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些道理轩辕夜都懂得,但真要说起来,世间还是有那么些特立独行的女子的,直教人欣赏叹服。

  他觉得他的小娘子,虽然看着并不怎么打眼,平日也不声不响的,但却和潜藏在暗夜中的小豹子一样。

  想到这里,脸上已不自觉地露出几分宠溺的笑意,朝她清清淡淡看了一眼。

  恰好这时候她似心有所感,也抬头望了过来,眼中却是情绪复杂。

  双目相交,却并不言语,彼此深深相望片刻之后,都是极轻地一笑,尽在不言中。

  她方才心里有如狂涛漫卷,因为想起了世间无数命运悲惨的女子。最可悲的不是男人的欺辱,而是同类相残。

  然而转念一想,天理循环报应不爽,公道尽管可能会来得晚,却一定不会缺席。

  而她,亦算得上幸运,能得一人若卿。

  颜羽今日虽然面上表情没多大变化,却似心情很是舒畅。尽管一室无人应答,气氛却并不尴尬,他想起什么来,解释道:“陛下真的是个很不同寻常的女子,她眼里从不看轻了女子。”

  所以,他才敢那么放心地把妹妹托付给她。

  他继续轻轻叹道:“唉,我此生最大的心愿,便是能亲眼看着我妹妹,嫁得如意郎君……”

  得放心地把妹妹交到对她好的人手里,才行呀。

  段清黎闻言,微微点了点头,并无半句打击人的话。虽然落歌是有些缺陷的,但那又如何?如果耐心寻找等待,总会找到真心待她之人。

  世间每个温婉美丽的女子,都不该被辜负。

  向来话多的段清朗这时终于接了话茬,凑过来摸了摸段清黎的脑袋,带了几分调侃意味,笑道:“我和颜兄想得一样……”

  段清黎还没表示什么,轩辕夜已微微沉了脸,狭长凤眼一翻瞥着他,语气不善道:“把你的狗爪子拿过去!”

  段清朗不屑地哼了一声,手不老实地又在妹妹头上轻轻挠了挠,然后赶在轩辕夜发作之前,闪电般缩回手跳开了。

  颜羽见状轻轻一笑,段清黎则是淡定地瞄了瞄他们,翻个白眼懒得说什么了。

  酷匠p网Ht正{w版=L首发

  少年们,我真是羡慕你们的天真无邪啊。

  轩辕夜目光凝滞了一会,然后慢慢移开了。他忽而惆怅起来,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  他,并不希望变成自己以前最厌恶的模样。

  并且,也不觉得自己做不到。

  人的命运,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,真的甘心就这么屈服而错过最想要的生活吗?

  但一考虑到现状,女帝显然对她自己很有信心,却也并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。现在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还不知道她做了多少准备呢。

  再考虑到自己在意的这些人,事情真是有点难办了啊。

  他也希望自己是个全然冷酷的人,可到底做不到。毕竟那样的话,人生突地索然无味了。

  图得一时快刀斩乱麻,然后呢?孤独终老?

  几人倒也习惯了谈话时候他时不时的走神,只继续清清淡淡谈自己的。但刚才那么一闹,气氛倒是渐渐热络了许多。

  段清黎深觉自己的懒惰,有时候真是懒得说话。所以,最好是和自己亲近熟悉的人在一起,既不需要说太多,也不会觉得尴尬,更不会违心地挖空心思敷衍。

  轩辕夜沉吟之后,却忽然抬起头来,语气已有几分命令意味:“你带你妹妹离开这里,去一个安稳的地方,如何?”

  颜羽闻言,凝了目光看着对面那一双漆黑莫测的眼瞳,心底很有几分惊讶。

  他不知道轩辕夜这是做的什么打算,但按理来说,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。可是眼下,对他帮助最大的人,正是自己啊。

  怎么能说走就走呢?

  而且他明白,这话的意思是,让他隐居起来,别再管不相关的事了。

  随即,颜羽轻而无奈地笑了笑,或许是真的太过豁达,一丝苦涩意味也没有:“你想多了,我这样的身份,是走不了的。”

  不然的话,怎么会现在才起这样的念头?他早就会想尽法子离开这里了。

  似乎是怕轩辕夜他们不相信,颜羽笑意深了些,轻轻摇着头,解释得更为细致几分:“直说了吧,有这样身份的人,不止颜氏,其余几家,也有些。我小的时候,同我一起学习各类技艺的,便有二三十人之多。”

  三人听到此处,皆是聚精会神,却都想起了那言简意赅的卷宗,一时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
  颜羽接着道:“我们这些人,自小便所学驳杂,各类都有涉猎,一天最多便只能睡两个时辰。按理来说,这样培养了近十年的,都是难得的人才,可是……”

  “这里面不是没有热血的人,想尽了办法杀掉陛下或者要逃出去。几年前我听说,最后一个私自出逃的,追踪好几年之后,首级终于被带回来,然后鞭尸三日。”

  “对了,我们这批人,是极秘密的存在。据说,现在只剩我一人了。”

  他说得云淡风轻,轩辕夜却忍不住暗暗皱眉。尽管按照颜羽一贯的风格,说话已省略很多,但略一品味,便能看得出女帝对这类事情深恶痛绝的态度。

  这么一说的话,他想要逃走,计划必须极致缜密才行。

  不然的话,一个不小心就要鱼死网破了。

  看到他们神色轻微地一沉,颜羽心里稍一后悔之后,便释然了。早点知道情况有多严峻,到底会是好事。

  段清朗目光沉静地扫过他们,就算听了此言,暂时也不准备离开。反正,他身份和他们都不一样,要算起来是最自由的一个。

  轩辕夜敛眸静默片刻之后,复又抬眼,轻飘飘道:“我知道了,不会乱来的。暂时,没弄清楚一切之前必须退一步,就先忍着吧。”

  他现在果真和以往有那么些不同了,段清黎这么想着,附和道:“对,谋定而后动,我们有的是耐心。”

  轩辕夜朝她展颜一笑,本有些压抑的心情无端舒畅不少。

  心爱之人的鼓励,虽然暖得堪比温和的春风,却是能让信心的风帆迅速张满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