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反复复将这段言简意赅的文字看了又看,每一个字忽然都变得陌生了一样,两人才终于勉强平复了心情。

  即便再如何难以置信,但已经被记载了下来,便是不会错的。而且,因为某些缘故,这卷宗的记载不可能太过详细,细枝末节的事情都被省略了。

  同样的,那些事都如尘埃一般消散了,除了颜羽本人之外,不会再有人关心。

  可轩辕夜神情越发凝重,他不知道这样看似轻薄实则无比沉重的卷宗还有多少。昆珝的风雪无情,卷宗里的文字却还要更加漠然无情。

  如果那些人死了的话,应该也只是会被轻描淡写记上三言两语,就算被这个世界记住了。

  段清黎同样轻蹙着秀眉,神思恍惚了一会儿,透过无悲无喜的文字,似乎看到了一幕幕的厮杀。虽已过去,但她一想起来仍有几分提心吊胆,随后不禁又想到了轩辕夜的过往。

  心里又微微泛起疼来。

  有太多的生命,能存活到今日一刻,异常难得。

  沉默了良久,轩辕夜终于开口道:“他没说这些事,也是正常。”

  他深深舒了一口气,不再去看这一段,继续往下读。只是这些事,明日他会去和女帝问个清楚的。

  两年的试炼,最终颜羽活着走出孤岛,轩辕夜看到这里,心里却有一丝自己都没觉察到的庆幸。原来能遇到某些人,真的是无数个缺一不可的偶然拼积而成的。

  这时,颜羽已近十九岁。卷宗写道:“居三月,奉密令东行,不知归期。”

  到了这里,卷宗便断了,后面尚有大片空白,显见将来还要补充后续的。

  但就算这里不写,他们也明白,所谓的密令,指的就是前往大夏来找轩辕夜。读到此处,二人终于头一次无比清晰的了解了颜羽的生平。

  段清黎其实是有很多问题想问的,毕竟她不太知道颜羽他俩如何认识的,可能那里面也有一段故事,但眼下时辰已经不早了,轩辕夜又是一动不动陷入了沉思,她便没问什么。

  过了片刻,他回过神来,轻轻喟叹了一声,目光最后一次落在卷宗上面,继而将之收了起来。

  段清黎这时问道:“虽然了解了一些,可我还是不太明白,为何他会甘心为女帝做事?”

  轩辕夜微微敛眉:“我觉得这里还少了什么至关紧要的事情,概括的太过简略,有种半真半假的感觉。明天,我们去问问。”

  他心里清楚,颜羽性格看似温和稳重,但果决坚忍,又颇为奇异地仿佛融儒释道于一身,豁达通透,却也不是那种甘于任人摆布的人。

  这时,他心底有一个奇特而的念头,忍不住再确定一遍,颜羽是心智健全的人。

  他还在想着昨晚的那些看起来有点不像人的人,并因此考虑过颜羽因某种药物而臣服的可能,却又觉得不像,思虑得多了,渐渐越来越是疑惑。

  想不出个所以然,轩辕夜熄了灯,同段清黎睡下了。

  只是一时间睡不着,两人在黑暗里睁着眼,也不说话,各自想着心事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睡的。

  第二天都起了个大早,轩辕夜看似变化不大,没有迫切地想要做什么,实则身上往日的那种懒怠之气已悄然不见,眼中精光暗藏。

  是准备认真面对某些事情了。

  用过早膳之后,他又将卷宗看了一遍,便带着段清黎一起去找女帝了,时间要比女帝昨晚说的时辰还要早上许多。

  ◇酷$匠&k网,√唯一v(正*版+h,其*{他√n都Nn是{盗E2版v8

  严格说起来,现在仍然是昆珝的冬季,而且天气有继续变坏的趋势。尽管早已大亮,却有几分自远方天际绵延而来的阴沉,笼罩着四野,似乎预示着将有一场肆虐的大雪。

  女帝对于他提前来询问,并不怎么吃惊,反而像是早有所料一般,轻轻笑了笑,没等他开口,已问道:“心里的疑惑,是否又多了些?”

  尽管轩辕夜很不喜欢这种了然一切的语气,却还是面无表情承认道:“是,所以来问个清楚。”

  女帝纤手遥遥一指,看似随意地说道:“坐吧。”

  看她的表情,并不很在意他要问什么,全然悠闲得如同要闲聊一般。

  轩辕夜并不迟疑,直接拉段清黎坐下,二人脸上都是一般无二的平静之色。

  不知道为何,每次见到女帝一副淡然神情之后,轩辕夜就不想再有很多表情。若他凡事形于色,就会被女帝反衬得很沉不住气一样,无端便输了几分气势。

  虽然他有时候看起来就是沉不住气,但真相如何他自己心里明白。

  女帝看起来是个很爱读书的人,这时缓缓又低下头翻着手里的书卷,催促道:“要问什么,快些问吧。”

  段清黎心里暗想,不是她昨天叫他来,说是有东西要教的吗?怎么现在有几分速战速决的不耐烦语气?

  轩辕夜沉寂了一刻,在想怎么开口,他尚不能确定,女帝到底会怎么处置颜羽。

  女帝微微挑了挑眉,似不满他的犹疑,轻嗤一声道:“不是你昨晚说要问他的事,今日为何又不开口?”

  轩辕夜抬眸,声音平稳地问道:“那份卷宗虽然言简意赅,但透露了很多东西。里面记的应该是真的,我想知道,那禁岛,到底是什么样?”

  女帝修长的凤目轻轻一挑,似扬起了一个笑,回道:“你若是想知道,不如自己去亲身体验一下。”

  她的话既无波澜也谈不上有什么语气,让人听不出到底什么意思。可仔细一想,亲身经历确实是最好的回答。

  轩辕夜却只是点了下头,她此言已侧面承认了,确实有那样一个可怖地方的存在,现在只怕还依然在运转吧?

  他抿唇良久,心情无端又沉重了几分,轻声问:“我想知道,既然有灭门之仇,他为何还要替你做事?”

  女帝无视了他把自己当成坏人的语气,却同样发问道:“你不知道?他没告诉你么?”

  轩辕夜低哼一声,知道的话,还用问吗?

  女帝见状轻缓笑笑,自语道:“呵,也是,以他的性子,大约是不会说的……”

  她精致妙目中亮起几分兴味的光,曼声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,朕都会告诉你。走吧,朕带你去见一个人,之后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