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一见,虽然女帝还没说什么,但在轩辕夜他们的认知里,仿佛已是看到了所谓真相。

  轩辕夜最是感同身受,可最觉得难过的,却是段清黎。

  按照他们的想法,女帝以颜落歌作为威胁,必然能拿捏住颜羽,甚至不得不闯“禁岛”那样真正的九死一生之处。

  就好比他们,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好,但身边同样隐藏着威胁。

  轩辕夜眼中的怒意显而易见,可女帝视若无睹,毫不在意。

  她轻灵地转个了身,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依旧一身大气的从容,表情很是平静。

  正是因为她这种表情,让轩辕夜有一种,即便他暴跳如雷也显得很可笑的感觉,所以干脆不要暴露太多情绪好了。

  说心里话,他自己对于这类手段,用得也是炉火纯青。可是一旦事情降临到自己或者亲近之人身上,便觉得极其不舒服,心里生出愤怒、痛惜的混杂情绪。

  女帝静静看着他表情的每一丝细微变化,目光落在刚刚迈着碎步走进的宫人身上,随后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盏,开始品茶,似乎并无开口的意思。

  这样被她故意晾下,轩辕夜眉间微微紧了紧,便又移开视线,再度看了颜落歌一眼,越看越觉得她和颜羽长得实在太像。

  即便他平时根本对不认识的女孩子不怎么感兴趣,不会有任何情绪波澜,但他现在其实是在替颜羽不平。

  女帝喝了几口茶水之后,口齿生香地说道:“成王败寇,不是理所当然么?看你的反应,似乎连这个道理都不懂?”

  轩辕夜闻言,已知不该再继续说什么了,他们的立场根本就不一样。

  女帝并没有把颜羽做朋友,而是站在君主的角度来看的,便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。而且他发现,站在女帝的立场,这种做法确实无可厚非。

  但他还是心有不满,沉沉道:“你不觉得这样做很卑鄙无耻吗?”

  女帝奇道:“朕已经很是仁慈了,你知道,照他们的出身,本来该怎么处置吗?本就该满门抄斩,不留活口。”

  轩辕夜道:“别说得恩赐一样,活着不还是要受你指示,你不过是为自己利益考虑罢了。”

  女帝轻嗤一声:“你说得对,朕应该立刻杀掉他们。”

  `更新最ut快◇上1‘酷C7匠网.\

  轩辕夜心里一噎,有种说不出来的恼火。

  段清黎一如既往的沉默,一言不发,心里充满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哀意味。

  她大致能想到颜氏兄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最可能的是,颜羽为了换妹妹安稳度日,然后答应听命于女帝。

  有些人,明明知道会被掣肘,会受到束缚,仍然不会放手。这么纯粹的傻,让她说什么好?

  女帝见轩辕夜绷着脸目光幽沉,毫不在意地继续道:“朕并没有做什么,只能说颜羽太仁慈。同样的处境,杀亲弃友的人多得是。”

  轩辕夜眉间又是一紧,忽而挑唇冷笑道:“真是好奇,这么多人与你有仇,为何你还活得好好的。”

  女帝不以为意地一笑:“因为朕除了这种手段之外,还有别的办法让他们乖乖听话……”

  “就如你昨晚所见的那样,那些护卫能不能称得上是人呢?朕也不知道,”女帝眸子幽幽一动,流转出盈盈的冷光,“你该感谢朕,起码颜氏兄妹,都仍然是人。”

  轩辕夜只觉心塞无比,气愤的同时,又满心悲凉。

  跟不讲理的人讲理很难,跟不知道羞耻的人讲德,也是很难,尤其是这人手握大权的情况下。

  他气闷之中,一言不发,可女帝却又开口了:“颜羽在你身边帮衬,确实是件极好的事,本就是难得一见的良才……这样的人么,总是有那么点和寻常人不同。”

  她神色并和方才未有多少不同,可轩辕夜看了她一下之后,便觉得她方才那一眼和这句话,充满了隐晦的威胁意味。

  这个想法,让他心里戒备更甚!

  “帮衬”这个词,意思实在太过微妙,女帝早已说过她完全清楚他的意图。

  现在,知道了颜落歌的存在之后,轩辕夜便蓦地想到,她今日到底为何带他们来见颜落歌?

  女帝是在告诉他们,既然她能让颜羽听命一次,便也能有第二次。只要有颜落歌的存在,颜羽便不得不听话。

  所以,女帝真正要劝他的是,尽早收了离开昆珝的心吧!

  毕竟,只要愿意,她随时都能让他变成孤家寡人。

  他们谈了这些时候,除了段清黎之外,没人注意到颜落歌的睫儿轻轻颤了颤,随后慢慢睁开了眼,一副睡眼惺忪的神情。

  她一边轻轻打了个哈欠,一边拿白皙的小手揉了揉眼睛,之后下意识地望向视野里格外突出的人影。

  轩辕夜本背对着她站着,被段清黎悄悄提醒了之后转过头来,便见刚刚睡醒的少女睁着清亮的眼,一瞬不瞬地望了他片刻,突然尖叫了起来。

  “哥哥!”

  随后,颜落歌动作飞快地一掀被子爬下了床,光着脚急切地跑到轩辕夜面前,一把抱住了他的腰,带着哭腔喊道: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  段清黎惊异于她看着瘦弱,动作居然如此迅速。但她也看得分明,颜落歌果真很是单薄瘦弱,现在下了地,和她身量差不多高。

  轩辕夜看了段清黎一眼,随后沉默地掰开把他紧紧箍住的两条瘦弱手臂,沉声道:“我不是你哥。”

  颜落歌泪眼汪汪的,被推开几次之后,仰着头仔细看了看轩辕夜之后,小声问道:“哥哥?你不要小歌了吗?”

  虽然她说的是昆珝语,但他们都听得清楚明白,轩辕夜此时心里的无奈远大于不悦。

  他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,颜氏兄妹,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。

  所以他竭力忍住了怒气,除了段清黎之外,他不喜欢被人触碰的,尤其是这么亲密。

  左右没有法子,轩辕夜二话不说,伸手在颜落歌背上点了点,让她再度昏睡过去,然后抱到了床上。

  女帝看他眉目阴沉,却能忍耐得住不发作,悠悠解释道:“落歌单纯胆小,不过脑袋有几分不好使,所以至今未曾婚嫁。”

  轩辕夜闻言暗想,敢不敢告诉他,为何她会脑袋不好使?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