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陵醒的时候,感觉脑袋依然沉重万分,又晕又痛似宿醉刚醒一般,难受至极。

  他艰难而勉强地翻了个身,皱着眉舒了一口气。胸肺因为趴着而产生的压抑感散去,可不知是不是躺久了的缘故,现在全身都像不是自己的了,充满一种木木的感觉。

  刚醒时,脑海似乎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存在了,可心里仍然有一种奇怪的抑郁恼火之感盘踞着。

  他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。缓了一会儿之后,茫然的眼神终于有了焦点,看清自己身在光线昏暗的房里,万般疑惑顿时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

  似乎刚刚做了一个漫长的梦,跌宕起伏到不可思议。他看不清梦里自己的脸,却在梦中,依然满心愤恨。

  轩辕陵大睁着眼陷入沉思,那个梦,很像是曾经都发生过的事,可他到底是谁呢?梦里那些人,又是谁?

  他活动受限,加之屋中很暗,他并未发觉屋里其实一直有人在看着他。

  这人坐在他对面的阴影里,面上的表情虽隐隐有几分不以为然,却还是一瞬不瞬地望着他。毕竟是漆白大人吩咐的事,大部分时候,便意味着陛下的命令。

  尽管光线晦暗,可这人夜视极佳,将轩辕陵醒来之后的每一丝表情都收在眼底。见他眼神稍微澄澈了一点,这才懒洋洋开口道:“醒了?还知道自己几岁吗?”

  突然爆开的声响让毫无防备的轩辕陵吓了一跳,连忙转头朝声音的来处望去,便见一个黑沉沉的高大身影从暗处悠悠走过来,带着满身压抑气息。

  照例来说,轩辕陵根本不可能知道这是谁,刚刚他还在苦思冥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。可不知为何,或许是这一瞬受到了惊吓,他居然一惊之后,想起了些之前的事情。

  自己是被一个面无表情的青年人灌下了一种什么药,然后就睡了过去,现在才醒?

  那人已走到面前了,可轩辕陵的心思又不在这一点上,而是回想到了梦里某些极其屈辱可怖的场景。

  现在想起来,仍然觉得仿佛全身骨架都痛得要散开了。

  难道那些,都是真的?

  他双手一紧,恨恨抓住了床单,呼吸都因为心绪起伏而有几分低沉滞重。

  刚刚遗忘的事情,随着熊熊燃烧的恨意,都想起了大半!尤其是某些人,某些事!

  走过来的那人,面容隐在黑暗里,丝毫看不真切。可落在轩辕陵眼里,却觉得他和自己的死敌简直毫无二致,不由得恶狠狠叫道:“轩辕夜?!我杀了你!”

  那人微微怔了一下,随即好笑似的扬了扬唇,在床前站定,低头凝视着轩辕陵,悠悠开口道:“随便提少主殿下的名讳,会受到惩罚的哟。”

  此时外面已薄暮渐染,屋里更是晦暗得很,被派来的这人武功高强视力极佳,便懒得点灯。但此时,似乎不得不燃灯了。

  {酷_$匠)网永v久免费+^看小A`说

  他动作轻捷地取了一个烛台,拿火折子点了,端着返回来,凑到轩辕陵面前,问道:“看清楚,你认识我吗?”

  轩辕陵和轩辕夜有什么恩怨,早在他被扔到这里受辱的时候,漆白的某些手下就已经知道了。所以,被派来查看药效到底如何。

  那人猎鹰般冷锐的双眼此时已刻意放柔了目光,可脸上仍然有几分不屑和鄙夷,偏偏又带着些认真期待的神情。

  他扪心自问,自己表面看起来,可是比少主殿下精壮厚实许多。嗯,当然也要丑些,不至于认错吧?

  灯光照至眼前,只要轩辕陵不瞎,应该能看出面前的脸是陌生的。

  但前提是,他脑子得正常。

  可他分明有点不正常,目眦欲裂瞪着面前的人,竭力支起绵软又沉重的身子,低低怒吼道:“轩辕夜,我要和你同归于尽!”

  说着,情绪激动处,颇有几分张牙舞爪要扑上来的架势。

  那人只要结果,并不会和他辩驳什么,索性假意承认了,满口胡说道:“那你小心了,你老婆孩子、老爹老娘都在我手里呢,信不信我把他们凌迟三千刀陪你上路?”

  反正,药效什么样,不试探怎么知道?

  一提起许多亲人,轩辕陵顿住了,一时寂然之后,喃喃道:“老婆孩子,有吗……父王?”

  他忽然又大叫道:“你这个坏人,杀了我母妃!还做了皇帝,你还我!”

  那人无奈地叹了一声,推开了扑过来撕咬自己的轩辕陵。他一手拂了下衣角,衣摆带着气劲直直鼓开,极快地掠过轩辕陵的身子,已触到了几个穴道,轩辕陵转眼之间便安静了下来,再度昏睡过去。

  随后,这人吹熄了灯烛一扔,管都不管,便走了出去。

  虽然对轩辕陵的看守不能松懈,但会有人来接班,他只需要尽早去报告就好了。

  天极阙。

  这时暮色已是深重,重重宫宇掩映在一片夜色里,更显威严庄重了几分。

  漆白接到消息之后,便即刻过来回禀女帝。他先前所猜的不错,什么东西都不可能第一遍就做到完美,真是需要继续改进的。

  他将轩辕陵服药之后的言行情态略略描述一番,便等着女帝下一步的命令。

  女帝神情依然是万年不变的平静淡漠,对此似乎早有预料,却罕见地多说了几句。她的声音不是很大,却能让一丈之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女帝道:“果然是慢工出细活,朕命他半月之内完成,他足足提前了一半时间便成了药。朕当初吩咐的是不能伤身,现在倒好……”

  “刻骨铭心的事情,倒还是会记得。而且,记忆混乱不堪,”女帝发出了极轻的似笑一般的音调,继续道,“最后,是不是会疯癫?”

  漆白接道:“臣会继续注意轩辕陵的动静,只是……”

  他想起今日送药被少主撞见的事,还是说了出来。

  女帝敛了敛眸,之前语气似不以为意,却又话锋一转:“他知道又如何?对了,那个小女孩,懂医?不知有没有辨出这药的能耐。”

  漆白以为她要针对段清黎下什么命令,然而并没有,女帝随后只淡淡吩咐道:“叫毒老继续钻研,再不行就拿他自己来试药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