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已做出了决定,轩辕夜便随意估计了一下,却发现不管怎么想,想要离开昆珝都不是一年半载能做到的。

  当然,这个也看机缘了。

  他现在很期望自己能运气好点,不好也无妨,他同样会尽力的。

  小叙了一会之后,颜羽歉然起身道:“我要回去了,不知她午睡起来没有。”

  三人默默点头,段清黎想起什么,说道:“等她情绪好些了,我要仔细看看她,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这时轩辕夜被她一提,也想起很重要的事,神情有些尴尬地问:“冒昧问一下,令妹……的脑袋……到底是……什么情况?”

  先前因为气氛有点沉重,大家便是刻意没提起这个问题,但随后又谈及婚嫁,却是不可避免地令人想起了这件事。

  颜羽神情并未变化,语气却放缓了很多,轻声道:“她就是,小时候惊吓过度,以致有几分痴傻,胆小怕生。但她心性单纯善良……”

  他语气犹疑地尚未说完,话锋却又蓦地一转,眉间微蹙,脸上多了几分倔傲,似自言自语一般:“我妹妹,才不傻呢!”

  轩辕夜连连点头表示赞同,他也算是和颜落歌稍有接触,明白那可能不叫傻,叫笨而已。

  不过那又怎样,有些小丫头就是笨笨的才可爱。

  像自家娘子这种早慧稳重的,说真的,有时候看着很不可爱。

  会让人生出一种不是在面对一个小姑娘的错觉。

  段清黎却在暗想,一般来讲,同一个母亲生的,有个聪明的哥哥,妹妹其实是笨不到哪里去的,只不过颜落歌小时候经历太特殊罢了。

  现在看起来,她的痴傻之症也并不很重,起码说话还是口齿清晰的。将来若要和他们几个交流,慢慢来的话,不成问题。

  un酷x匠网F&唯/'一正版,{0其0l他1l都是X盗!E版O

  往好里想的话,便觉得所有问题都是有办法解决的,尽管可能要花点时间。

  颜羽又和他们简单说了几句,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轩辕夜这才想起来,似乎忘了问他的伤彻底好了没有。虽然现在看着举止大致如常了,但实际上,应该还未痊愈。

  也罢,大家就都先安生一段时间吧。

  第二日,他如前一日那般,带着段清黎去面见女帝,准备问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,却没像昨日去得那么早。

  实际上,女帝采用这样的办法给他授课,也是颇有道理的。毕竟他不知道的东西还多,还是得先考虑一下到底哪些是最主要的,再来询问。

  至于余下的事情,等遇到的时候再问,也不是不可以。反正,也没打算让他马上就接班。

  经过闲散时候的仔细思考,轩辕夜已想到了些眼下很重要的问题要了解情况,但鉴于每天时间有限,最好只了解一个关键问题就好。

  御书房中,轻暖而泛着浅淡香气的空气几乎凝滞了,却不会让人觉得呼吸不畅。

  端坐在华贵龙纹木椅上的女帝,今日似略施脂粉,在四周灰扑扑书籍的映衬下,明艳得让人想忽视都不行。

  就事论事,段清黎对于她的姿容风度,还是很叹服的。世间容貌天生这般完美的女人本就不多,能经多年历练,美得既内敛又浓烈到直扑人眼的,就更是稀少了。

  起码她是自愧不如。

  注意力很快从这小小的分心上收回,她看见女帝抬起一双黑沉诡美的凤眼,丹唇一启,似笑非笑重复道:“官制么?你确实应该好好了解一下。”

  女帝看着神色漠然无波的轩辕夜,眸光轻淡地移开,落在身旁的书架上,凝望了片刻。

  之后,她似询问,又似命令,徐徐道:“你这几日看书,可有什么收获?或者往后,下午便去读书,上午来上课,也省得朕多费口舌……除了朕,似乎还没人有资格教你那些东西。”

  轩辕夜淡淡眨了下眼,并未应答。应不应都无所谓,女帝既已开口,便就是这样了。

  女帝没忘他问的什么,这时终于作答,却是玉指朝旁边书架一指,面无表情吩咐道:“第三排中间,自己去找。”

  轩辕夜心里默默咒骂了一句,然后依言去那边找书了。

  然而举止之间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变得端然许多,粗略看去,颇有几分洵洵儒雅的味道。

  段清黎看着他颀长清秀的身影,觉得这样挺好的。想要过日子的话,满身杀气可是不行的。

  长长久久,平平淡淡才是真。

  女帝不动声色地以眼角余光观察着她,有所评价都深藏在心中,绝不表露分毫。

  这小妮子眼中轻轻漾开的浅淡温柔和欢愉,她看得明白,却不能理解。

  不能理解人间情爱,因为自己从未经历过。

  随即,女帝心里暗暗冷笑一声,没有就没有,她既不会强求,也不会向往。让很多人趋之若鹜的,未必是好东西,更未必适合自己。

  幸福么,在家国天下面前,到底还是微不足道的。

  轩辕夜本是一眼就找到了那本书,果然是真如很久以前颜羽所说的那般,叫《北境官制考》。他看到的时候,心底还稍稍惊讶了一番,但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旁边的书所吸引了。

  可其实,那都是些单看名字他永远不会想去翻看的东西。

  这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的时间里,段清黎感觉到了几分不自然,其实面对女帝的时候,她根本从来都没彻底轻松过,于是便稍稍低了头,专心望着下面的地毯。

  其实她也有疑惑,想要问女帝的,比如云叟、毒老,都哪里去了?以及,轩辕陵现在又是如何了?

  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像是没解决完一样,尤其是毒老,她刚刚才有报复他的行动,他就消失不见了,真是让人好生郁闷。

  轩辕夜终于回过神来,按捺住了自己的求知渴望,抽出了那本书,一边翻着,一边悠悠踱了回来。

  但一稍稍沉浸到书里,他又原形毕露了,坐下之后,不自觉地翘起了二郎腿,好在腿长,便显得还算优雅悦目。

  他将书拿近了几分,让她一起过来看,一边小声嘟囔道:“就不信,除了掌旗使什么的,还能有多奇怪的官制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