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颜落歌清醒的时间太短了,以至于段清黎并没有看出,女帝所说的“脑袋不好使”严重到了什么程度。

  但她略略一想也能知道,必然是因为特殊的经历导致颜落歌某些地方弱于常人。

  比如刚才把轩辕夜当做她哥哥,或者,凡是个年轻男子,她都会那么觉得。

  这么一来,她心底对颜落歌的同情不觉又深沉真挚了几分。

  轩辕夜觉得他的怒气几乎要冲破天际了,偏偏面上不怎么表露出来。

  他生气的原因很多,先是颜羽隐瞒了那么多东西,再是女帝的这种态度,又让他更加认清了现实,不得不仔细思量到底要如何做,才有可能离开昆珝呢?

  他悄然深深吐纳几次之后,情绪稍稍平复了些,便转头问道:“我想知道,若想要颜羽听话,你既然有那么多惑人心智的手段,为何还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?”

  女帝冷澈的目光盯着他,逐一纠正道:“首先,这件事并没有你想的那样,因为是他自己提出来的。然后……”

  她嘴角浮起诡异的一笑,低了声音解释道:“朕确实有很多让人忠心不二的办法,比如某些药物。但是有得必有失,大部分人一旦用了药,便和行尸走肉无甚区别。”

  “相较之下,朕倒是希望能有几个灵巧聪明的手下,而不是只会听话的。所以,有些人的理智,是很珍贵难得的。”

  轩辕夜垂眸一想,她说的全然在理,行尸走肉固然听话,却是缺乏思想,只会机械地服从命令。

  他又倏然抬起头,狐疑地看着女帝。他在想,怪不得她一直没对他用什么手段,原来是出于这个考虑。

  毕竟,作为帝国未来希望的傀儡,他可是独一无二的,自然不能轻易丧失了灵智。

  或者说,只要情况不恶化的话,这一类让人忠心的药,是不会用在他的身上的。

  这个认知倒是让他心里稍微放下了一些,却不可能完全放松警惕。在这里的一饮一食,他依然会注意的。

  女帝轻声询问这里的侍从时辰,得到回答之后,似乎是觉得在这里呆得太久了,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  段清黎觉得,她这种语气,听起来和“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”差不多。

  轩辕夜不假思索,便问道:“卷宗里,写到密令便断了。我要知道,你为何派他到大夏找我?”

  他眉间紧了紧,终于更为直白地问道:“是否在两年前,你就已经开始布这个局?”

  女帝静坐之中,仍然满身王者气势,虽然内敛,却不容忽视。

  她听了问题之后,莞尔一笑,承认道:“朕向来谋定而后动,你之归来,确实准备了很久。不过……”

  “他那时是戴罪领了任务而已,除他之外,并没有旁的人合适了。而且,朕并不确定朕的孩子,是否还活着,再者……”

  她语速放缓了些,声音又轻,听起来多了几分阴沉之感,徐徐道:“若是长成了渣滓一般的人,朕不希望有过那样的孩子。”

  ~d看M/正版章X节上)酷k;匠@^网

  轩辕夜闻言心里滞了一瞬,立时想到颜羽当初接到的命令其实是双重的,要么杀要么助,全在他本人一念。

  他一想到这里,顿时神情又冷了几分,眼神犀利如刀,却一言不发。

  女帝诚实地评道:“你比渣滓,好那么一点。”

  轩辕夜低哼一声,懒得同她说这些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  只是当下,他心情到底是纷乱的,很想现在就去质问颜羽某些事。

  想到一个办法,他语气渺然道:“我要带颜落歌走。”

  女帝漠不关心一般:“随你,你想怎样都可以。”

 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像是讽刺,可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,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管教她的孩子。

  他和当年的她一样桀骜不愿受到束缚,加之本来就对生活轨迹突然改变很是抵触,所以她只好在小事上,不去管他。

  就算轩辕夜不明说,女帝也能大致猜到他的意图,应允他之后便道:“你今日的问题问完了么?若有事情,明日上午再问吧。”

  轩辕夜顿了一会才懒懒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  女帝等他有所反应之后,便目不斜视地离开了,随便他做什么,再无一句嘱咐,当真是绝不在小事上管束他。

  轩辕夜低声说了自己大致的想法之后,段清黎便帮仍然沉睡的颜落歌穿好了衣服。之后,她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神情里含义丰富。

  他被她会说话一般的眼睛一望,立刻上前抱住了她。感受着她正在成长的身体在自己怀里,满心都是说不出来的悲欣交集。

  “一定会有转机的。”他低哑着嗓子对她道。

  段清黎点了点头,从他怀里退了出来,说起正事道:“路上我想给她瞧瞧,她的身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。”

  轩辕夜点头之后,命人抬来软轿,直接去他们的住处,一起带上了颜落歌。

  不过,他并没有打算就让颜羽知道他把人带了过来,必须再问颜羽一遍,弄清楚为什么不把某些事情说出来。

  害得他前段时间摇摆不定思索如何处置颜羽时,险些做出了错误的决定。

  花有重开,人无再生。

  乘轿的话,从这里到他们的住处,大概要大半个时辰,完全足够段清黎给颜落歌细细检查身子了。

  看着苍白瘦弱的少女,段清黎不禁疑惑起来,轻声询问道:“她多大了?看起来似乎还没我大呢。”

  轩辕夜轻轻揽住她,回道:“不知道,刚才忘了问。不过你自离开大夏之后,个子长了点的。”

  就好比,娇嫩的花苞,正在一点一点缓缓绽开。她身上的那种属于少女的青稚之美,多了几丝成熟的韵味。

  段清黎的手从颜落歌的腕上拿下来,看了她一眼之后,转头望向轩辕夜,告知自己的发现:“我发现她的身体确实很弱,看着弱不禁风的,一点都不假。”

  他问道:“是有人希望这样,还是如何?”

  她摇了摇头回道:“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,但看起来,是很久以前,她年纪很小的时候,身体就很弱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女帝做的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