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果真又起了变化?

  听到女帝说要去见一个人,轩辕夜便这么想到。

  她既然也说了,他问什么都会回答,而且已经打算每天给他授课了,便不可能拖延或者敷衍。

  他和段清黎对望了一下,都在猜测着即将要见的会是什么人,和颜羽有什么关系。

  而且,女帝说的是“带你去见”,而不是让那人来面见她。

  这时,虽然并未直接说出来,虽然事情走势还未见明朗,但二人心里对颜羽此前所说的某些事,都起了些疑心。

  侍奉一旁的人显然很有眼色,一见女帝起身之后稍稍伸了手,便小心地递过一件狐裘披风。

  一看这要出门的架势,轩辕夜暗想,还好早上出来之前,多穿了件外衫,这时倒也不觉得冷。

  手中握着段清黎柔软暖热的小手,心里也不由自主地安宁一些,他又悄悄握住了她另一只手试试暖不暖。

  这时,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不好启齿的事。在这么冷的地方,她来月事的时候,会不会痛呢……

  似乎他已有好些日子没想这个问题了,她也从没说起过。但一念及此,他还是有几分担忧,便从一旁的软塌上,拾了件披风给她披上。

  这里是女帝日常起居之所,毫无疑问,那是她的东西。

  段清黎微微吃惊,稍有几分抗拒之色。女帝却是微微一笑,不以为意,只做没看见,随后便迈步朝门外走去,却不准旁的人跟着。

  轩辕夜见她孤身一人款款行在前面,只在想,她果然和其他的帝王很不一样,出门自己走也就罢了,身边连个随从也不带。

  不过就算女帝手下不在身边,他也没有趁机杀之的心思,毕竟和白日做梦无异。

  外面并未飘雪,却有冷风呜咽而过,轩辕夜牵着段清黎跟在女帝后面,走在漫长而曲折,似乎没有尽头的回廊之中。

  并不知道要被带往哪里。

  一路上遇见了些人,皆是忙不迭地行礼,女帝只是挥一挥手,便继续不紧不慢地朝前行去。

  她并不主动开口说什么,也不问什么,只留给他们一个修长优雅的背影。

  轩辕夜着意看了她的脚步,发现很是轻盈,听不见一丝响动。看似寻常迈出的一步,却蕴含着无尽的动与静,使得步速永远不急不缓。

  走得久了习惯了,倒也不觉得冷了,段清黎默默估量了一下,可能已行了近两刻钟。

  #酷H匠|网@正版i《首、发

  这么远的路,女帝却是自己用双脚走来,也是让她不知道如何评价。或许是因为平时坐得久了,所以需要动一动的缘故。

  女帝既不说话,轩辕夜便也不开声。他看得见,所行之处渐渐是偏僻幽静了许多,若是秘密之人,住在这里倒也不错,也没什么好问的。

  一开始从檐下回廊行来,一路经了个小花园,又走入曲径通幽之处。现在面前现出了一面石墙,墙上攀着些经冬犹翠的藤蔓,还算繁茂。

  女帝走近石墙,伸手在壁上某处按了按,可能是有机关之类的东西,随后又退了两步。

  等待的同时,她转头对轩辕夜道:“这璧谢宫是个僻静的所在,罕有人至,营造时设了颇多机关暗道。”

  轩辕夜静静听着,细致地打量着那道石墙,力图看出更多的东西来。

  皇宫这么大,肯定会有些很让人惊讶的地方,倒也不奇怪。他现在确实好奇,女帝带他见的这个人,是死是活?或者是,被幽禁在这里?

  等了不多时,石壁豁然动了动,裂开了一道缝,渐渐朝两边分开。伴着盘虬的藤蔓,像是一道古意盎然的门。

  有个人从里面快步而出,弯腰恭敬地行礼,女帝轻轻点头,不发一言便率先走了进去。

  一股已被风吹散了些的暖意自门中涌出,段清黎暗想着,这石壁里面倒是别有洞天。

  二人随后走进,周身的暖意越发明显了些。但其实要真论起来,这里也并不比外面暖太多,只不过是略微封闭,寒风难侵的缘故。

  女帝在前面,脚步似乎蓦地加快了许多,二人便也没顾着欣赏石壁之中的景致,紧了步子跟上去。

  轩辕夜知道应该是即将见到那人了,谜底揭开之前,他好奇之余,却又隐隐有几分不放心了。

  不多时,转了几个弯之后,进到了殿中的某间屋子,看摆设,是少女闺房无疑。

  看出些端倪之后,他们二人便暗暗皱眉,心跳得快了几分。

  女帝不发一言,款步行到芙蓉帐前,瞧了瞧床上睡着的人儿,才开口道:“过来吧。”

  二人早已隐约见到一人睡在床上,却不知身份,此时自然要上前一看究竟。真见到人了,却又不免皱起了眉。

  那是个面容白皙清秀的少女,此时阖着双眼躺着,该是在休息,或者说还没起床。

  最开始时,二人极快地对视了一眼,心底都跳出了一个堪称荒唐的想法,似乎终于明白了为何颜羽像没有情根一样。

  原来他从来不曾表示过喜欢某女子,其实是因为早在昆珝有恋人了吗?难道是为了心爱的人,所以他才不得不听命于女帝?

  可仔细观那少女的面容,竟然和颜羽六七分相似,只是还要幼嫩精致许多。

  于是一时间,二人心里的疑问又是不少。

  轩辕夜并不开口,只以问询的眼光看着女帝,意思显而易见。

  女帝言简意赅:“颜落歌。”

  闻言,轩辕夜他们怎么可能还不知道这少女的身份?

  他们已明白,这大约是颜羽的妹妹,而且是胞妹。

  轩辕夜目光又在颜落歌脸上打了个转,皱了眉望向女帝道:“可他告诉我,颜氏一族只余他一人。”

  女帝挑眉轻笑:“所以你就信了?”

  段清黎身为医者,此时分了大半的心思,睁大了眼仔细打量颜落歌的面庞。她觉得落歌看起来很是苍白,唇瓣也是淡粉之色,或许是身体柔弱的缘故。

  或许是因为已知落歌家族之事,又或许是因为认识颜羽,也可能是因为她看着实在纤细柔美,第一眼见到颜落歌,他们心里便已生出了几分怜惜。

  轩辕夜沉默片刻之后,压抑着怒气问道:“所以,这就是他为你卖命的原因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