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始终在回想着那日和蓝宇之的谈话,那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,似乎确实是很有称霸诸国的意思。

  只是,这件事明明是在预料之中了,他却还是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。

  不管怎么说,如此庞大的野心,他实在不能理解。

  而且,这成事的手段,有点太诡异了。关键问题是,未必真能成功啊。

  除非,把整个皇室都变成自己的傀儡,甚至还包括满朝文武。

  他又凝眉细想了想,思索起蓝宇之是如何在大夏实施计划的。

  大夏皇帝对轩辕陵极好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立储,其实也是一件好事。

  这样的话,选择扶持谁,已是一目了然。

  被选中的人,不仅要有势力根基,最好性格能易于摆布,免得多生波折。

  轩辕陵,真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女帝一语毕后,气氛便陷入沉寂之中,他们都在暗自思索。

  大致想通了之后,轩辕夜心里忽然又有了新的疑问,女帝说她名正言顺,是因为旧日帝国的血脉?那么她,现在又进展到了哪里?

  段清黎这时则是想着,某种意义上来说,蓝宇之也是女帝的威胁吧?那是不是会出手处理掉他?

  毕竟是个隐藏的梦魇,早点结束吧。

  女帝见他们神情渐渐由疑惑转为平静的期待,便继续道:“他既已潜伏了这么久,背后的势力便不是你所能比的。之前的局面,也算是正常。”

  轩辕夜犹记得蓝宇之那时候说过的,他就算死了,对他的计划也毫无影响。计划一旦开始,便不会停止。

  是以,他问道:“他背后是否还有什么人?这样的野心,他是主使吗?”

  女帝沉默着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不知道,朕不知他背后是否会牵扯出什么来。”

  二人这时都已明白了。

  先前他们还在疑惑,她既然知道蓝宇之的存在,而且还有所了解,为何不早日除了他?

  原来是在等待,等他露出更多的秘密吗?

  问题在于,是否会等同于放虎归山?

  轩辕夜便问:“那现在,是放任他做什么?”

  女帝定定看着他,不以他的语气为忤,反而耐心解释:“你该知道,有些事不是一厢情愿就能做成的,尤其是他那种做法,实在不稳妥。”

  蓝宇之背后的疑点还是颇多啊,让人疑窦丛生。段清黎这么想着的时候,似乎能隐隐明白了女帝的意图。

  轩辕夜觉得,女帝自然不会放任那样的祸害,却也没看得太重要。然而,她又想知道背后还有没有什么,所以便看似不瘟不火的。

  “他暂时还没重要到需要朕时时挂心的地步,再者,相距太远,消息未必及时准确……”她沉吟片刻之后,终于说了出来,“除了大夏,他所选择的国家,其实也并不是那么轻易屈服的。”

  那临海的两国,贸易往来,商业繁华,自然和上位者的才能是分不开的。就算他能巧妙借用他们国内的矛盾坐收渔利,却也未必稳妥。

  毕竟,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。

  轩辕夜却是又想起了那名为无常的药,语气不由得一急,说道:“他用那些药,不知能造出多少恐怖的傀儡,难道不该早点清除隐患?”

  因为,已经有那么多无辜的人惨遭毒手了,却还要有人为虎作伥。

  女帝嘴角动了动,想要说什么,最终却改了口,尽力语气平和道:“不能急于一时,朕早就派人调查此事,只是难在线索繁琐,跨度太大。”

  “另外,派出去的人,到底不可能太多,所以绝不会以硬碰硬,该等的时候必须要等。”

  尽管她话是这么说,可轩辕夜还是有一种一切都很模糊的感觉,毕竟不是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  女帝得到的情报到底是什么内容,详细到什么地步,他并不知道多少,难免会有些急躁不安。

  段清黎蹙着眉暗想,女帝的风格,还真是谋定而后动。

  或者说,站得越高,做决定的时候,便越是小心谨慎。毕竟,可能某一步走错,后果便会很严重。

  Y酷%匠?e网¤永久T免费1看☆4小jF说b"

  她现在,也只能期待女帝不会放任那样的祸害存在了。

  轩辕夜暗暗呼出一口气,暂时压抑了急躁之气,问得更详细了些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的?他最近有什么动静?”

  女帝很能理解他的急切心情,因为是死敌嘛,格外关注而且急着解决,是很正常的事。所以,她倒也不掩饰什么,告诉他:“朕能注意到他,也是机缘巧合,不过一年多点而已。”

  “最新的消息,已是三个月以前了,毕竟路途遥远。他接下来的目标,似乎是灵钧?他曾在那里出现过。”

  闻言,二人都有几分震惊了。

  随即转念一想,按照地域分布来说,临海的两国和大夏本来就比较近,他是在某处站稳脚跟之后,一步一步扩展的。

  灵钧距离大夏也是不远,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,是很有可能的。

  轩辕夜却又想到,或许因为他们和灵钧走得比较近,所以蓝宇之此举可能是有几分迁怒的意味。

  但这个消息,不论真假,都已经足够震悚了。

  他急问道:“当真?”

  女帝悠悠反问:“你觉得呢?”

  轩辕夜便不再说话,神情里已满是端庄肃然,暗想现在是否还能不能来得及?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不知蓝宇之进展如何了。

  可这样的事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还是早作准备的好。

  一念及此,他已站起身来,段清黎几乎同时随他一起站起来。

  他道:“这事如此重要,必须告诉他们。”

  女帝心思通透,立时道:“打算叫你那个朋友回去?明日,朕派些人手随行,以防万一。”

  尽管她也不能确定潜伏着的危险发展到了什么程度,却不会太掉以轻心。

  轩辕夜闻言也放心了些,女帝对这些事并不是漠然,只是似乎有自己的打算而已。

  他只点了下头,便同段清黎一起准备赶回先前的住处。

  路上沉默了许久之后,二人才开始小声交谈起来。

  段清黎宽慰道:“就算他再如何猖狂,终究是邪不胜正的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