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的转冷,也是在预料之中,前些时日早就显出了不少端倪。

  但就算知道昆珝天气就是如此,一年中大半的时间都笼罩在沉沉的寒气之中,轩辕夜还是觉得有些微的惆怅。

  还是不知道,到底什么时候才可能离开此处。

  *…看{:正版¤章N节c上6酷.t匠N网}

  自来到这里之后,在女帝的刻意宽让之下,彼此相安无事并没有爆发什么冲突。

  可越是如此,反而让人心里越是不安。因为先麻痹敌人再出其不意地攻击,他也是常用的。

  他承认,直到现在,还是没有完整而可靠的计划,这是件很让人无奈的事情。

  他心里明白,有时耐心等待时机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虽然等待的过程可能会有些无聊,但总好过莽撞地做出重要的决定。

  一步错,则步步错。

  想通了之后,他还是觉得,现在最有用的,莫过于仔细读读那些书。

  女帝既然让他读书,便有其用意。这几天虽然短暂,他却模糊地感觉到了之前大昌帝国存在的原因。

  只不过,他对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,毫不感兴趣。

  之后的两三天,既没有新的事情,也没有新的消息,他与段清黎,只好在难言的不安之中,继续读书。

  段清黎心里仍然惦记着几个未解的谜题,只是却没有结果罢了。

  关于毒老的下落,她提起之后,轩辕夜不是没问过属下。但既然有女帝的吩咐,他们又怎么会说?

  不说就不说,多防备一点就是了。

  只是,因为突然之间又得知了蓝宇之有关的消息,轩辕夜深深觉得有些计划必须提前了。

  甚至于,他在心里隐隐有些期望蓝宇之能把事情闹得再大一点,那便给了他可能的离开昆珝的理由。

  而且,向女帝表明自己的意图似乎是很蠢的一件事,她定然不会松口,反而会更加警惕。可现在处在她掌控之中,到底该如何是好呢?

  轩辕夜这几日一直在细想这个问题,对自己现在所缺少的东西十分清楚,却没好的办法解决。

  以他的身份行事,受到了颇多限制。另外,到目前为止,他都没表现出某种特别强烈的意图,尤其是在培植自己势力这一点上。

  可以说,根本就是毫无动静。

  这一点,虽然不方便,但也是有其原因的,他现在还没把握能拉拢到忠心不二的手下,也不想自己有个什么计划,就被人泄露了。

  另一方面,女帝也在思考与他类似的问题,却自然是相反的角度。

  他想要离开这里争取自由,她却在想,如何让他彻底应承下来,绝了种种不该有的念头。

  没办法,某些人出生如此,便不得不担负应有的命运!

  而且,能和平解决,就尽量不起冲突。

  女帝不时思索着这个问题,在想自己是不是对他太过仁慈了。

  若是对其他人,可能各种残酷手段都用上了,反正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归附。可是轩辕夜,到底不同。

  毕竟是作为未来的继承人来考虑的,最好是个身心健全的正常人。他脾气太过暴烈,稍有不慎,便容易让他做出错误的决定。

  她深深明白,再柔顺的毛驴,都得顺着毛捋,戗着毛的话,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。

  可是,即便已有意无意拖延了这么久,几乎已过去一个月了,他的改变,却依旧微乎其微,真让人忧心不已。

  是该认真一点了,进度必须加快。

  早点让他熟悉眼下的处境,便能早日实现宏伟目标。

  问清楚他每日都在安心读书之后,这日下午,女帝出人意料的,亲自来到了青云宫。

  这时正是午膳之后刚过不久,段清黎他们二人有几分醺然的困意,毕竟连着几日苦读,实在是熬人得很。

  但他们只是小憩了一会,便再度跳进了深不见底的书海之中,继续遨游。轩辕夜一手揉着眼叹道:“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……”

  段清黎瘪瘪嘴呼出一口浊气,除了医书之外,她从未一口气看如此多的书。关键是,看了还得记下来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用到。

  实际上,她没看多少本书,但自觉已受到颇深的影响,对世界了解得多了,思维、想法,都在悄然之中变化了。

  她轻轻点着头,一边继续安静地看书,只偶尔觉得眼睛有些累罢了。

  渐渐他们便也不再说话,只有书页翻动的轻轻声响。

  女帝并不知晓他们到底在哪层楼上面,但她既是高手,便可以感觉到活人的气息,是以不多时,便循着气息上到了三楼。

  她脚步向来轻盈无声,但屋中并无人声,显然是在认真读书。心里倒是微有几分好笑,虽然让他来读书是对他好,却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认真地执行下去。

  静立在楼梯口处,她未多加考虑,便不再掩饰自己的气息。顿时,一阵强大的威压爆发出来,即便是不通武功之人,也会骤然一阵心惊。

  沉浸在书中的两人,此时皆是一惊,不约而同抬起头来。

  轩辕夜心神一凛,震惊之中急速思索着,转瞬便低声道:“女帝……”

  她是亲自过来了?

  不知为何,他直觉告诉他,除了女帝,不会再有别的人现在到这里来了。

  因为,他的身边到处都有暗卫,他平时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。如果来的是敌人,不会毫无动静。

  段清黎骤然一惊之后,听他这么一说,随即心神安稳很多,却也放下了书卷,疑惑道:“她来了吗?为何而来?”

  轩辕夜摇摇头,却缓缓起身道:“走吧,一定是有事要说。”

  这一瞬间,他心里无端又划过一丝奇异的自得感。女帝是亲自过来,而不是喊他去觐见?

  不过么,她显露出自身气息,到底是叫他去见她的意思。

  两人出门后,沿着走廊直走,转过一个弯,一眼便瞧见了走廊尽头处站着的清俊挺拔的人影。

  隔了数丈望去,女帝站在半明半暗之中,晦暗的光线倒将她脸上的表情遮掩去了几分。可那冷澈双眸,却依然似能穿透所有烟尘一般,直直朝他们望过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