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候外面夜色已十分浓重了,加之天色一直很是阴沉,便压得宫中各处亮起的灯盏都似模糊了许多。

  一路紧赶慢赶,回到住处也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了。

  见他们行色匆匆,携裹着寒风冲进门来,段清朗只觉得十分意外。

  乍一看这架势像是入室抢劫,可仔细一看,便能见到他们神情里隐隐的焦急忧虑之色。

  虽然感觉很久没见面了,但其实不过两三天而已,却不知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让他们如此神情。

  段清朗便站起身,疑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他隐隐有种奇怪的不安感觉。

  轩辕夜进来之后,反手关上了门,段清黎已朝前走了几步,口里急急道:“确实是有些事情,关于蓝宇之的……”

  她刚一说到这里,段清朗便睁大了眼,下意识地反问道:“什么?他又做了什么?”

  段清黎一想到蓝宇之可能会对灵钧下手,心里无端也很是烦忧,谁想看着一片安宁富饶之地,无缘无故飞来横祸呢?

  可这件事说来话长,她轻轻拧了眉准备捡最要紧的说了。

  轩辕夜这时已大步走过来,一边道:“简单来讲,他不仅活着,甚至还活得异常邪恶,而且刚刚得到消息,他很可能会去祸害灵钧。”

  闻言段清朗神情立时紧了几分,眼中流露出罕见的恨意。

  能让他生出恨意的人并不多,蓝宇之便是一个。他还记着去年冬末的那一次,随行护卫遭遇无辜杀戮,抛尸荒野。

  他们自然都是对蓝宇之又怒又恨,只可惜复仇的计划,全然被女帝打乱了。昆珝一行,扰乱了太多东西。

  没等他问什么,轩辕夜已接着解释道: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他潜伏在哪里,只知道灵钧极有可能会有危险。”

  段清朗也道: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我倒觉得是真有可能,毕竟我和他虽然没有正面为敌,也差不多了。”

  段清黎看了看四周,觉得似乎有什么不习惯,仔细一想才发觉是因为这次谈话的时候,颜羽没在这里。

  唔,这次是灵钧的事,好像是和他没什么关系。现在他整天陪着宝贝妹妹,明天再告诉他也不迟。

  须臾的沉寂之后,段清朗皱眉道:“我得回去了。”

  匆忙之中,两人都没还来得及落座,段清黎点头道:“对,女帝还说会派点人手过去。”

  轩辕夜已手脚麻利地提起桌上茶壶,倒了一盏热茶,递给段清黎的同时,一边道:“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大的迹象,却万万不可掉以轻心,今日她还告诉我们……”

  他兀自缓缓坐下,给自己倒了杯茶,喝了一大口之后说道:“哎,今天发生了太多事,倒着来说吧。”

  “女帝说她早已注意到蓝宇之了,并且推断他的野心是吞并诸国。拿大夏举个例子,先前没来昆珝之前,一切对他来说,还算正常。只要能收拾掉我,轩辕陵就能成功继位,做一个合格的傀儡。”

  段清朗点点头,很明白这一点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,示意他快讲。

  轩辕夜于是又继续道:“他这个人,旁门左道的手段太多了。除了大夏之外,他还在宁澜、东胜两个国家站住了脚。我不知道做到什么程度了,但总之不是什么易事。”

  段清朗回想了一下蓝宇之的形貌,不能置信似的自语道:“他好像没多大年纪吧?怎么能……”

  轩辕夜摇摇头,他也不知道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附和着低声道:“或许有别的什么机缘吧。”

  段清黎因为学医的缘故,对各类奇药惦记得颇深,这时终于能插得上话,便道:“今天我们在青云宫发现了一些记载奇闻异物的书,里面提到了两种禁药。”

  “一种是有助于提升功力的燃魂,这个大家先前就知道了。另一种药,无常,却都没见过,它的效果有点复杂,又很恐怖。所以我觉得灵钧,还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……”

  段清朗抬起眸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脑里却在想,这类的东西,一定邪恶非常,真不知道为何世上有如此多丧心病狂之人。

  轩辕夜没打断她,凝神细听之中,又暗暗地叹了口气。

  有理智的疯子,真是太可怕了。

  段清黎言简意赅解释道:“据说它能重伤垂死的人重焕生机,但后果是心智渐失,容易为人摆布,甘做傀儡。而且此后必须以血为食,可谓邪狞至极。”

  闻言,段清朗发出“呵”的一声嗤笑,不知是震叹还是鄙视。

  轩辕夜接道:“我觉得,某些意志极坚的人,或许能抵御得了对心智的影响。也就是说,他们变强的同时,还是有理智的。”

  段清黎不自觉地皱紧眉头,随便想想就觉得很让人烦忧。这种人,说得不就是蓝宇之么?

  g"酷匠K网永y久F免费x:看小S说{

  段清朗以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,断续地问道:“你是说,他……还有……”

  他忽然想起某些几乎要被遗忘的事情,脑中似有一道闪电劈下,不由得“嘶”了一声,无比震惊。

  下一刻他语气急切问道:“之前江湖里许多高手无端被杀,难道是因为……?”

  轩辕夜无奈又沉重地点头,应道:“虽然我们没有亲眼看到,也不能确定,但还是觉得,事实就是想的那样。”

  段清黎插嘴道:“否则,他为什么无缘无故杀那么多人?”

  一提到滥杀无辜,她又有几分烦闷恼怒了。

  不管什么人,毫无节制的杀戮,总是不对的。

  呵,真希望有一天世界倒转,让那些人也尝尝任人宰割的滋味。

  段清朗绷直的脊背慢慢松弛了几分,垂下眸细想了一会,已无比清楚灵钧可能面临的危机了。

  这次,到底是和先前不一样的吧?

  之前,从来没听说过蓝宇之还有这样的底牌。

  而且,他始终不能理解,为何世上会有这样越来越邪戾阴森的人。

  他沉重地呼出一口气之后,抬头问道:“现在回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来得及,而且,我们对他的计划,可谓一无所知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