轩辕陵一听了他这话,立时越发愤恨不已,一双眼因为脸颊消瘦下去更显大得骇人,咬牙恨恨道:“原来是你?!”

  温文一笑,轩辕夜毫不掩饰地回答:“对啊,就是运气很好的我。你和蓝宇之,一定都以为是对方做的。”

  轩辕陵纵然也不喜烟柳,因为她的欺骗和背后的主子,但此时相形之下,她哪及得上轩辕夜一星半点的可恶!所以从立场上来说,烟柳是勉强可以原谅的,但轩辕夜他绝不能原谅。

  又想到自己多半再无逃出生天之日,轩辕陵顿时破口大骂道:“贱人生的贱种,如此恶毒,我咒你死无全尸……”

  轩辕夜轻拧了眉听他叽叽歪歪了片刻,转头对漆白道:“绝食了么?他似乎,还很有力气。”

  段清黎听他咬牙切齿地骂着,几乎以至语无伦次的地步,还是不由得眼神一凛,很想直接废了他,只是碍于他现在趴着她不好出手罢了。

  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,做不做男人都无所谓了。

  漆白听轩辕夜这么一说,点了头应道:“殿下教训的是,微臣下次会注意的。”

  轩辕夜目光极淡地扫过气得抖如筛糠般的轩辕陵,悠悠道:“也不能玩坏了,毕竟军倌儿只有这么一个。”

  段清黎差点想笑,她只听过军妓,军倌是什么东西?

  轩辕陵被他们一唱一和,气得胸口闷痛不已,嗓子似被人扼住了一般呼吸不得。一张口便呕出了一口鲜血,实是积郁已久所致。

  轩辕夜见状,提醒道:“既来之则安之,既然改变不了现状,就先忍着吧。”

  他又一字一句,带着一丝让人胆寒的笑,极缓地开口:“好好活着,你爹,还在等你回去呢。”

  轩辕陵闻言喉中又是一梗,提起亲人,便无端有一种巨大的委屈冲上心头,让他几乎想哭。可在轩辕夜面前,他如何肯哭出来?

  也罢,此生既注定你死我活,之前他屡屡功亏一篑,现在栽在轩辕夜手里,他认了!

  只是,他宁以不入轮回永世为孤魂野鬼起誓,定要诅咒轩辕夜和段清黎,不得好死!

  轩辕陵紧紧咬着牙,一言不发,感觉屈辱至极,心里却并未完全放弃希望。遥想当年,越王勾践在吴三年,可谓受尽屈辱,与他今日也差不多。

  可勾践卧薪尝胆,到底是一雪前耻!之前的那些屈辱,又有谁在乎?

  就算再屈辱,他也要好好地活着,等着看他们走上死路的那天!

  轩辕夜见他扭过了脸去,气得已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了,又想到他这样的身子骨,若是再来点酷刑,就差不多要翘辫子了,顿时兴致大减。

  最后,他只有吩咐道:“好好调/教他,我会再来看你的。”

  这两句话分别是对不同的人说的,却是连起来却让人气得要发疯。

  随后,他也不打算多呆,消遣轩辕陵确实能让心情愉悦许多,但对着那张丑陋的脸久了,谁能高兴得起来?

  他牵着段清黎的手,施施然离开了。

  最Ya新章(节d上W酷(匠Z网

  两人出门之后,在回廊上走着,一边极轻地说着话,尽管彼此都因了即将前往真正的皇宫而有几分忧心,但还是得表现得乐观积极。

  可走到转角时,只听得一声惊呼,迎面急急走来的青衣宫女手里接着便是哐当一声响。

  她因为走得急,并未料到会险些撞到人,更何况,居然还是永安王殿下!虽未见过,但早已听过别人描述,容貌气度,再无旁人。

  但想象之中的碎裂声并未传来,轩辕夜已迅如猿猱地接住了即将倾落的汤碗,轻轻放好,问道:“这是给谁的?”

  碗里的液体还是洒出来了一些,段清黎闻见空气中飘散着一种极淡而特殊的药味,她说不上来那是什么药。这种气味算不上好闻,却也不让人反感。

  但是,这碗里究竟是什么药,就有几分耐人寻味了。

  那宫女抖抖索索,仍未从惊骇恐惧之中恢复过来,颤声回道:“陛下传,传令,赐给这里住的那位殿下的。”

  轩辕夜悄然和段清黎对视一眼,又有了几分兴趣,继续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奴婢不知……”

  轩辕夜目光在那精致汤碗上游移了一下,想到女帝那么精明,这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便轻轻一笑,拉起段清黎便走,不再多管什么。

  可是漆白并未跟他们一起离开,先前不声不响跟在后面。可遇见这宫女之后,等他们二人走了,漆白从宫女手中接过汤碗,什么都没说,只挥手让她赶紧离开。

  随后,他便返身回了轩辕陵的住处,心里仍然有几分后怕。

  谁能料到,殿下会突然兴起过来这里,又恰好遇见了陛下派人送来的药?本来应该严格保密的,绝对不能让殿下知道分毫。

  不过看样子还好,殿下一点都不感兴趣。

  漆白脚步轻捷,似流云一般飘到了轩辕陵跟前。

  一团暗影突然罩下,轩辕陵大骇之际抬头,便见眼前一人垂头望着自己,面无表情,却有几分说不出来的可怕。

  一路端过来,汤药已有几分凉了,漆白淡漠地瞥着他,二话不说,掀了碗盖扔到一旁,捏住轩辕陵的鼻子便开始灌。

  轩辕陵早已心惊肉跳,以为轩辕夜是突然变了主意要毒死他,拼命抗拒着不喝下去。

  漆白略略顿了倾灌的动作,一手下移锁了他的咽喉,迫使他竭力仰起头的同时打开牙关,便是不得不将之咽了下去。

  虽然漏了些,不过还好,到底喝下了大半。

  漆白如木偶一般面无表情,静静看着他卡着脖子欲呕,淡淡道:“死不了。你很荣幸,能为陛下试药。”

  “这几日不会有人来骚扰你,但我会派人来看你情况如何,千万要牢牢记着你的前尘往事。”

  轩辕陵刚刚开口问:“你给我喝……”

  便觉脑袋又痛又晕,困倦不已,眼一闭便彻底趴了下去。

  漆白等了片刻,伸手查探一番,知道他没死,便将汤碗扔在这里。他也不再管他,出去之后把门关上了,又吩咐了两个人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他觉着,看这样子,还是告诉陛下,应该继续研制那种药为好,免得出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