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的念头只是一瞬间的走神而已,段清黎随即回神,觉得自己一定是太过担忧某些事情,所以才总会想着云叟他们俩师兄弟。

  不知为何,她总是觉得,女帝还没对他们用什么手段呢。现在其实算是和平相处的时日,真正的矛盾一拖再拖,但总有一日会到来。

  女帝总是有意无意暗示他们,要乖一点,不然的话,她就要用别些手段了。却不知道,她到底打算用什么样的手段。

  她的那些没记在书里的手下,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恐怕因为数量太多,而所做之事驳杂且不应透露,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楚,所以女帝没多解释什么。

  女帝看了轩辕夜片刻,意识到他似乎满心疑虑,却又不知从何着手,便道:“你还是要多去看看书,对北境的一切便会有迅速的了解。”

  轩辕夜心里暗想,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,只要告诉我到底怎么才能离开就够了。

  可嘴上却不是这么说的,他这次是罕见的听话态度,问道:“该去哪里看书?看什么书?”

  女帝墨羽般的乌眉轻轻一挑,指点道:“这御书房里,书不算多,但关于政事的,却是不少。青云宫,也是个好去处,专为藏书所著。你若是有兴趣,尽可都去看看。”

  她说着,眼底却闪起一抹幽亮的精芒,在思索一个问题。

  按照之前所见,他拉拢人心是很有一手的,但现在居然始终按兵不动,一点招兵买马的打算都没有?

  还是说,已经看穿了,知道再如何拉拢,都不可能有人真心臣服?

  呵,缺少足够的支持和助力,或许会听话一段时间吧。

  轩辕夜移开目光,懒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出一声疲累的叹息。

  啊,谁耐烦整日看这些无趣的东西?

  有这功夫,他宁可和他的小娘子一言不发对坐半日。

  然而有什么办法,他就算再如何抗拒,却是不得不多看书,尽可能多的积累更多的信息,指不定什么时候某些东西就能用到呢?

  女帝又想起一事,微垂了眼思忖了片刻,最终却还是没说出口,任由他去吧。

  毕竟,独一无二的继承人,要真说起来,大部分事情都应该有权力知道的。

  没办法,他的情况太特殊,注定不可能像其他国家培养继承人那样慢慢来了。

  青云宫虽然藏书甚多,却并不是所有书都能让他看的,其中有个禁区,静静地陈列着诸多惊世骇俗的秘密。

  虽然多是旁门左道之术,看了或许会分心,但……

  多学一点东西,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处?

  女帝又想到,那禁区隐藏颇深,他也未必能找到。就算找到了,真看了,也没什么。

  因为里面记的东西,只能做无聊时的消遣罢了,基本是不可信的。

  似乎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温和了些,女帝见他一副懒怠神情,怕他心有不满而消极怠工,便下了死命令道:“给你半个月时间,去吧青云宫一楼的东西都看完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眉头一拧,破口问道:“有多少?”

  女帝面无表情应道:“近万册而已,都是薄册子。”

  轩辕夜呵呵冷笑了两声,近万册而已,而已?

  就算再薄,那也是书,也得看的,这是逼他住进青云宫废寝忘食?

  不过他一瞬的不满之后,便又无所谓了,看不完的话,又能怎样?

  来咬我啊。

  女帝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意有所指地轻声道:“在这里,你最终能依靠的,只有自己。”

  轩辕夜神情未见大变,但心里却已是轻轻一凛,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?

  不知道是误打误撞还是思虑真的有这么深远,拿颜落歌牵制颜羽之后,进而便也是牵制了他。

  有了牵绊之后,颜羽所能提供的助力,必然是要少很多的。

  她说的不错,不管在哪里,最终能依靠的,只有自己而已。

  f酷“j匠@网#r唯55一F$正R版,a&其a他+H都OH是"盗版

  段清黎听闻这话,第一瞬间心里下意识地认同之后,又生出几分不满来。

  不管怎么样,她是不会背弃他的,甘愿与他同进退。

 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。

  女帝看他们神情,又解释道:“尽快熟悉北境的一切,然后才能理解朕到底要做什么。”

  “等你真的融会贯通之后,朕会将所有事情,原原本本告诉你。”

  轩辕夜挑了挑眉,这样的话,听起来还不错,他就是一直想知道这些嘛。

  允诺了这些之后,不知是出于什么意图,女帝罕见地放柔了语气,竟然隐隐有几分夸奖的意味,说道:“大体来说,朕对你还算满意。”

  “性子是有些倔强,但如果真温顺到任由谁拿捏的话,朕又未免要失望了。当然,朕最看重的,是一脉相承的聪睿活络,又不失果决。”

  段清黎悄悄以眼角余光瞥了瞥轩辕夜,心里暗想,果然真是一脉相承,夸人的时候能不要顺带夸自己吗?

  轩辕夜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,不以为意,却是不放过任何时机地朝她投去温柔一眼。

  女帝话虽是如此说,目光却清凌凌的似有几分冰冷。

  所谓的果决,在遇到极度的牵绊之时,仍旧会输。

  不明白,为何世间人总有那么多羁绊和不能割舍之人事。

  凡是有失去的风险的,都不值得她投注太多情感。可偏偏,某些事就必须要坚守。

  发觉自己走神之后,女帝并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,而是直接命令道:“你若乐意的话,今日起,便可以搬去青云宫小住了。”

  轩辕夜幽幽白了她一眼,他不乐意又能拒绝吗?

  没有选择还叫他选,这不是侮辱是什么?

  但转念一想,他不管在哪里,都要带上自己的小娘子,两个人一起看书的话,想必要快上许多。

  近一万的小册子而已嘛,谁会害怕。

  他这时隐隐有一种感觉,那些书本仿佛可以堆叠起来,渐渐变成了稳固的垫脚石,如过墙梯一般,帮助他翻出宫墙去。

  而且听她的语气,似乎是还有很多重大的秘密丝毫没透露过?

  或许,那些未曾显露的原因才是自己不得不留在此处的原因。

  既然如此的话,他自然是要全力以赴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