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一幕算得上温情,但也是意料之中。

  这时其余三人关上了门,只在一旁看着,神情恬静之中,微微有几分动容,眉宇之间流转着无限悲悯哀怜。

  轩辕夜觉得看久了情绪会被牵动,便移开了眼,同时一手扣紧了段清黎的柔荑,握在掌中暖着。

  他握得很有技巧,虽然很紧,却不会让她觉得疼。

  段清黎微微一笑,心底哀伤的感觉被冲淡了几分,扬起头深深看了他一眼。

  相对无言,只有如月华般的目光,清可见底。

  段清朗看了看他们四个,无端觉得似乎哪里漏进来一缕凉风,从衣领子钻进衣服里头,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冷。

  于是突然之间,他真有几分想家了。

  不过心里还是很欣慰的,谁不想看到团圆景象呢?

  这时已经近午了,早该吃饭了。颜落歌平时便吃得少,现在也没怎么饿,只顾拽着颜羽的袖子,怎么都不肯松开,一直在追问这么久他去哪里了。

  颜羽歉然地看了他们一眼,而后拉她坐下,又帮她慢慢穿上了两件外衫,神情温柔细腻至极。

  段清黎心里暗想,一般来说,一个好哥哥,必定是个好男人,嗯。

  不过仔细算起来,颜落歌今年该是十六岁了,比她还稍大一点,可看着却反而显小,实在是身体的缘故。

  若是以往,她不会有闲心完全设身处地同情弱小的,但经历的事情越多,看得越透彻之后,心胸似阔大了许多,有些事情,自然而然就悟了。

  凡事不该唯名或利,不能给自己带来丝毫好处的人,便该弃之如敝屣?

  呵,这样的人最终结局会是如何,也让人懒得多想。

  她同是女子,在知道颜落歌的遭遇之后,已悄然生出几分怜惜的念头。别的她不能做什么,但是帮着调理身子,还是可以的。

  她估计,颜落歌虽然年纪摆在那里,但其实可能连癸水都没来。

  见颜羽他俩以昆珝语低声交谈,所叙尽是一些平常普通的事,却温馨无限,她便淡淡一笑,不打算多待在这里了。

  该留给他们些单独的时间和空间。

  她的手轻轻一动,轩辕夜垂眸望她一眼,又看看颜羽他们,开口道:“喂,我们吃饭去了,你最近安心陪她就好。”

  “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宫人去做便是。”

  说着,他拉起段清黎迈步就走,听到段清朗低低哼了一声,回头戏谑一笑:“你的人生,真是寂寞如雪啊,过会多吃点……”

  然而移回目光,他眼底微显出几分忧思之色,在想什么时候让无关的人都离开这里吧。

  段清黎出门之后,却是花了一小会儿功夫,去找了陌晚,告诉她为颜落歌煮点药粥,一时间没太多药材,便放点野枣、枸杞之类的。

  她已经诊过了,颜落歌身体弱,有部分原因是脾胃虚弱导致精气不足。所以要调理,也不是一日之功,慢慢来吧。

  回来之后,她解释道:“昆珝当地人似乎是不吃米的,我也没瞧见有稻米,但其实米粥最是养人。”

  轩辕夜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对啊,今天的伙食就改了,可能昨晚太仓促了没来得及特别准备。”

  他还在为拉肚子的事耿耿于怀,却也懒得追究背后真相了,或许是自己的肠胃打了个盹呢……

  午膳后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了一会,或许是有些阴沉的天气里本就让人很是困倦,所以渐渐又都不说话了,开始闭目养神。

  下午轩辕夜也懒得做什么,女帝好像也没说什么。毕竟今日的事情算是有几分意外了,发展得出乎人意料,他得花点时间彻底接受一下。

  因为,颜羽还有事情没说完。

  最%R新章节d上E酷)*匠=网!Z

  这时候段清朗也看过了颜羽的卷宗,对其中所记同样有几分难以置信、毛骨悚然,暗自感叹果然人不可貌相。

  未时许,三人静静待在书房中,或坐或卧,看书养神,安闲自在。

  一道轻灵飘逸的身影走了进来,开口道:“往后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轩辕夜悠悠抬眸看着他,换了个舒服、可以长时间谈话的姿势,答道:“和以前差不多,不过又加了点东西,总得保证无辜的人安然无恙才好。”

  颜羽在一旁坐下,神情里竟然有几分感激意味,踌躇一会还是开口道:“多谢你了。”

  轩辕夜只轻轻挑唇,并不回答,也不接受谢意。

  颜羽解释道:“此前,她并不住在宫里,而是在宫外的一个庄子。我总是担心她一个……小女孩,会受到欺辱……”

  “好在陛下是个守信的人,说好的会照看好她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  轩辕夜墨染双眸凝滞了一瞬,继而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。他发现,这么久以来,颜羽似乎并没有怎么表现对女帝的恨意,反而时有赞誉?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段清黎他们也在想,女帝真的守信吗?这和手腕复杂矛盾吗?

  轩辕夜垂眸想了想之后,问道:“所以,你应该感谢女帝才是吧?”

  颜羽有一瞬的默然,眼中流转的细微情绪泄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,他思忖片刻之后回道:“一码归一码,我谢她守信,却不代表完全原谅她的杀戮和利用。可我也不想再报复下去……”

  轩辕夜满意地眨了下眼,这样才对嘛。

  但他神情却寂静而肃穆的,最近才终于明白为何颜羽看起来总比实际年龄老成稳重许多,甚至有几分看穿世事的疏离淡漠,大约因为经历得太多心有些累了的缘故。

  颜羽为难地抿了抿唇,缓声道:“她若不知道我回来了,也就罢了;如今知道了,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离开了。所以……”

  轩辕夜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明白,然后睁着一双黑多白少的眼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颜羽又轻轻叹了口气,轻声解释道:“且不说她与我一母同胞,因为她是女孩子,我便得更加尽心尽力护着。若是个弟弟,我或许就不管了,女孩子啊……”

  段清黎顿时心有戚戚焉,身为女子,她自然知道难处。

  这世道本就如此,男尊女卑,女子生存要艰难许多,白眼、轻鄙,甚至可能的侮辱。

  她们被视如玩物,如牛马,如蝼蚁。

  一个女孩子,能有真心疼爱她的父亲、兄长、夫君,都是人生幸事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