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他的心意,她从来没有怀疑过,毕竟也算是一起经历了诸多风雨。

  而且他脾气怪异,虽然外人看来并不好相处,可一旦被他看做朋友的话,便是会坦诚相待了,只是不轻易表露罢了。

  FD酷X…匠网唯◎一U;正@版,R其$&他;)都-是(n盗*版

  比如,他最终还是下不了手杀掉颜羽,实在是因为太过念旧,无比珍惜某些情义而已。

  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

  轩辕夜一双墨染双眸认真地望着她,蕴含的是纯粹而坚定的柔情。他觉得自己一直在忍耐,因为时机未成熟,羽翼也不丰满,不得不蛰伏起来。

  可是如果女帝真的逼迫太甚,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。

  段清黎只极轻地点了点头,清润透亮的眼回望着他,没多说什么,任由他揽到怀里抱着。

  忍了片刻,尽管满心不情不愿,她还是低了声音,一字一句道:“我们现在势单力薄,如果她逼迫你娶亲,你就先娶了吧。”

  她并不傻,也算是见识些宫廷争斗,总有些事情会是相似的。就算她不知道昆珝的具体情况,可他作为女帝唯一的子嗣,用来以联姻的方式拉拢人心,很是有效啊。

  轩辕夜垂眸看着她微微仰起的小脸,唇线因为抿着,越发显得分明而锐利了。他语气冷硬地甩出两个字:“不娶!”

  就算是暂时的委曲求全,他也不情愿,他绝不二娶,若有别的人想嫁给他,就别怪他辣手摧花!

  段清黎看他神色变得如远处绵延的雪山一般,尽管悠远,寒气却依然瘆人,不觉便轻轻叹了口气,将头靠在他胸前,不再说话了。

  她真的只是在商量,而没有别的意思。暂时的委屈她不在乎,她只在意结果。

  轻柔的颠簸之中,车行得还算舒缓。可这一颠一颠的节奏居然有点舒服,加之夜间没有睡好,她渐渐地便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  等她睡醒,立时感觉到,虽然还在车里,可却一点都不颠簸了。从车窗往外偷偷一望,拉车的已经换成了并不很高大的马匹,行在白石铺就的道路上,前面则是阔大庄严的宫门。

  原来是已经到了?

 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,他们被直接送到了分配好的宫殿之中。

 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宫,但看这美轮美奂的建筑,这座宫殿,地位该是和东宫差不多。

  轩辕夜带着段清黎住在正殿,又要求颜羽、段清朗住偏殿,免得离得太远,有什么事要讨论的时候会不方便。

  直到晚膳时分,他们才知道行宫里的待遇居然那么好,吃用都和大夏习俗相差不大。

  但是这里却不同,不知是因为没准备好还是别的什么缘故,晚膳居然是昆珝所习惯的羊奶、烤肉、馕饼、青酒。

  虽然到底是御厨的手艺,要比寻常人家吃得精致华美许多,但吃起来依然不习惯,最终结果就是轩辕夜拉了肚子……

  他对此很是郁闷,他不觉得自己是随随便便就会拉肚子的人,一定是有人放了泻药才对吧?

  段清黎幽幽看着他如了第二次厕,无端想起了前几日在轩辕陵那里撞见的汤药,提醒道:“以后饮食都要小心为好。”

  今天的晚膳她看过了,没什么额外添加的东西。会拉肚子,可能是猛然间吃得杂了些的缘故。

  轩辕夜无奈,暗想难道是在行宫住久了,自己的胃就变得娇贵了起来?不至于吧?却又不能断定就是食物里面有什么,真让人心里添堵。

  奇怪的是她却好像全然无事正常得很?

  他这么想着之后,没多久又觉得肚子开始疼了,只好翻了个白眼继续去如厕。

  感觉上并没有多久,可能不到半刻钟,他便回来了,却有些疑惑,在正厅没看到她的身影。

  轩辕夜以为她先行睡下了,便去了卧房,准备一起睡觉。

  然而,目光触及那分明没被动过的被褥时,他眼神不由得一凛,一声轻唤已然脱口而出:“小黎儿?”

  几乎是同时,一颗心已经提了起来,好端端的,并没有多久而已,她怎么会不见了呢?

  不过一瞬,他神情已阴沉下来,双眼更是犀利恐怖,冰冷的目光如有实质,直刺人心。

  转眼之间,轩辕夜已思量万千,觉得不可能是她自己乱走,她平素向来稳重冷静,乖巧懂事,不会在这节骨眼上生事。

  问题在于,这里是什么地方?说是女帝的老巢也不为过,但凡有个风吹草动,他不往坏里想都难!

  想通之后,他即刻返回正厅之中,隔了老远便冲一直站在旁边的宫人问道:“她去哪了?说!”

  似被他满身腾腾的杀气摄住了,那宫人怔了一下,才小声地回答:“禀告殿下,那位姑娘她,被人带走了……”

  轩辕夜闻言,凤眸顿时危险地一眯,冷声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为何不早说?”

  即便话是如此问的,他却是知道,刚刚可能并未有什么异样,再加上这里的宫人不了解他们的关系,自然对此并不关心。

  娇瘦的宫婢抖着身子回道:“没多久,就是刚才,奴婢也不知道到底多久……”

  轩辕夜冷哼一声,不再理会吓得有些语无伦次的小宫女,转身便朝外走去。现在线索太少,他根本不知道是谁过来带走了她,但最好所有地方都查一查。

  先前还隐隐抱着几分期待,可是等到和段清朗、颜羽一一见了面之后他才发觉,他们根本没找过她。

  也就是说,那九成的可能是女帝的人!

  轩辕夜不做丝毫耽误,甚至连多说什么都来不及,拔足便急急朝女帝的住处奔去。

  心底的恼火在熊熊燃烧,但更猛烈的情绪,却是担心和不安。

  他异常害怕她会有什么事,自从知道身世之后,他其实无所谓自己如何的,却是时常暗自伤感连累了她。

  如果女帝要对她怎么样的话,他此生决意刀剑相向,不死不休!

  距离并不很太远,但隔了重重宫墙的一处宫殿中。

  段清黎才被人带来,她暗暗皱眉,看着亮如白昼的正殿中间站着的女帝,犹豫了片刻还是福了福身。

  心急如焚,面上却尽量毫不显露。她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么突兀的一出,只知道他如果发现她突然不见,定然很是心焦。

  女帝朝她轻轻一笑:“朕要瞧瞧,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