解释道:“左端的山脉,是高耸连绵的昆山山脉,亦是北境与左边区域的分界之处。”

  “山脉以左,是什么?”轩辕夜眯眼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路途艰险,少有人去。”

  女帝面无表情回答完他的问题之后,又继续道:“右边的水域,是广袤无垠的东海。海之涯如何,亦无人知晓。”

  二人听她先从北境东西两端说起,不知到底是什么意思,却又觉得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。

  可其实他们知道,虽然制度很像周朝,但其实女帝十几年来,之前都在站稳脚跟努力复仇,之后才是一点一点收服各国。

  将各国皇子请到昆珝来这样的大举动,也只是为收服各国做准备而已。

  大家心里都清楚,身在昆珝之时,不管是谁,都不得不表现出归服。可一旦归国之后会如何,那就说不准了。

  有些国家是已经臣服,有些却是在观望,还有些,则是打定了主意不会改旗易帜的。

  女帝对此,倒是显得很淡然,轩辕夜却觉得不好,以为她要把这样的烂摊子,都交给他来继续处理。

  二人没再说话,只等着她继续讲完。其实大多数时候,和女帝谈话感觉还是不错的,她不怎么拐弯抹角,从来都是直说重点。

  “朕今日带你来此,是为了解释一下,朕的野心,从何而来。为何一定要一统北境?”

  女帝神色平静无波,然而口里所说,却正是他们最想知道的。

  她继续道:“前几日,你似乎不能理解蓝宇之那样的人,野心何来。倒也不怪你,人各有志,就好比同样野心勃勃,朕绝对和他目的不同。”

  段清黎心道,虽然目的不同,但手段却是差不多残酷无情的。只是可怜了这一片大好河山,到底招谁惹谁了?

  然而平心而论,接触久了她倒是觉得,虽然女帝曾有铁血手段,行事又神秘诡异,但其实某些地方,做得比其余帝王好太多了。

  比如,不喜繁文缛节虚浮礼数,对女子并不轻视等等。

  但他们之间仍然有最根本的分歧,几乎说不清到底是谁对谁错。

  可没人会承认是自己错了,也没必要为别人而改变初衷。

  “不管你信或者不信,北境有个至高无上的统治者,要比没有好。朕今日,慢慢向你解释。”

  女帝一边说着,一边目光幽深得看了段清黎一眼。

  她顿时被看得一毛,稍稍低下了头,心里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什么感觉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