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来的几天,直到准备好启程回宫,都再无什么事发生。轩辕夜几人每日除了尽力了解这里的情况之外,大多数时候便只有闲聊了。

  而女帝,已许久未曾在他面前露面,看起来似乎懒得理会他。可漆白每日仍然忙得很,回禀的消息从来没少过。

  隐秘之处的事情,一直很是隐秘地悄然进行着。用来给毒老试药的药人,已经近百了。其中死伤了大半,因为毒老心情不好,总是随意发泄。

  不久被女帝知道,说既然死的人太多,说明他的药很危险,人也很危险。

  吓得毒老立刻老实了许多,心底却无时无刻不在痛骂女帝,还有轩辕夜。他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这般倒霉,看起来这次是要凶多吉少了。

  一想到自己年纪也不小了,也是在江湖摸爬滚打过的,若真是死到临头了,倒也不怕,却是觉得憋屈,替自己不值啊。

  哼,既然余生是有限的,总得做点什么为自己报仇雪恨呐。

  女帝他是杀不了了,毕竟是早有防备而且几乎成精了的人。他只会下毒,可师兄云叟却会解毒。

  但是也不至于束手无策,哼,他怎么可能会不在研制的药里做点手脚呢?

  这个仇,能报多少是多少。

  这几日,女帝说是在准备回宫,其实回宫早就在准备之中了。之所以这么明确告知,是为了知道轩辕夜得知消息会有什么反应。

  她还是喜欢循序渐进,一步一步让他习惯以后即将开始的崭新生活。暴躁的人和暴躁的马毕竟不同,马可以杀,人却只能教化。

  但得知试药结果之后,女帝便遣人将毒老先一步秘密送往皇宫。

  为了防止意外,特意派了许多略通毒术的护卫守着,怕他路上逃了。虽然说,毒老早就被她喂了药,必须定时服用解药才能保命。

  她手底下多得是奇人异士,对付人的法子,要多少有多少。

  v2更新…最\R快上酷)匠_网}

  这之后,女帝依然没表露一丝一毫对轩辕夜他们的额外的要求,甚至于知晓轩辕夜选择放过颜羽之后,也一句话没说。

  她其实在心里毫不吝啬地赞赏了这一举动,这个选择,在眼下是对他最为有利的,因为不会再有人既了解昆珝又能真心帮到他了。

  所以,尽管看起来情绪暴烈,但其实还是很精明理智的,不是吗?

  至于其中的深情厚谊,也要分开来看,不能单纯地看做心慈手软,应该深究其中原因才是。

  心光滑坚硬得像昆仑山上的冰壁,才是最可怕的那种人呢。

  女帝想到这里,隐隐叹息了一声。她到底也不能完全做到那样,尤其是终于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之后,心里的态度似乎在悄悄地变化了。

  鲜活美好的年纪,无所畏惧的姿态,虽然有几分懒怠,但确确实实是让人羡慕的年轻。

  但,她还是时刻牢记着,家与国,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古往今来,皇室为了国,做出的牺牲不计其数。认真说起来,自己也是被牺牲的那一类人,只是并没有放弃过,而是如黯淡的火星一般,顽强地重燃了。

  皇室中人,并不仅仅是世人所想的那样只为了权,其实也有为了江山大义,却是被掩盖在历史风烟之中。

  ……

  五天之后,浩浩荡荡的一行人,便踏上了回皇宫的路途。

  实际上路程并不很远,只是碍于地势的限制,要翻些山脉,行程便缓了许多。

  路上,可以明显地感觉到,出了这行宫所在的山窝之后,冷风渐渐变得刚猛许多,可天气却明明还是晴好的。

  看了一路远处山巅的积雪,段清黎已不能想象昆珝的天气是有多诡异了,冬天定然要冷得难以置信了。

  但是和他们之前估计的相反,路上女帝仍然没表现出对轩辕夜额外的关注,仍然没有露面,也没什么别的吩咐,一切都自然会有人通传的。

  这种奇怪的态度让轩辕夜心里颇有几分郁闷,只不过他也懒得表露,更懒得多想。只要知道女帝是条耐心的狼,等合适的时候就会露出尖牙就好了。

  因为没有旁的办法,所以轩辕陵也被一并带了过来,只是轩辕夜懒得理他。

  但这时候,他见人就是一副恶狠狠的愤怒模样,光瞪着眼也不说话,一旦开口必然离不开“轩辕夜”,所以一时还真看不出什么异样来。

  反正,有了异样,也不会有人主动告诉他的,只等他们自己去发现。

  可那天撞到的奇怪的汤药,他们到底并没有忘记,只是不知道其中厉害罢了。

  牦牛拉的马车之中,轩辕夜漫不经心把玩着手里的一块玉佩,不知第多少次在百无聊赖之中又陷入了深思。

  身边,段清黎紧挨着他坐着,也是觉得无聊至极,然而见他玩着那小物件似爱不释手,目光便幽深了几分,静静瞧着她。

  轩辕夜终于注意到,抬眸朝她一笑,将手里的小乌龟扬了扬,做出一副要递给她的架势。然后,毫不意外地又握回了自己手里。

  段清黎闷闷的不说话,目光又落在了车里的檀木小盒上面。里面装的自然都是些重要的东西,其实并没有多少,而且未必能用到。但,它们总归有特殊的意义。

  看到这乌龟玉佩,她便忍不住回想以前的事,便会不由自主地心情低落几分。却随即又会肃然起来,因为往事绝不能重演。

  其实这小龟真的很是玲珑可爱,抛却往事,她看着它倒也能会心一笑。

  乌龟虽然缓慢,但很是坚定啊。

  但有一个问题,她想了又想,还是觉得现在应该问一下。毕竟这里不比别处,行宫是玩乐为主,自然是会自由很多,回到皇宫里,只怕某些事情就会变了味道。

  所以,她问道:“到了宫里,只怕凡事都是要讲规矩的。我……该以什么身份……”

  她不是没有自信,盲目的自信可是毫无用处的。这里是女帝说了算,她可不想成为女帝和他之间的火药桶,一点就着。

  轩辕夜并未立即回答,只是揽住了她,才应道:“绝不会委屈你,这一点,不能让步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