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他一时间神色复杂,似满心期待,却又犹豫不决,始终没能给出确切回答。几人心里便都有些微奇,初时并不多么理解,但仔细一想便明白了。

  段清黎心里暗想,这是“近乡情更怯”吗?

  他们都一言不发,默默等着颜羽做出决定。

  颜羽纠结思索了片刻,仍然紧闭着唇,没答应下来。

  良久,他摇了摇头:“不去了……”

  此举大大出人意料,但其中必有内情。

  他紧接着闭上眼,叹了一口气,缓缓承认道:“刚回到昆珝的时候,我悄悄离开,去看过她了……知道她好,就行了……”

  段清黎回想那日在璧谢宫见到颜落歌的场景,觉得她的处境虽然算不得极度优渥,却远远比真正的罪臣该有的待遇好多了,这一点倒是真的。

  只是她的身体和心智,实在让人忧心。

  颜羽呼吸都似滞重了许多,声音轻得如同自语:“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,何必呢……”

  他的话虽轻,却让某些人心里一颤,忽然之间,哀伤的情绪便如潮水一般漫卷上来。

  他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失而复得之后,必然是极度欣喜。可若这所得,并不长久,马上就又要失去了呢?

  最残忍的不是失去,而是得而复失。

  那时候,更会有成倍的伤心和绝望。

  颜羽对自己的处境再清楚不过,在女帝眼里,他始终只是属下,是走狗,是可有可无的人而已。

  想杀便杀,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,连借口都不需要。

  反抗不了的时候,便只好尽力在束缚之中,争取更多的利益。

  他不是不想去见颜落歌,只是怕团圆之后,说不准什么时候,便又要分别了。

  轩辕夜思考良久,神色认真地开口道:“去看看她吧,她很想你。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或许还有转机,错过的时光却不会再回来了,不要浪费时间。”

  末了,他又一字一句道:“我会尽力,护好大家。”

  他没有理由让其他人为他牺牲什么,最好都能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。

  段清黎也轻声说:“去瞧瞧吧,相聚再短,也好过没有。”

  事实上,她不认为,如果女帝真的变卦,会有人能幸免。

  颜羽似乎被触动了,犹豫之后,神情蓦地一松,急声问道:“她在哪?”

  轩辕夜早已起身,朝段清黎伸出了手的同时,说道:“走。”

  路上,因为颜羽的急切心情,他们不得不屡屡加快脚步,却也得到了些别的消息。

  他终于是主动说出了更多的事情。

  “祸事发生的那年,我七岁,她两岁。好像一夕之间,满门的亲人,忽然就只剩这么一个了……”

  “昆珝似乎总在下雪,那天的大雪,都被鲜血和火光映红了。天很冷,人很多,颜家几乎要被踏平。满地都是死尸,一队护卫带我们突围出来,在荒野里……”

  “雪下得再大都掩不住血腥气味,护卫一个个倒下之后,我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在面前。我以为大家都逃脱不了,但那些人好像突然接到命令,把我和小歌带回去见陛下……”

  “因为小时候受到那样的刺激,小歌她,一直像个孩子一样……”

  他声音越来越轻,带着几分袅袅的颤音,因为在竭力压制着某种情绪。

  之后的事情,他没再说,但他们也能猜到大概了。

  既已剩相依为命的两个人,还能如何呢?

  这种养大仇敌的孩子为己所用的做法,其实不止女帝,很多人都做过。上位者眼里,只有成败。

  但一想到女帝本人也经历了这类的事,段清黎暗暗在心里感慨了一番,已懒得去论对错与否了。

  这时已经近午,颜落歌也已经醒了,却并没有起床。

  她似乎觉察到换了个陌生的环境,窝在被子里,两手抓着被沿,睁着茫然无措的眼睛,身子瑟瑟发抖,显得很是害怕。

  不到一盏茶功夫,众人便到了这偏殿。推门之后,颜羽先是在门口顿了一顿,随即快步走了进去,目光牢牢落在颜落歌脸上。

  看着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纤瘦啊……

  他们三人随后步了进去,却没跟得太紧,站得远了几步,不去打扰他们。

  一如之前见到轩辕夜的时候,颜落歌见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,目光不由自主地看着他,神情却没有一丝恍然大悟的意味。

  颜羽一阵风般奔至床前,急急唤道:“小歌,小歌儿,哥哥回来了。”

  颜落歌怔愣一瞬之后,小鹿般纯澈的眼,似被什么点亮了,微有几分疑惑地开口:“哥哥?你是我哥哥么?”

  颜羽心知已分别多年,她也未必真能认出自己。可是那种奇特的血肉相连的感觉,却微妙而真实。

  他此时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,昆珝这里也不讲究这么多,微俯了身朝她伸出双手。

  尽管印象之中上次见到哥哥已经是很久以前了,记忆中他面目都已模糊,但此时颜落歌本能地感觉到,面前这人,就是她哥哥啊!

  眼泪毫无征兆地滚滚而下,纤瘦娇小的身子迅速钻出被窝,扑到了颜羽怀里,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#酷3匠:网YK首Ke发

  就算脑袋有几分混沌,可心底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让她很想大哭一场。无数的心酸、委屈、惶恐,都想要告诉他。

  “坏哥哥!”颜落歌皱着脸啜泣,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囔着,细瘦的胳膊却将颜羽箍得紧紧的,生怕他再消失不见。

  颜羽一手环抱着她,一手轻轻抚着她的脑袋,嗓子似被什么堵住了,一时半会说不出一句话来,心里有一片苍茫无垠的悲伤之感。

  他记得清楚,她上次见到自己,已是三四年之前了,那时她是个黄毛小丫头,如今虽不能算出落得亭亭玉立,却真的长大了许多。

  他细细擦干她脸上的泪,竭力抑制住伤情,弯了眉眼温言道:“小歌长成大姑娘了,不能哭噢。”

  颜落歌撅着淡色的娇嫩唇瓣,琥珀色的眼中仍漾着泪光,抬头怨愤地看了他一眼之后,不说一句话,把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,又哭了起来。

  颜羽颇为耐心地哄劝,看着她,仿佛看着一生的珍宝。

  他只知道,因为这样的命运,她是他的责任。

  愿用我一生,换你一世欢颜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