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显露出的轻微而短暂的异样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可段清黎却仍未完全放心下来,只是并未表露出来而已。

  她刚刚说着不饿,但其实已经有些腹饥的感觉了。毕竟已是一个下午没进食了,而且经历的事情也不算少,耗费的精力还是挺多的。

  虽然事情很紧急,可饭还是要吃的,觉也还是要睡的。必须保证有一个良好的状态,才有精力面对接下来的任何事情。

  走回正殿住处稍作休整,不多时便有人送来了饭食,两人已饿了许久,便不再多言语只顾吃饭。

  用完膳之后,事情却还没完,仍然要继续处理。

  夜色已黑沉至伸手不见五指,他们略略商议一下之后,便决定兵分两路,这样也算是进度快一点。

  轩辕夜去和颜羽说今日之事,段清黎则要去找陌晚,她们也是许久未曾认真谈过什么了。

  这次,按照他俩的想法,能离开昆珝,就不再继续呆在这里了。

  虽然灵钧有未知的危险,但也比在这里好。

  路上,段清黎已想好了要如何与陌晚说今日的事。

  她知道,就算这里有危险,就算做不了什么,陌晚还是会默默陪在他们身边。

  不知是江湖人的义气,还是因为属下对主人的忠心。

  F●更~●新‘m最#,快Y上I酷b#匠网w

  其实离开京城久了,在外飘游的时间长了,段清黎对这些倒也不甚在意了,她现在已经很清楚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了。

  大致讲了今日之事,让陌晚明白当下的形势之后,她便道:“我们的意思是,希望你能随他们一起回灵钧去。”

  “不要待在这里了,说不准什么时候灵钧就很危险了,那里需要你,”她顿了顿,又保证一般说道,“我们会尽量找机会离开这里,前往灵钧的。”

  话虽如此,她心里却明白,一旦真到了那样的时候,便意味着局势已经很严重了。

  毕竟,目前看来,和蓝宇之最有深仇大恨的人,就是她和轩辕夜了。所以不知道他会用什么阴邪狠辣的手段来复仇,更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女帝对他的暗中调查。

  陌晚闻言,最初自然是难以置信地皱起了眉眼,随即不假思索道:“为什么要我离开?我不想走……”

  段清黎声音很轻,神态却冷静淡然到不像一个稚龄少女,她劝道:“别争这个,既然命令已经下了,执行就好了。我们已经想通了,这里留再多的人手,也没什么用的。”

  “别以为离开昆珝就安全了,灵钧还潜伏着危机,你离开,是身怀使命的。抓紧收拾一下,明天一早就要准备出发了。”

  语罢,她便转身离开了,只因其实心绪已被不知不觉地牵动,忽然之间感觉到一种久违的离别伤感。

  她心底暗自嘲讽自己,生离死别不是没经历过,真是越活越矫情了啊。

  另一边,轩辕夜也已和颜羽大致谈过了。之所以没有一回来就找到他,是因为这件事和他没什么关系。

  颜羽似乎永远会显得比他们沉稳镇定一点,听闻消息之后,他只是深褐眸中露出沉思的神色,并没有太多惊讶或者担忧。

  他虽然进去过书楼那个地下暗室,但并没有看过所有的书。此时听到轩辕夜他们的推测,略一思索便觉得该是真的。

  或许在几千里外未知的地方,确实已有嗜血的恶魔存在着了。

  要说起来这也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,但他这时并未有太多好主意。第一时间里想到的,保证皇室成员的安危,这一点,大家都能想到。

  思虑了一会,他只道:“事情,可能还没这么简单,他是个聪明人,在不清楚陛下底细的时候,不会与她为敌得太明显。但,又涉及到你们之间的仇怨,就说不准了。”

  轩辕夜也沉沉点了点头,谁会知道疯子是如何想的呢?蓝宇之出人意料之处,实在太多了。

  这一夜宫中无比寂静,不闻人声,只有寒风的呼啸之声断续传来。

  第二天一早,似乎比往日冷了几分。不知是因为起得太早还是错觉,天色似乎异常黯然,隐隐有乌沉的云在天边翻滚着。

  段清黎他们二人,都是已经看过了一些关于昆珝的书的,现在已对这里的天气,算是有了点了解。此时见了这天色,皆是在暗想是否要下大雪了,却没一个人提出来。

  段清朗等人夜间已将路上所需之物准备好了,免得早上起来之后手忙脚乱。

  天不亮,大家便已吃过了早饭,该辞行的辞行,该送别的便要送别。

  可不管是谁,心底都曾有几分恍然如梦的感觉,实在是因为事情发得太过突然了。

  从得知消息到做出迅速回灵钧准备,几乎是在眨眼之间,根本没经过丝毫考虑。不只是轩辕夜如此,段清朗同样也是如此。

  管它消息是真是假,反正既然可能有这样的事,便要早作准备。

  毕竟,谁敢赌真假?

  蓝宇之那样的人,一旦出手,手上是厚腻的鲜血,脚下是无数尸骨。

  一路上大家都很是沉默,没多说几句话。离别的伤感气氛是避免不了的,再加上前方形势危急,没谁能放得下心。

  段清黎晨间穿得够厚了,轩辕夜又给披上了厚厚的雪狐披风,牵着她一起,行了近两里路送别段清朗。

  先出的皇宫宫门,继而还有城门。出了城门之后不久,大家却都是目光忽地一凝,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一瞬。

  黑衣铁甲的人马,整整齐齐列队而站,似在等着他们。

  人不多,只有一百余个,可他们身上森然肃穆的气势,却不容忽视。

  几人看了之后,心里无端放心了不少,这便是女帝派出帮忙的人马。

  一个同样身着黑色长衫的青年朝他们走过来,拱手做礼,自我介绍道:“属下玄白,奉陛下之令,带队随行前往灵钧。”

  很明显,他主要是冲着轩辕夜说的。

  轩辕夜抿了抿唇角,想起了先前看到的官制。比如漆白、墨白这样的名字共有四个,统称为“颠倒黑白”。

  据说是女帝比较信任的几个手下,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