乍一听确实是如段清朗所言,他们对蓝宇之的计划并不是很了解。

  但其实,并不是毫不知情。

  最起码,知道了一部分他的野心和目标,以及可能的手段。

  只是有些时候,知道又如何?某些事到底是防不胜防。

  轩辕夜觉得刚刚说得太急了,急着告诉他最终的结果,却没有详细说清楚之中的细节。

  他沉吟片刻之后便道:“不,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。他不择手段不假,但想要渗进皇权之中,绝非易事,只是在不同的国家,手段不一样罢了。”

  “听女帝说,比如在大夏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傀儡,但是在其他两个国家,皇位继承人不那么好对付,就多管齐下,或是用药物加以控制,或是以其软肋威胁之。”

  段清黎这时插嘴道:“他向来胆大邪戾,手里有决人生死之类的药很正常。而且只要保证解药独家所有,皇室中人,大多不会轻易寻死,只有暂时屈服。”

  她说完之后,却又低敛了眸子,似乎另有忧心之事。

  今日看到书里记述的那些奇诡之事,其中有些便是讲各种奇药的。她大致一看之下,觉得那些药的研制很是麻烦,解药只怕更是麻烦。

  酷)a匠|网ze首b、发a"

  轩辕夜神情亦是有些严肃,比方才还甚。他想了想,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说在前面比较好,多提个醒,便会多有些准备。

  他尽量放低了语气,使得听起来不至于那么沉重,徐徐道:“还有一个问题,之前他悄悄潜进三个国家,是小心翼翼的,所以都是兵不血刃,凡事求的是最省时省力的法子,但是现在……”

  “现在形势变了,昆珝一事之后,那些人既已回去,他便会知晓我的身份,一定会作对到底。他可能还服了某种药物,或者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奇怪的东西……简单来说,他本来就很残暴,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……”

  段清朗深深明白形势之忧急,轻叹一声之后,也低声补充道:“女帝既然已开始对诸国动手了,他便会感到威胁,所以计划可能未必会如以前那般。我若是他的话……先尽力把已有的地盘稳固下来,再去打剩下的江山。”

  “所以,到底还是不能确定他到底会对灵钧如何态度,可能是悄无声息,也可能是血腥杀戮。你们,千万要小心,做好万全准备!”

  段清朗沉沉点头,心里明白这些,但现在心情蓦地低沉,不想说太多。

  两人凝视着他的神情,一时也没再开口说什么,气氛悄然沉寂下去,微风渗进来,吹得烛影轻轻晃动。

  是有点太突然了,让人忽然之间压抑了不少。

  过了没多久,段清黎轻轻开口道:“现在知道还算是好的,我觉得他应该没那么快动手,毕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。而且,他也是谋定而后动的人。”

  段清朗牵了牵嘴角,所想却是其余的事,苦笑道:“希望我能赶得及,另外,陛下派的什么人?有时加派人手反而无益。”

  意见不合或者贪功导致的争扯,实在太常见了,因此延误诸多机会,做出错误决定,也是常有的事。

  轩辕夜经历过沙场,十分明白同一队人马只能有一个主帅的道理,也理解他的担忧。

  可莫名其妙的,他就是相信,女帝的人,可能不会那么做。

  他宽慰道:“别想太多,毕竟只是辅助之用,另外女帝另有人手在外查这件事,或许到时候你们会互相帮忙。”

  段清朗道:“但愿陛下的人手,都是与众不同的吧。”

  轩辕夜又想了一会,觉得暂时没什么事要说了,便道:“暂时没事了,你今晚早点睡,明日一早就得起,等到女帝派的人之后,就该出发了。”

  他声音虽轻,但听着却有一种淡淡的惆怅意味。

  可不过须臾,他又轻轻一笑,似乎终于有了个完美的理由让这货离开这里了。

  段清朗点点头,心底虽然忧急,却清楚必须休息好这个道理。归途尚且迢迢,现在就算再如何心急如焚,没归国之前,也是没多大用处的。

  轩辕夜也点头,低低道:“我们先去忙自己的了。”

  他牵着段清黎的手走出去,一路上不自觉地看了她好几次,目光清澈却又大有深意。

  两三次之后,尽管回廊之中光线昏暗迷离,她还是觉察到了异样,一边小步走着,一边抬头疑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她眉头轻拧,视线在他脸上盘亘良久,似乎看出了点什么端倪。

  他,是在想着,借着这个机会,正好让她也离开这里?

  轩辕夜极轻地抿了抿唇,移开目光看着前方,问道:“没什么,饿了么?刚刚回来的时候吩咐人做了饭,现在应该差不多好了。”

  段清黎狐疑地又看了他两眼,之后才挪开眼,口里含混地应道:“不怎么饿,随便吧。”

  轩辕夜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,又将她的手握紧了几分。走动之中,感觉到寒凉的夜风不断带着寒气在身边涌动,便又伸手紧了紧她的衣领。

  他刚刚,确实是在想,能不能借此次他们离开昆珝的机会,让她也离开这里?

  实际上,某种程度来说,她确实是一种束缚。

  因为她在身边,他有很多大胆的计划,便不能实施。

  大胆,便意味着危险。

  虽然风险很高,但兵行险招的话,成功的可能还是很大的。

  如果她不在这里的话,他大可以计划一番之后,再放手一搏,未必摆脱不了束缚。过程虽然可能艰难曲折了一点,但结局一定会是他想要的。

  可仔细想了想之后,他又觉得巨大的不安和恐惧,从心底蒸腾而起。

  呵,他发现,不管她在哪里,他都不能完全放下心的。有一种牵挂,带着淡淡的忧伤,可想起来的时候,却是甜蜜的。

  在昆珝,时时担心女帝会不会对她如何;回灵钧的话,那个疯子本来就极其痛恨她,此番可能会变本加厉,便是更让人担忧了。

  两相比较之下,还是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好了。

  就算有潜在的危险,但好歹两人是在一起的。身在一起,心也在一起,不会变的。

  同甘共苦,未尝不美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