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夜笑意不减,目光却渐渐犀利了,并不急着回答,只道:“你从来,没用这种急切的语气和我说话。”

  颜羽手握成拳,站起身来,声音又大了几分:“她在哪!”

  轩辕夜静静看着他,低低冷哼了一声,语气冷硬问道:“你倒不妨先告诉我,为什么从来没说过你有个妹妹?”

  段清朗早就疑惑不已了,暗道背后果然还牵扯到另外一个人,所以一直一眼不眨地盯着他们瞧,生怕漏过了每一丝表情。

  听到这里,他才恍然大悟,只觉得脑中倏地一下被什么东西照亮了,彻底明白为何颜羽会做出那般选择。

  颜羽这时心情越是急切,轩辕夜反而越是沉静,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情。

  颜羽见他神色,已知他心里如何想的,再看段清黎似乎没有搭话的意思,沉沉看了轩辕夜一眼之后,慢慢垂下了手。

  只是因为起身动作太过猛烈,扯得胸口有点疼。

  然而他到底无法再保持以往的云淡风轻,难以舒眉,声音亦是低沉,说道:“就算我不告诉你,你现在不还是知道了吗?能瞒得了你?”

  轩辕夜认真分辩道:“怎么能一样,我虽然知道了,又不是你告诉我的。你对我隐瞒了这件事,你当我傻吗?”

  段清朗趁他俩打嘴仗的时候,悄悄凑到段清黎身边,小声问: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  段清黎一边关注着他俩,一边压低了声音回道:“他妹妹叫颜落歌,待会他应该会解释一切的。”

  轩辕夜一语之后,颜羽暂时没再说话,他知道落歌应该没什么事,他们想知道的只是真相和原因而已。

  因为情绪激动,牵得胸口有几分生疼,颜羽慢慢坐了回去,转念一想之后也不准备再遮掩什么,却还如垂死挣扎一般问道:“关于我所有的事情,你都知道了?”

  轩辕夜轻缓地摇了摇头:“不是啊,都知道了还来问你吗?”

  他随即又一字一句问道:“我只问,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,你不告诉我?”

  颜羽轻哼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就是不想告诉你。”

  “我不想告诉别人我的家事,跟其他人都没有关系,这是我自己的事!”

  或许是因为微仰着头的缘故,他的神情忽然看起来有点冷傲,语气更是带了些孤凛决然意味。

  轩辕夜闻言轻轻点着头,“啧啧”了两声,没立刻说什么。

  哎,看颜羽现在的样子,有点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,炸起了毛,眼神都犀利了很多呢。

  轩辕夜随即又摇了摇头,看向段清黎,神色温柔。他知道,每个人心里,都有不能触碰的人或事。

  是伤疤或者屈辱,最可能的是,一生至爱。

  可有些时候,世界真是残忍呐。

  心里暗叹之余,他语气忍不住低柔了几分,却还是有些责备的意思,开口道:“假如,我之前做的决定不是放过你,你仍然不后悔隐瞒那些事情?”

  若当时他真一念行错,而后再得知颜落歌的存在,定然会悔恨终生。当然,对颜羽的恨同样会更甚。

  颜羽神色仍然未放松,嗓音依旧低沉,说话犀利:“我不后悔,更不会那时候告诉你,用来博取同情。”

  段清黎他们闻言,心里也是无限感慨,仔细一想,明白道理的同时,那种悲哀无奈又深重了几分。

  那时轩辕夜很恼恨被坑到昆珝来,颜羽如果提起他有个病弱的妹妹,确实有几分“上有老,下有小,求放过”的感觉。并且,这种做法甚至会让轩辕夜异常反感。

  只能说,不愧是禁岛走出来的,骨头真硬。

  一阵沉默之后,颜羽又解释道:“陛下答应过,会好好照看她的,所以我,并不担心她会过得不好……”

  话虽如此,他却声音渐低,显然想起颜落歌,情绪逐渐低落下去。

  4酷S匠*网\N正B版F首发

  他们却对此微微一奇,听这语气,颜羽对女帝很信任么?不然,怎敢如此托付?

  段清黎观察细致,注意到他的手又慢慢握紧成拳,轻轻颤抖着,心中不觉又是一阵叹息。

  设身处地来想的话,她确实也不知道,党同伐异中幸存下来的所谓罪臣,在新的上位者面前,到底该如何存活。

  能做到今天这样,保全自己和妹妹,并且心性并未变得残暴嗜血,而是清净出尘,已经很好了。

  轩辕夜轻声宽慰道:“她现在很好……”

  他却也只能说出这么多了,别的事情现在说不是很合适。比如,他今天被除了娘子以外的女孩子强行抱住,只因为被错认成了她哥哥……

  现在不说,免得勾人忧伤情绪。

  但长痛不如短痛,今日既已提到这件事,未免以后再提起,轩辕夜索性一并问了:“告诉我,她当初是怎么威胁你的?”

  颜羽垂着眼没有看他,沉声回道:“她没威胁我,只是陈述事实而已。事实就是成王败寇,失败的那一方,从来都无法选择自己的道路。”

  可他始终觉得,自己这一生,最大的错误就是出身。那明明是上一辈人的恩怨,他们却不得不继续为之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  没有余地,没有选择,无法置身事外。并且,因为对方比自己强大太多,连复仇都变得异常虚无缥缈。

  这样的人生,无疑是痛苦的。却偏偏,他仿佛被踩到泥地里仍要站起来的草杆一样,就是要活着。

  卑微又坚强地活着……

  段清朗见他们情绪皆因此低落,目光闪动了一下,抿抿唇想说什么,又止住了。

  他早就发觉,和某些人相比,自己实在太过幸运了。既然如此,更应该好好珍惜才是。

  段清黎微微叹了口气,心底有说不出来的种种滋味。她倒是觉得,颜落歌其实很是幸运,有这么一个好哥哥。

  轩辕夜十分明白颜羽的心情,那种心情,如同在小心地呵护一件易碎的琉璃,小心到连呼吸和心跳都不敢太用力。

  他也不想再多耽误了,轻声开口道:“要去看看她吗?我带她过来了。”

  颜羽闻言,眼睛亮了一下,随即却眉头深皱,并未立即答应,隐有拒绝之意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