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此番东行,任务该是艰巨,辛苦你了。”

  轩辕夜尽量让语气听起来真诚和善些,实际上他是极其不喜欢这些客套的话。但这一次,却是有几分真心的意味。

  因为就他所知,既然是女帝身边的人,一般没犯什么错误的话,是不会来接这种任务的。毕竟,是个苦差事的可能性,还是很大的。

  不过,也从侧面反映了,女帝对灵钧的事,还算是很在意的。

  最起码,这个表态,轩辕夜还算满意。

  至于效果如何,那便是以后的事了。

  玄白面皮有些微黑,眸子亦是黑得透亮,却反而越发衬出牙色之白。

  他闻言轻轻一笑,露出了几分白牙,微微垂首应道:“多谢殿下,属下定当全力以赴。”

  段清黎发觉,女帝身边的人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说话的时候并不很急促,语气虽然沉静和婉,但却给人一种掷地有声的感觉。

  或许这就是骨子里有自信的缘故。

  她忽然又觉得很迷茫,过了这么许久,和女帝接触也不算少了,却是依旧看不清这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虽然她并不怎么喜欢崇华女帝,甚至很有几分恨意,却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连俗家姓名都不为人知的女子,实在要让人称奇。

  临别之际,尽管心里都很是伤感,可面上都渐渐收敛了情绪,免得影响其他人。

  段清黎想了想,低声对段清朗道:“兄长安心处理灵钧的事情吧,我们会料理好这边事情的。”

  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敷衍,也并没有把话说得太满。虽然他们的期望是好的,但未来到底会如何,毕竟是说不准的。

  余下的,再也想不起有什么要说的了。有些事,彼此都心知肚明无需废话。

  轩辕夜沉沉看了看他们,稍稍抬了视线往天边望去,乌云如墨色深浅,风吹之下在天边翻滚着,似要往人头顶上压来。

  他收回目光,定了定心神,在他们期望的眼神里,淡淡开口道:“路上小心,要变天了。”

  T'酷匠~网?正@版;d首T发%D

  随即,他看了陌晚一眼,以目光示意她服从命令,不必再说其余。

  本来意想之中的煽情场面,在刻意的控制之下,似乎并没有发生。

  或者说,很多事到底是不能宣之于口的。

  一阵又一阵大风盘旋着刮过,吹得路旁竖着的旌旗猎猎作响。数百人早已整装待发,立在寒风中一动不动。

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像军队,可大家还是选择了相信他们的实力。以及,一想到这样精锐的人马出动的原因,心又都是提了一提。

  段清朗私底下其实想着,轩辕夜就这样好好待在这里,生活还算安稳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只要他们别太固执,最近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。

  他又想起自己现在却是有更重要的任务,以目光一一作别之后,便微提了声音道:“我走了,都保重。”

  尽管都有几分不舍和担忧,却也阻挡不得,便只好目送一队整齐的人马先行,接着是几匹昆珝产的不怎么高大的马儿随后。

  段清黎目光凝然,朝一行人离去的方向遥遥望去,或许是恍惚了一下,便觉得似乎只是忽然之间,人影子就变得小了很多。

  忽然之间她觉得身上一暖,原来是被轩辕夜往怀里抱紧了几分。他揽着她,目光亦是定在那个方向。

  风一直没停过,天边的乌云翻腾的如惊涛骇浪一般猛烈,不多时天色沉了下来,细碎的雪粒被风挟裹着落了下来。

  渐渐地,人影已小得看不见了。

  轩辕夜捧起她的脸,轻声道:“下雪了。”

  按理来说,已过了这么久,此时已相当于大夏的初春时节,余寒仍然料峭,下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。

  段清黎抿抿嘴,吸了一口冷冽的空气入肺,觉得清醒了许多,应道:“是下雪了,可春天总会来的。我们之后,做什么?”

  颜羽的目光这时候从天边密布的彤云上收回来,亦是轻声说道:“外头太冷,先回去吧。这雪,只怕要下半个月。”

  回宫路上,三人心情仍有几分沉重,可一时间,却又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而情绪低落。

  是对未来的担忧,对蓝宇之的恼怒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?

  尽管都明白,会有这种情绪,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可还是会有一种浑身无力的感觉。

  轩辕夜在想,下雪了之后,会不会耽误他们的行程?没出昆珝之前,一路都是天寒地冻的,却还要赶路,说辛苦,丝毫不为过的。

  回来之后,段清黎趴在铺着华贵绒布的桌上,默默地发呆。今日看见兄长他们回去,无端便勾动了诸多复杂情绪。

 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她也想离开这里,而不是看不见尽头地呆在这里。

  确切地说,是想和他一起离开。

  既已认定了一生良人,便是要一直在一起啊,再苦再难都甘之如饴。

  卿若不离,我便不弃。

  轩辕夜小声地和颜羽讨论了几个问题之后,便过来陪她了。而颜羽,现在则是被妹妹颜落歌缠得紧紧的,好在她很贪睡。

  轩辕夜心情也不是很好,却都敛在心里,不知为何,他无端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,不知从何处而来,却清晰而真实。

  或许只有彻底解决掉蓝宇之,才能让他安心。

  现在,女帝提供了不少助力,这一点很重要。因为他猜测,蓝宇之的背后或许是有什么人,要么就是有不为人知的权势。

  他之前说的不是假话,他是真的很想回灵钧,然后彻底杀死那个疯子。一想到蓝疯子在用某种旁门左道残害无辜生命,他就觉得隐隐愤怒。

  段清黎见他过来,睁了睁眼道:“起得太早,有点困。”

  他薄唇微动,柔声道:“睡会吧,养足精神之后,再来谈接下来做什么。”

  她点头之后,乌黑的眸却看了他片刻,一时间又是思绪乱飞,既觉得现在能陪着他很是庆幸,又想起其他一些事情来。

  女帝有点太过耐心了,本来以为她这段时间的温和态度,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再出手的。

  可现在来看,她若真要出手,他们未必能防范得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