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着地上出现的一个黑乎乎的大洞,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,接着又仔细观察着那突然出现的洞口。

  轩辕夜停下脚步,沉吟道:“如果先前不知道这样一个地方的存在,我现在必然很是谨慎。可既然都说过了会有这类的地方……”

  段清黎知道既已寻找了这么久,他很有下去一探究竟的念头,但颜羽那天也说了,只要不乱动的话,是不会有机关的。

  这时候她却有点不明白了,这个机关,指的是危险的那种,还是正常的呢?

  还是稳妥为好。

  她道:“先别下去,试探一下再说吧。”

  “下面黑乎乎的,好像是有楼梯。”轩辕夜伸头看了一眼,然后告诉她。

  段清黎也走上前几步,却不敢走得太近,现在他们对下面的情况可谓一无所知,哪敢贸然行动?

  他思考了片刻,面上露出几分果决,大步朝前走去,轻声道:“这里从来都人迹罕至,又没有什么珍宝,想设陷阱之类的,还不至于如此费事。”

  他走近那个半丈有余宽的洞,仔细朝里面看了看,穷极目力却也什么都没看见。他自己一边看着,又对她道:“找些夜明珠来。”

  此处甚是奇特,因为书多,灯烛之类的用得就少,夜间也不准有人在书楼里。即便平日,也没什么人过来,可偏偏,这里备了不少夜明珠。

  他还没说的时候,她已去某书架下面的柜子找东西了。

  _(更)e新.最“b快c上酷/匠*v网◎T

  本就有装着夜明珠的风灯,嵌在墙壁边上,她垫脚取下一盏,又小心地往里多放了几颗,提了过来。

  轩辕夜接过之后,往里照了照,映出一串略显狭窄的楼梯。

  他随即转头道:“我先下去看看。”

  她虽然有些担心,但细细一想,若有什么问题他应该能对付得了,便又听话的点点头。

  其实轩辕夜心里微奇,一般来说,地道入口之类的地方,不都是方的吗?而且都贴着墙壁,几时见过摆在正中还是圆形的了?

  但往下走了几步之后,他便发现,似乎是自己错了。这楼梯的两侧,都是散发着寒气的墙壁。

  越往下走,他心里便越是明白,这下面的墙壁十分之后,因为要承受整座建筑的重量,所以若要在下面开辟出一个空间,便不得不考虑承重问题。

  段清黎在上面等了一会儿,便喊道:“怎么样了?发现了什么?”

  轩辕夜应道:“没什么,下来吧。”

  他说着,一边返身上去接应她。

  她小心地一步步踏下来,看见了黑暗之中的一团莹莹清光。那双流光溢彩的墨黑双瞳,以及光线映衬之下格外清俊含笑的脸庞,让她心里突地一跳。

  轩辕夜牵了她的手,一前一后地慢慢往下面走去,轻声道:“这里构造真是复杂,我猜我们头顶上,就是机关运转的地方之一。”

  段清黎对机关在哪里并不感兴趣,这般探索未知的黑暗领域,让她觉得既有几分恐惧,又有些莫名的兴奋,似乎有什么谜底即将被揭开了。

  被他牵着手,让她无端安心了不少。

  两人脚步声极轻,声音却还是一圈圈在底下回荡着。

  没过多久,一转之后走上平地,二人视野里出现了一片光线,虽然并不很强烈,却也让人来了几分精神。

  他们缓了脚步仔细看了看,他判断道:“不会是有人,上面的机关最近没被动过。”

  她应道:“可能是放置在此的夜明珠。”

  很快那片光近到眼前,便觉得比远看亮多了,果然是几颗嵌在墙中的夜明珠所发出。

  而这里的空间,似乎也比他们想象之中的要小多了。前面已再无通路,只剩墙壁,真正放书的地方,便只有方圆丈许。

  轩辕夜略略一瞧,啧了一声,感叹道:“这样的金墙玉璧,真是奢侈……”

  段清黎左顾右盼之中,嘟囔道:“昆珝本来就盛产金玉,不算什么的……”

  呐,多看书还是有好处的嘛。

  因为空间狭小,书架便是直接安置在两边墙上的,书似乎也并不很多,毕竟是秘密之地。

  轩辕夜将风灯放在地上,伸手准备去拿本书过来瞧瞧,却被她喝止:“别碰!”

  他回眸见她神色紧张,微微一笑:“还惦记着那本书?”

  她点点头,确实是还记得毒老的那本满是毒的书,幸好没人翻过。所以在这里,也还是小心为好。

  他好笑地脱了外衫包在手上:“这样可以了吧?”

  他只是略略一翻,觉得看不出个什么,一个个生僻至极的词从眼前闪过。但他看不下去的最主要原因是,这里的光线和气氛实在是让人想骂娘。

  这些书依然是用兽皮制成,一丝特殊的气味也没有,应该是正常的。

  他将外衫展开,把这不多的书都裹了起来,心满意足道:“上去吧。”

  段清黎拾起风灯,走在他前面几步照路。

  原路返回之后,远离了那圆洞一定范围,三瓣金质地板又慢慢合上了。

  也没人多看一眼,这时注意力都在带出来的书上面。

  段清黎暗自观察一番之后,终于确定这些书都是正常的,无需担心什么。

  轩辕夜窝在垫着浓密兽皮的宽大椅中,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。

  颜羽果然说得不错,这些书大多记的都是一些怪力乱神或者稀奇古怪之事。

  段清黎也拿了一本看,越看越是皱眉,既觉得稀奇,又暗暗评价为无稽之谈。

  毕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,有点太匪夷所思了。

  这些书大多是一本一事,力图讲得清楚明白,或者叙其实例。

  忽然之间,轩辕夜坐直了身子,显出几分认真来。

  段清黎惊疑地看了他一眼,发觉他很是聚精会神,表情却由不足为信变得有些惊奇。

  是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?

  轩辕夜以手点着书页,免得自己一不小心看花了眼。

  虽然书依然是昆珝语写就,他却看得毫不费力,是以也清楚地明白那字字句句是什么意思。

  这本书,讲的是武林中多年前的禁药之一“燃魂”。

  他记性颇佳,自然记得许久以前,颜羽同他说起过这些。

  可而今再仔细看,了解得更详细之后,便有几分心惊。

  一张狰狞的面容,忽然出现在他脑海里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