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话说到这里,已是足够让人震惊了。

  轩辕夜和段清黎都有几分难以置信,彼此对望了一眼,却仍然不能确信女帝是什么意思。

  但他们听得清楚明白,女帝就是在说,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。

  也就是说,女帝知道蓝宇之的存在,甚至还知道他做了哪些事?

  这么一想,无端便有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压抑下了这种不舒服的的感觉之后,轩辕夜皱眉急急问道:“什么意思?你怎么会知道他做了什么?”

  最关键的是,居然如此态度漠然。

  女帝拿幽深的漆黑眸子,静静地看了他一眼之后,解释道:“就是你以为的意思。”

  “至于朕如何知道他的事,很奇怪吗?你的所有底细,朕都清楚,包括你的仇人。”

  话虽如此说,她漂亮精致的凤眸却微微敛了敛,显然也想起了什么事。

  她在想,若是真任由那个人这般下去,将来必然会有灾祸,好在早已派人去彻查了,却是因为距离太远没什么消息传回来。

  轩辕夜又问道:“你说的是蓝宇之吗?是不是他!他到底想做什么?”

  女帝轻轻挥了挥手,便有人过来撤走了她面前简约典雅的餐盘,露出了压在下面的华丽桌布。

  满室泛着橘黄的灯光中,她就这样端然坐着,神情变得无波无澜,却又多了些严肃意味。

  轩辕夜知道,她大概是有什么事要讲了。

  段清黎虽然也因这个消息有了不好的预感,同样心急着知道,此时却不得不耐心等待。

  她不得不承认,女帝的手段和能力,远超他们的想象。

  “名字,只不过是个代号罢了。不管他叫什么,人是不会变的。”

  出乎意料的,女帝开口的第一句话,居然算是否认了轩辕夜的说法。

  闻言,二人轻一皱眉,隐隐体会到了其中深意。按照蓝宇之的秉性,那般习惯各种伪装,难道是又换了个名字?

  但换了又如何,女帝说的不错,人反正是不会变的。

 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  轩辕夜从未如此时这般认真过,略一细想之后,又问道:“这里有多少关于他的情报?”

  女帝沉静地看着他,轻轻挑唇道:“这件事,有一分棘手,朕本不想现在就同你说这些,不想你既然已找到了……”

  轩辕夜觉得这纯属偶然,看了那些神奇之事又想到蓝宇之,实在是因为对以前发生的事印象太深,未曾放弃对他的关注而已。

  此时,他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。虽然他和女帝说话时依旧语气随便,可这次谈话已可谓是气氛最平静的了。

  在他们迫切的目光之中,女帝没多拖延,便道:“很多事情你不知道,也是正常,因为他并不是孤军奋战。此人野心和胆量之大,让朕都为之惊讶。”

  她语气很是平静,然而惊讶这种话,由向来镇静淡漠的她嘴里说出来,给人的感觉到底还是不一样的。

  √S酷…匠;网永7/久(免费B看I|小说U

  轩辕夜这时反而心情如冷却了一般,已沉静了许多。因为看女帝的态度,事情分明和他想的还是不一样的。

  换句话说,他之前可能还是太天真了,没想那么多。

  他不再问什么,只耐心等着女帝说完。

  “真说起来,他也是个难得的奇才,只是路有些不正罢了。朕不知,你对他了解多少,索性全部说了吧。”

  “关于他的出身,朕尚未查清楚,但能肯定的是,可能是某国的没落皇族后裔,在各国间辗转多年,周旋于王公贵胄之间。至于代国太子的身份,那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国,不提也罢。”

  听到这里,轩辕夜早已完全确定,他们说的就是一个人,却不能理解,女帝为何会对千里之外的一个人如此感兴趣?

  “你怎么能注意到他?”

  女帝极淡地看他一眼,回道:“第三个,大夏是他落脚的第三个国家。之前的两国,也用类似的手段,不显不露地搀和进了皇权之中。”

  轩辕夜疑惑道:“在大夏,他意图将轩辕陵当做傀儡。可问题是,一旦傀儡失势,他岂不是功亏一篑?”

  毕竟,强行渗入其他国家,这样的法子并不稳固。

  段清黎也是暗自疑惑,头一次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接了口道:“那他在其他国家,又是用的什么法子?未必每个国家都有合适的傀儡。”

  可以说,各国的基本情况都是不同的,并不能混为一谈。

  但正是如此,能迅速摸清楚各国高层势力关系的分布情况,并且想好对策再加以实施,确实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。

  女帝微有几分赞许地点点头,满意于他们的疑惑,随后,不徐不疾解释道:“首先要知道,你,对他而言,是个真正的意外。”

  她目光灼灼地看着轩辕夜,他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。

  确实如此,蓝宇之必然没预料到他的身份,然后,便也没想过傀儡被取代甚至杀死的可能。

  “然后,如果愿意寻找,总有合适的傀儡。”

  她简单地回答完了他的问题,又眼神一转,看向段清黎,说道:“再说如何得手,这便是他的过人之处。”

  “朕从未见过他那般胆大,敢于尝试各种近乎传说的手段的。包括你们已经知道的那两种药,被禁之后,渐渐无人知道如何使用,他却敢用。”

  “除此之外,他既然冷酷无情,便不择手段,蛊虫、迷药之类的旁门左道,层出不穷。”

  段清黎听得一阵默然,想想也就释然了。蓝宇之那样的人,确实是会做出这些事情的。

  不过,这类的做法失败的可能性很大,稍不小心便会把自己玩死。

  轩辕夜想了想之后,不再纠结他如何做到的,却问:“他这样,到底是想做什么?”

  到底是什么样的野心?称霸诸国?

  女帝扬了扬唇角,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笑,语气却已有些微冷:“朕之前的做法,和他类似,却要名正言顺许多。”

  “野心么?便是先攻占各国,渐渐稳住脚跟之后,便可一统北境了。”女帝笑意通透,一派“明白了吧”的眼神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