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他旺盛的好奇心,段清黎只能表示很无奈,并没有加以阻止。

  有些人天性就是如此,越是不能做的事情,就越想试试看。

  越阻止,他就越感兴趣。

  想来也是,在这里的时日真的挺无聊的,而且有点劳神费力。

  所以,她观察了他一会儿之后,反而鼓励道:“你去找吧,说不定能找到呢。”

  轩辕夜猛然直身站了起来,神情虽然平静镇定,却把她吓了一跳。

  他呵呵笑道:“好想直接去找她问清楚……”

  如果真有那样的地方,女帝一定再清楚不过,直接去问就行了。

  可是,他不想问。没什么原因,就是不想问。

  他似乎已想到了什么,正准备去一探究竟,叮嘱她道:“我去找找看咯,你要不要一起?或者待在这里别乱走。”

  他们的生活很是诡异,明明是有极其响亮的名号,但身边服侍的人却极少,大多数时候甚至没有,实在是因为都不喜欢被打扰。

  最奇怪的还是段清黎,现在无名无分,却和他形影不离,弄得昆珝的人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是好,只好称为姑娘。

  段清黎也笑,却笑得有几分奸诈:“你先自己去找吧,有发现的时候,再喊我。”

  对于这种看不到什么结果的事,她是很懒的。

  轩辕夜其实也并没有多少把握,但去寻找隐秘的东西,总要比干坐着读书有意思多了。

  他不再说什么,便进到第一层楼第一间屋子里,开始仔细寻找蛛丝马迹。

  在他的印象之中,如果这里能藏着什么看不见的地方,便只有墙壁之中、书架后面、地板之下和头顶上了。

  把这些地方挨个寻找一遍,好歹能发现些什么。

  足足过去了近一个时辰,段清黎从书卷中抬起头来,揉了揉眼睛之后忽然意识到,世界似乎寂静了很久。

  咦,那个家伙一点动静都没有,进展如何了?

  她脚步极轻地来到走廊上,却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间屋里,只好唤道:“你在哪?找得怎么样了?”

  此时,某间屋中,轩辕夜看着面前的棋盘,正在凝神细想之中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,移开所有沉重的书架之后,他终于有了一点发现,但看似毫不相关。

  这间屋子的三面墙上,都画着一张棋盘,黑底白线,显眼至极。棋盘上已有黑白两色的棋子,却都是一副待收拾的残局。

  刚一见到这几幅棋局,他惊喜之余,并没有多少把握,毕竟他棋艺并非顶尖,因为不经常下,也未和人比试过。

  不过,他到底是聪明过人的,思索之后,已连解两局,只剩这最后一个残局了。

  如果落子正确的话,便会传来咔哒的清脆响声,像是某处机关运转的声音,使得他对这里隐藏着一个秘密空间深信不疑。

  但是这最后一局,他却苦思良久,都未敢落子。

  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

  又听得她喊了自己几声,他这才回过神来,却是不知到底已过了多久了。然而却又不愿意让她担心,只好应了声,目光仍然离不开那漆黑到肃穆的棋盘。

  段清黎听到回应之后,便循声过来,刚一进门便忍不住挑眉,这屋子被糟蹋成什么样了,书架放得乱七八糟,看起来真够杂乱无章的。

  第一眼没看到他,仔细找了找发现他在某个书架后面盘腿坐着,一瞬不瞬地盯着墙壁。

  见到棋盘,段清黎也是惊异地咦了声,心竟然跳快了几分,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期待。

 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那棋局,见上面不知以何手法嵌着棋子,竟然不会掉下来。她粗略一观,也知道这局不是好解的。

  轩辕夜看她一眼之后,目光又落了回去,轻声道:“这是最后一局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你要不要也看看?”

  她连连摇头:“不要,我棋艺很臭,不献丑了。”

  他脸上浮起一层笑意,悠然道:“其实我是想到了些办法的,只是……”

  眉心微蹙,带了些无奈意味开口,他伸手指指点点:“这颗子,如果是白的就好了,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”

  她朝棋盘看去,因为这里没人告知他们要如何,所以她并不觉得很严肃,开玩笑一般道:“把它抠下来,换成白的。”

  轩辕夜眨着眼定定看着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片刻之后,他又移开目光,坐起身来,一边舒活着筋骨,一边道:“好,置之死地而后生!”

  段清黎有几分讶然,她只是随口一说的,并没当真,可他似乎当真了。

  转念一想,也无妨,反正是尝试而已。

  轩辕夜站到跟前,边动手边解释道:“此子为白,则白子陷入包围却生机不绝,但这时黑子又顾及不到此处,必须放弃防守。白子,便可渐渐反守为攻!”

  段清黎觉得这话很是高深,半知半解地点点头,看着他以尖长指甲要把那个黑子弄出来。

  她疑惑问道:“这棋盘怎么弄上去的?”

  轩辕夜吸了口气手上用力,一边回道:“不知道,开始以为是磁石,然后发现像是有机关在后面。”

  不管再如何用力,棋子都岿然不动,反而是指甲很有折断的危险。

  他眉头一拧,伸出拇指狠狠一按,竟然生生将那颗黑子按了下去!

  似乎轻微的金属物件转动的声音传来。

  二人都是眼里一奇,轩辕夜犹豫一瞬之后,拈起被吸附在磁质棋盘旁边的最后一枚白子,放到了刚刚出现的这个空洞里。

  静了片刻,两人都屏气凝神,忽然有清脆的咔咔声响起,有什么东西摩擦过地毯,接着便是一片寂静。

  酷$A匠r@网4首W发bc

  然后,什么特别的场景都没看见……

  轩辕夜挠了挠脑袋,回想了一下这里的一切,走上前去将放在屋中间碍事的书架一个个挪开。

  他又尽力将地毯卷起来,至于扯倒了书架,管它呢。

  地毯下的石质地板中央,清晰无比地露出一个三瓣组成的圆,表面金光闪闪的,材质非同一般。

  段清黎已是不知说什么好,这么误打误撞的,也行?

  轩辕夜也觉得事情微有几分诡异,却是上前几步。

  未近到跟前,那个圆形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,三片金属砖石一片片缩了进去,渐渐露出一个圆形的洞口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