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帝说了这一句话之后,再没有别的表情,只随意地摆了摆手,便有人过来拉住了段清黎的胳膊,略略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  她眉间一皱,仍然不知女帝会对她如何。

  其实她不是被人带走的,准确地说是被掳走的更好一点,只不过来人并无明显恶意罢了,既很是礼貌,又刚好卡在了轩辕夜和她分开一会的时候。

  现在稍作回想,便觉毛骨悚然。

  h,酷7F匠"G网唯●一s正版+,.(其&他都u;是.盗qi版、

  宫墙深深,到底比不过女帝的心思之深。

  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,女帝此举只是个试探而已,为的便是在轩辕夜眼前制造一个假象。可她心里觉得,这是何必呢?

  仔细一想却是能明白,就算女帝早知以往他们之间发生了哪些事,但到底不是亲见,未必会信。此番自己亲眼见识一下,明明白白瞧着轩辕夜的反应,得出的结论不是更好更确切吗?

  段清黎并不反抗,也不多问什么,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但女帝也不会真对她怎么样。她只是担心,他发现自己不见了,会不会怒上心头然后……

  堪堪过了一盏茶功夫要多一点而已,横翻数道宫墙的轩辕夜,已出现在这清毓宫门口。

  夜风混合着浓烈的杀气,鼓起了他的衣衫,伴随着猎猎的响声,其中透出的暴烈杀意便显得更甚。

  可门口早已齐齐站着十余个黑衣护卫,排成两队。见了轩辕夜这架势,他们并没有丝毫害怕敬畏,拿着刀剑的手稳得都保持着齐平。

  墙上悬挂的宫灯照出的光亮映在剑身,白花花的寒光直晃人眼,带着几分冷酷的嗜血意味。再配合以这些护卫漠然的表情,似乎一场打斗不可避免了。

  轩辕夜虽然怒极,但神情仍然是冷静,见了这些人的架势,心底却是嗤笑了一声。

  果然不出他所料,这些人只忠于女帝一人而已。而最确信无疑的是,她的突然消失,就是女帝的授意,不然不会派这些人等在这里拦他。

  可他赶得太急,眼下是孤身一人,很明显绝不是这些人的对手。另外,他并未与昆珝的高手交手过,对他们的武功路子,可谓一无所知。

  轩辕夜仍然站在远处,并不再进一步,却高扬了声音喊道:“老女人,把我娘子交出来!”

  尽管此时他有一肚子的怒火一肚子的脏话想骂,却知道多说无益,而且女帝似乎对什么言辞都不在意,除了提到大夏的时候。

  殿中。

  段清黎只是被带到了旁边的屋子里,不多时女帝也走了进来,轩辕夜的喊声她们都听到了,神情却是不一。

  她心里蓦地微微一沉,他声音里并没有多少怒气,但那是因为收敛了的缘故。将心比心来想,换了任何一个人,面对眼下情境能不动怒?更何况,他的性子到底是有几分暴躁的。

  他长久以来的隐忍,今日将要爆发了吗?

  女帝却仍然不动声色,一根眉毛都没有动。她只是将黑邃的眸子轻轻一转,饶有兴致地看着菱唇紧抿的段清黎。

  他果真如所料的那般沉不住气,不过倒也无妨,至少可以证明了,这女孩在他眼里确实很重要。

  若是仔细打量的话,她倒是觉得,这妮子看起来确实不错,沉稳冷静得根本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小年纪。最关键的是,话少,想得多。

  唔,这么一看,似乎确实是良配,不过可惜了,小姑娘身份不明,留下来可以,却绝不可能成为他唯一的女人。

  女帝极快地一串念想闪过之后,并未移开目光,悠悠问道:“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”

  段清黎极不喜她这种漠然之中隐有几分傲然的语气,但又有什么法子呢,人家就是很有底气,有抓住他人软肋的能耐。

  她微垂着眸淡淡应道:“陛下可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就不怕伤了他吗?”

  她心里焦躁得很,猜测女帝必然不满意就这么草草结束,定然要再紧逼一步。若真惹得他怒冲霄汉的话,接下来便只有动手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  毕竟,刚刚被人挟着飞过宫墙的时候,墙下暗处雪亮的剑光晃了她的眼。

  “你当他是纸糊的么?”

  段清黎抬起幽黑的眸,极轻地开口道:“陛下似乎期望过高,他受伤之后,武功大打折扣。”

  女帝只优雅地敛了敛眼皮,并不再说话。

  段清黎略略一想之后,便不仅是焦躁了,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恼恨和憋屈。虽然今日算不上用于威胁他,只是试探而已,但事态会不会朝着那个方向演化?

  可偏偏她现在又为人掣肘,出不去。这里离大门又有些距离,她声音再大,外面也不可能听得清。

  真是,只能看他自己了。

  此时,外面短暂的对峙之后,轩辕夜轻眯了双眼,战意沸腾!

  但即便如此,他现在依然有对形势的精准判断,不妨大胆赌一次。

  女帝的目的并不是要他性命,所以这些人看着气势很盛,到底敢不敢伤他?

  甚至于,女帝也不会对她怎么样,她只是饵,真正目标还是他而已。

  但即便会受伤,即便清楚地知道女帝之目的,他仍然会走这一趟!

  自落到这里之后,处境便如置身高山之上,虽偶有石壁可以挡住寒风,可暴雪却无处不在。任何一点细微的裂缝,都会让寒意入侵进来。

  他不会让她孤身一人待在不让人开心的地方,他只想以态度告诉女帝,他的女人,谁都不能动!

  谁也无法把他们分开,如果非要如此的话……

  不介意永远为敌!

  杀你的人,覆你的国!

  念头与动作几乎是同时发生的,双足一点,身影已疾如流星一般,一跃而起,眨眼之间翻过了宫墙。

  饶是他宝刀未老如此迅捷,身后的诸多护卫却并非等闲之辈,看到他身形微动的同时,亦是齐齐做出相仿的动作,紧随而至!

  十余人先后落定,站在庭院的长长甬道之中。

  轩辕夜沉了目光看着面前一群木偶一般毫无表情的人们,这甬道不过二百余步,此时看起来却居然如此漫长。

  不假思索,脚步刚落下不久,他已朝他们攻了过去。

  “忍得够久了,今天就杀给你看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