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便已做出了攻击,但他的本意并不是想要打架,毕竟费时又费力。

  他的目标是,尽快进到殿中!

  他身形刚一掠动的同时,数十道剑光亦是错落有致的闪了闪,眨眼之间那十余人已成攻守兼备之势,反应甚是迅捷,可却仍旧都是一片漠然的神色。

  那看不清颜色的眼瞳里,是完完全全的漠然,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,更别提显露些许思索的迹象了。

  轩辕夜觉得,这些人有点怪。

  这种异样之感虽然极轻,却盘桓在心里,极不舒服。他甚是不解,这些人明明是有气息的,为何看起来有几分不像活人,反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?

  或者说,是几乎被完全操纵的傀儡?

  谁在操纵他们?

  轩辕夜目光极快地掠过四周,夜色里光影交错,诸多暗处看不清晰,他却可以肯定,女帝这里潜伏着的暗卫数不胜数。

  却都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?

  想到这里他心下已是稍定,又观察了这数十人脚下,察觉他们暂时并没有结阵之势,亦果真只防不攻,便轻轻冷笑了一声。

  看来,女帝真的只是试探他的态度罢了。

  不过这些狗,缠的还真是烦人。

  轩辕夜脚下急掠不停,眨眼之间已行出二十余步,毕竟他最擅长的还是轻功。

  他并没有主动攻击,是在想,这般暴露自己的实力,真的好么?

  虽然他知道女帝并不在乎他到底多厉害,毕竟她厉害的手下比比皆是,自己除非能胜过所有人,否则武功再高,实际上都是没多大用的。

  可是只犹豫了一瞬,那些人第二次围上来的时候,他眼神又冷了冷,欺近一人身旁,闪电般出手,直取那人面门,不过须臾又转攻胸腹。

  尽管已到如此地步,那人面上仍旧毫无变化,只机械地挥剑斩下。

  旁的那些人,脸上终于露出了些犹豫挣扎的神色,并未及时出手阻止轩辕夜。毕竟,陛下可是下了不能伤害他的命令。

  轩辕夜一手缩回的同时,另一手与那人争了几个回合,双方都是脚下不停,可打斗中那人手中长剑却脱手而飞。

  轩辕夜连忙扭身接住,随后剑意便从无到有,陡然一盛。

  有剑在手,他已无需顾及什么,剑花叠叠密如浪潮一般,划开无数伤口的同时,也争出了一条路。

  可那些人仍然追得紧,他伸长了手一剑划过,在其中一人颈上掠下,未见流很多血,那人已轰然倒下。

  暗暗焦心于在这里耽误时间,他一咬牙,脚下又加快了许多,身形快到连残影都看不见了。

  如是可以,他倒是很想大开杀戒,只可惜,现在没空。

  拼了命的加速之后,不多时已到了殿门之前,轩辕夜竭力平缓下呼吸,胸腹之中隐隐作痛,实在是用力过猛的结果。

  经脉虽是早就在恢复了,可却并未长好,实力比之以往,确实有所不如。但,他向来是越战越强的。

  回廊下却有好几个侍卫站岗,此时见他过来,亦是跨步上前想要阻止。

  却闻得一声幽渺的哨音,袅袅消散在夜色里,那些人便都齐齐止住了动作,只望了轩辕夜片刻之后,慢慢又站好了。

  轩辕夜快速环顾四周,发觉他们都是这个反应之后,顿时觉得有几分毛骨悚然。

  难道是以音控人?未免有几分太可怕了吧?

  然而既已近到眼前,便断无退缩之理,他轻灵迈步,身形飘飘已进了殿中。

  殿中并没有人,只有灯影在随风摇曳着,轩辕夜左右看了一下,冷声问道:“别做缩头乌龟!小心我杀个片甲不留!”

  “本事不大,脾气不小。”

  极轻极缓的声音悠悠传来,如清风拂云般入耳,却让轩辕夜微微一怔,定神片刻后,便朝左边一侧奔去。

  飘渺到几乎辨不出方位的声音……

  刚一进了侧门,他一颗心便稍稍安定了下来,段清黎好端端的,面容沉静站在女帝对面,看其来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  空气中飘散着清甜幽微的清香,还有另一种不知名的似有无穷回味的香气。

  他只瞥了女帝一眼之后,便疾步朝段清黎走了过去,脸上坚硬的冰冷已柔和许多。近到跟前,却也只是捧起了她的手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确认她安然无虞之后,他才转头盯着女帝,哂道:“你想做什么?嫌自己不够卑劣?”

  I酷4k匠)网。唯Q一正版,;其_他《n都"p是M)盗`版V

  女帝静静看着,不以为意,轻笑道:“喝个茶而已,何必大惊小怪?”

  她旁边的案几上,确实放着一盏精致的茶壶和两个茶杯,正在缓缓飘香。

  方才外面的动静,虽然未曾亲见,可她的感知,却是极敏锐的。不过遗憾的是,他并没有出手多少,以至于她还不能得出个很好的判断。

  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现在并没有这妮子说得那么不堪嘛。她确信他天资禀异,如果是生长在自己身边的话,定然比现在要卓越数倍,真是想想就觉得遗憾到要叹息了。

  轩辕夜懒得理会,将段清黎的手握得极紧,站姿挺拔如松,冷冷道:“别碰她,免得后悔。”

  女帝淡然看着转身欲走的他,端起茶盏抿了口茶,回味了片刻才提醒道:“别乱动,你也会后悔的。”

  轩辕夜这时止了脚步,却不是他想停下的,而是被段清黎尽力拉住了。

  他低头看着她发亮的双眼,心里一阵疼惜,知道她拉住自己,定然是有缘故的,便也没再一意孤行。

  随即又听得女帝开口,不由得怒了几分,神色一冷问道:“你待如何?”

  拿她来掣肘?真让他很是不耐,生怕出了什么意外。

  女帝本来便有话要对他说说,不然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,可她仍然只是细细打量着他的每一丝神情,不紧不慢道:“不如何,只是提醒你一下。”

  “由不得你的日子,开始了。”

  大部分时候,不管是说什么,女帝永远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,好似对什么事都胸有成竹。

  这样,真是很让人厌烦不已啊。

  轩辕夜心里早有此料,也怒气蓬勃,可在她面前,却没来由地忍耐住了,除了眼里,不再显露分毫怒色。

  对方平静如水,他若是暴跳如雷,看着就逊色许多。

  随后,他语气生硬道:“有什么要交代的,赶紧说了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