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办事的效率从来都是高得让人咋舌,让轩辕夜专心读书的命令下了不多久,便派了人去青云宫收拾屋子。

  所以,他们回到自己住处不久,便有人过来禀告说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,他们心里除了略微惊讶之外,便是有几分无可奈何。

  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。

  挥退宫人之后,两人神情松弛下来,闲散地坐了一会。不知道为何,就是觉得有几分疲累,精神不济。

  一想到那么多书在等着自己,谁还能心情好得起来?

  段清黎休息之中,自语道:“这宫的名字还不错,是取青云之志的意思吗?”

  细想的话,很有几分乘大风扶摇万里的感觉。

  轩辕夜轻轻一笑,无所谓道:“随便它叫什么……先收拾一下,去那边看看吧。嗯,还得告诉他们一声。”

  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事情要交待,局势看起来还好,暂时还没有变坏的趋势,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安稳能持续多久罢了。

  段清黎却是惦记着颜落歌,她对昆珝的医药,还算知道一点,便要入乡随俗,用这里的药材了。

  她觉得,表面看起来昆珝多严寒天气,又有不少高山,但其实物产算得上丰富,尤其是兽类和矿藏。

  另外,别处视为珍宝的雪莲花,在这里只能算作是普通的药材而已,因为算不得稀少的缘故。

  既然要去青云宫住一段时日,不能经常待在这里了,她便得给颜落歌开些滋补的药,帮着恢复。

  其实她曾想到一个问题,不知道女帝有没有派人给颜落歌看过病,再怎么说也应该注意一下平日的饮食作息吧?

  但后来才知道,这和女帝毫无关系,全是因为颜落歌怕生谨慎,又不喜欢喝药,所以渐渐地就没人强迫她了。

  得知他们要去泡在书海之中一段时间,大家的反应有些细微的不同。

  颜羽已似有所预料,并不怎么吃惊,只是微微垂眸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段清朗则是一脸无奈,顿了半晌才唉声叹气问道:“能带我一起吗?”

  轩辕夜摇了摇头,同样无奈:“恐怕不行吧……我觉得是这样。”

  他还是在想着,什么时候找个理由,把这货扔回灵钧去。

  面上不动声色,他语气清淡道:“最近也没什么事,你们安心待着吧,该做什么做什么。”

  颜羽这时终于下了决心一般,问道:“陛下只说让你去看书,有没有说别的什么?比如一些禁忌?”

  轩辕夜微微偏头耸了耸肩:“没有啊,怎么了?那里面有些不宜观看的东西?”

  颜羽凝神想了片刻,思索着女帝为何不把某些事告诉他,是全然没有约束的意思吗?

  但他如果说出来的话,定然会引起轩辕夜的兴趣,说不准就会去一探究竟了。

  可是知道那些东西,是好还是不好呢?

  在几人注视之下,他根本没时间沉吟太久,而且既已把话说到了如此份上,便是暗示着青云宫确实有些特殊的存在咯?

  颜羽觉得还是提醒他们一下的好,便道:“里面有些奇特的书,大多是旁门左道不足为信的东西。我只是想提醒你,万一看到的话,不要太当真。”

  毕竟,他也曾进里面看过那些书,还学习了某些部分,虽然都只是皮毛而已。

  轩辕夜微微显出几分兴致来,点了点头。

  其实么,他早就猜到里面会有些隐秘的东西,没有才是奇怪呢。

  “里面有机关吗?”听颜羽这么一说,轩辕夜下意识地觉得他曾经进去过,所以便又问了一句。

  KU最*;新h、章v节‘Q上~酷`j匠网!

  因为他总觉得女帝会偶尔设计他一下。

  颜羽怔了一下回道:“不要乱走,就没有。”

  轩辕夜只好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了。

  午膳过后,他便带着段清黎一起去了青云宫,略略看过吃住的地方之后,便开始大致查看这里的大致情形。

  虽然略有出入,但也和想象之中的差不了多。宫殿正中是一座八角飞檐的高塔,并不是昆珝该有的建筑风格,却也没人在意这些。

  等到进去略略一瞧,才知道女帝并没有夸张,这里的书,真的是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  轩辕夜淡漠地挑了挑眉,毫无波澜地道了声:“好想一把火烧了这里啊。”

  段清黎呵呵一笑,深有同感,半个月能看多少书?女帝的命令,实在是太夸张了些。

  但一路仔细观过去,就会发现这里的书虽然多,但是并不杂乱,分门别类堆放在书架上。倒也显得井然有序。

  随便抽出一本翻看,顿时惊觉所用材质都并不是纸张,而是某种兽类的皮毛,轻软而强韧,极其适合记录东西。

  再看那手写的字迹,居然全是手抄本,便意味着可能都是孤本,真不知要累死多少人。

  书楼共有八层,登至第七层时,已有说不出的心累。毕竟除了女帝的命令之外,他们暗中也给自己定了目标。

  第七层的构造却是和其余几层有些不同,他们刚进入其中一间房屋不久,目光便被里面的事物吸引了。

  这屋子和其余几层的不同,看起来宽敞利落很多,是因为没放多少书的缘故。

  然而在正对着门的墙上,却是挂了一幅巨大的地图,上面以昆珝语写着“北境”两个字。

  两人都不自觉地凝了目光细瞧,这一看便又发觉此图虽然尺寸极大,长有两丈高约一丈,画得却是精细无比,山川河流无所不包。

  最关键的是,看着这幅图,心里无端便信了,觉得各国的大小,就是该如此。

  这时候轩辕夜隐隐明白了为何女帝说只要看完了书,便能理解她到底要做什么。

  北境的这副地图,可能是他目前所见的最有用的东西了,使得他一直以来对北境模糊的了解变得清晰许多。

  两人站得远远的,目光极快地在图上扫过。粗略一看之后发现,此图并不是以昆珝为中心,而是实际布局如何,便如何绘制。

  但很快,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  昆珝左边,画出了一长片山脉,不用想也知道正是这里的那片雪山。

  可山脉以左,却是被涂红了一片。

  而遥遥相应的另一端,临海的两国宁澜、东胜旁边,又被涂蓝了一片。

  蓝色即海,能理解,可红色是什么意思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
半月说:

  伸出你们发财的小手给我投一下恶魔果实吧,今天加两更,明天也加两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