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到这副地图之后,段清黎下意识地以为整个北境都是女帝的统治范围,但随即转念一想,其实并不是这样,尚有许多东西不清不楚的呢。

  虽然说形式类似于周朝的天子与诸侯之间的关系,但不管怎么说,这样的制度放在这样的时局之下,还是有点奇怪的。

  可能,女帝努力的目标便是如此。

  她的目光随即又落在了那还算显眼的红蓝两色上面,不明白为何要把这些也画上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呢?

  轩辕夜则是细看之后,心底又悄悄感慨了一下,女帝果然很是神秘强大,能弄到如此详尽的地图?

  北境何其广袤,更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国家,把这些绘制成地图,既非一朝一夕的事情,又不是一人之功。

  真是想让人不赞叹都不行。

  但他大致看过之后,目光便是落在了昆珝这里。尽管是作为名义上的北境之心,但这副图里它并没有得到特殊的待遇,并不很显眼。

  他着重看了一下昆珝周围的地形地势,在思索着若是离开的话,可能会用什么路径。

  但盯了一会之后,他不得不放弃了这样有几分荒谬的想法。

  实在是太难了。

  从地图上来看,昆珝离大夏也算得上远的,但好歹离灵钧要近了许多。如果能离开的话,他绝对不会再回大夏去。

  随意择一处气候宜人、风景秀美之地,伴她安稳终老,就好。

  在这幅地图这里耽误的时间,居然差不多和在其余几层花的时间的总和差不多。

 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轩辕夜轻声笑道:“走吧,有空再来参悟,或许能悟道呢。”

  嗯,对着墙上的一副地图发呆,真的很有几分面壁的意思。

  段清黎轻轻一笑,转身道:“走吧,去其他屋子看看。”

  在这层楼转了一圈之后,他们发现这层楼就专是地图而已。

  他们可能是运气好,进的第一间屋子就是大体总结一般的,随后各间屋子,则存放着各国较为细致的资料,七个大国之中,只有民风彪悍的延荆不在列。

  好吧,这样充足缜密的准备,他们也算是习惯了。

  接下来上到第八层,则是没多少惊喜可言,相较于下面几楼的严肃,这层楼存放的却是诗词书画之类的,看起来有几分零散,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本来,听了颜羽的那些暗示之后,轩辕夜满心期待着能发现神秘的藏书之处,但一路走上来,他也算是找了这么许久,却是什么奇特之处都没看见。

  是他找得不够仔细?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?

  或者,女帝已经赶在他到来之前,把某些书籍都处理掉了?

  真是让人念念不忘。

  段清黎看他隐隐有几分失望的神情,一路上又见他目光灵活至极,看得快速而细致,便知道他是惦念着那些奇特的书。

  但颜羽也说了,大多是旁门左道不足为信的东西,还是不要浪费太多时间的好。

  于是她浅笑道:“走吧,从一楼开始读?”

  轩辕夜没奈何,点点头之后,却并没有立即下楼,而是出门之后,行至走廊尽头,举目四望。

  严格来说,这书楼算不得很高,却也是有八层之高了。从这顶楼朝远处望去,倒也是别有一番壮阔景象,直教人觉得眼前霍的一亮。

  二人站着看了会疏旷景致,无端觉得心胸都似阔大不少,先前略微的抑郁之情一扫而空,这才下楼去。

  这里虽然书多,而且基本不会有人进来,但清扫却显然做得极好,不仅是怎么多屋子都不染纤尘,连楼梯上任何细微之处,也无一丝尘埃。

  唯一的不足之处,可能是楼梯的某些部分,光线太暗。

  一路将她抱了下来,随意择了一间屋子进去读书,坐定之后,轩辕夜脸上却露出了几分笑色,朝她一瞥,解释道:“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俩了,而且没我吩咐的话,一般是不会有人来的。”

  段清黎看到了他眼底的温柔,却故意打岔道:“噢?这么好的机会,不如我们……”

  她随即一脸认真道:“好好看书吧,不会有人打扰。”

  轩辕夜随手拈了一本书,倚在背后靠墙放着的书架上,挑眉叹道:“红袖添香也不错……我觉得,她是怕我没事做会惹麻烦,所以随便给我找了点事做。”

  她点头道:“不过,万一你心情不好把这里烧了怎么办?”

  轩辕夜两手一摊,书便掉在了地上,他也不捡,只道:“我现在懒得动。”

  段清黎没说什么,从“杂部”找了几本自己感兴趣的书,坐下来细细读起来。现在确实也没事做,但多积累点东西,绝对是不会错的。

  翻开书,她初时却走神了一瞬,想起之前那晚,女帝曾问她是否处子之身。

  直到现在,她仍然不明白此问目的何在。可她的回答,却似乎让女帝安心了些。

  还是不想那些虚无的事了……

  此后,就和上课差不多,两人除开必须出去的时间,便都是在读书,有时候觉得能学到东西很有趣,有时又觉得无聊透了。

  忍了三日之后,轩辕夜终于忍不下去了,开始消极怠工。

  段清黎见他将书罩在脸上闭目养神,什么都没说。

  轩辕夜却是在想,那所谓的不能看的书,到底会放在哪里?

  这几天,他已细细观察过这书楼的结构,努力寻找暗格之类的东西,却是毫无所获。

  书楼下面两层是石质,往上便是木质了,墙壁算不得多厚,地板也没什么异样。那么,如果有东西的话,会藏在哪里呢?

  更j新最“快s上q酷;匠网_

  他闭目想了很久,时间长得几乎睡着了一样,面容虽然沉静,思维却活跃至极。

  毫无疑问,一楼是最可能的地方,因为如果有东西埋在地下的话,上面又看不见。

  但是,该怎么找出来呢?

  地板上铺着地毯,他曾掀起大片看个究竟,发觉地板看似严丝合缝,没有丝毫破绽。但却碍于不能把地毯都移走,他也没看得异常仔细。

  还有一个问题,一层楼有好几间屋子,如果有的话,又会在哪一间屋子里呢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
半月说:

  再加一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