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天在暗处到底发生了哪些事,轩辕夜他们毫不知晓。

  不过女帝对某些至关重要的事很是谨慎,能不起冲突就尽量和平解决。这些都只是多做准备,倒未必能派上用场,还要看他们态度如何了。

  漱玉宫里,这一晚过得还算热闹,准备了一个许久未有过的小晚宴。席间大家都没多提某些事,该吃吃、该喝喝就好。

  饭毕,轩辕夜道:“吃饱喝足,开始干活!所以……”

  “娘子,我们去睡觉吧?”

  段清黎觉得,真是羡慕他能心情舒畅。不过呐,现在确实该多休息以养精蓄锐,谁知过几日会是什么光景?

  既已知没几日便要回皇宫了,现在能考虑到的事,必须都考虑了。就算没有十全把握,也得早作打算,好知道该朝哪个方向去做。

  所以暂时的几天,几人如许久之前那般,凑在一起遮遮掩掩地商议诸事。

  议事地点自然是在卧房之中,大白天也能窝在寝室的,除了轩辕夜也没谁了,宫人应该都习惯了。

  轩辕夜想起来到昆珝以来的种种,双手枕于脑后,躺在榻上叹道:“现在最缺的就是私密情报和自己的人手,偏偏都不怎么可能。”

  就算未知大势,情报和人手也都是最基础的,缺少不得。但他想要的是,绝对忠诚于自己的势力。

  众人都知道这点很难,至少绝非一朝一夕能做到的。

  段清朗只随口举了个例子,小声道:“别抱太大希望,想想有些人能朝秦暮楚,还是有点可怕的。哎,二哥这次回程,我让远晴随行,他死活都不肯……”

  轩辕夜轻哼一声:“这是在炫耀自己有个死忠护卫?我还有个娘子呢……”

  “举个例子而已,想太多。”

  段清黎虽然大部分时候听别人说话,自己都一言不发,但不代表她没在思考。

  仔细想想,可能某些人根本意识不到,其实轩辕夜和女帝不是一路的。所以,想要他们背叛原主,也不怎么可能,而且会泄露某些至关重要的事情。

  但,让他们自己转变不行,不代表没有其他手段。

  她抬起头,一脸认真,将话题正回来道:“你想要手下,可以有别的办法啊。让他们自己忠心耿耿不行的话,可以考虑歪门邪道……”

  说到后几个字,她声音小了点,但神情并未有太多不自然,只继续道:“只要能控制人的心智,不都可以嘛。”

  轩辕夜思考如何培养死忠势力的时候,早就想起过蓝宇之曾用过的那种妖邪似摄魂的法子,他接道:“歪门邪道我也想过,可我不会嘛……”

  再说了,真正有大用的手下,也不可能是普通人。就比方说漆白,想要策反他,该用什么法子?

  或许抓其把柄加以威胁倒是不错,可他也不知道人家有什么可以威胁的地方啊……

  颜羽端然坐着,即便伤势未愈,依然尽力挺直腰杆。此时听他们的头绪断断续续,他宽慰道:“无需太操心,陛下一定会把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权御之术教给你。”

  其中让人大开眼界的法子,也是不少呢。

  轩辕夜轻轻点头,便略过这点不再说,一开口便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:“小三儿,你还是回灵钧去吧。前路未卜不说,你也未必能帮得上忙。”

  “我刚刚真的只是举个例子,没有其他意思。”

  轩辕夜催促道:“管你什么意思,在外浪得够久了,你就是该回家了。”

  段清朗默然了片刻,他也知道自己在这里似乎是没什么用,但就是没怎么想过离开的事,谁知道哪一次离别就成了永诀呢?

  局势只会越来越紧张,而不会这样一直安闲着。

  熬过去就是春暖花开,熬不过去便是山河永寂。

  他轻轻叹了一声,也是难以抉择,最后只好回道:“再等段时间吧,其他国家的人,不是也有逗留在此的嘛。”

  轩辕夜轻嗤道:“是啊,比如轩辕陵。”

  |H酷},匠E网永o久免S费P看I)小说

  他闭嘴之后,躺得又直挺挺了几分,因为发觉他已经到了提起轩辕陵,心情都没有一丝好转的地步……

  不过细细一想,某些事可以暂缓,现在能把将来的方向大致定下个框架就好了。

  于是沉吟之后,他乌黑的眸看着上方,一眼不眨假设道:“你们说,我找机会巡游各国,然后趁机逃跑如何?”

  段清黎只问:“昨晚酒还没醒?”

  段清朗叹道:“做人不能想太多,除非她愿意放了你,否则你想离开,就得用常人所意想不到的法子……至于是什么法子呢,我不知道,因为我也是常人所以我想不到……”

  颜羽轻轻点头,思忖片刻才答道:“要么是陛下甘愿放了你,要么你想尽办法逃出去。前者不太可能,后者……”

  轩辕夜插嘴道:“是根本不可能!”

  颜羽不理会,继续道:“后者,其实也不太可能,全看天时地利人和了。陛下势力庞杂,手下众多,又都是武功高强之辈。但你若是瞒天过海、偷梁换柱连着用,也未必不可能。”

  段清黎心道,还有呢,比如李代桃僵、金蝉脱壳之类的。

  呵,再来一次金蝉脱壳?她现在想起来心有余悸之余,还是隐隐有几分怒意。

  但她一念过后又想到,其实最困难最让他不知如何是好的,是她才对吧。

  本来听着困难重重,轩辕夜却一拍软塌道:“好,那就双管齐下两手准备吧。”

  段清黎不知他有了什么不靠谱的主意,问道:“过几日到了皇宫,女帝就该正式手把手教你做君主了,你打算怎么应对?”

  “当然是虚与委蛇了,但也不会很配合。能给她多找麻烦,就绝不手软。”轩辕夜闭了闭眼,有几分不情愿之色。

  他清楚得很,他可能有帝王之才,却绝无称王称帝的性格。

  越高的位置,便有越多看不见的束缚和责任,多麻烦啊。更何况现在女帝基业未稳,要想稳定诸国需要很大精力呢?

  末了,他又道:“除了刚刚说的难处之外,最难的地方其实是,我对她了解太少了。知己不知彼,怎么能胜?”

  说到这里,他神情有几分幽怨。不是他不想知道,而是知道的人本来就少,还不愿意告诉他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