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真的,他其实对轩辕陵到底如何漠不关心,反正是斗不过他们的。他不想和一个小孩子计较,有这样的功夫倒不如去想想如何对付幕后之人呢。

  一念及此,段清朗道:“对了,不算你的话,大夏不是派了两个皇子嘛。轩辕陵留在这里,另一个大概是要回去了。”

  轩辕夜微一耸肩,大喇喇道:“回去吧,赶紧去报信,在家洗干净脖子等着我。”

  他不信,既然有深仇大恨,女帝会甘心轻易放过轩辕立?复仇,只是时间问题罢了!

  段清朗又低了声音道:“我已经和二哥说过了,回灵钧之后,便立即派人去大夏查看情况。那人既然没死,又放过那样的狠话,不得不防。”

  K酷匠y$网o0正版xc首0发^

  轩辕夜轻轻点头,心底却并不怎么忧虑,他虽然不愿意长留昆珝,但离开之前,总归是有权力可以用的,要争取一切能利用的东西清除自己的障碍。

  再说,女帝会任由那样的麻烦存在于世吗?

  毕竟,听蓝宇之的语气,似乎野心不小阴谋深重呢!

  很显然,颜羽也对他如何处置的轩辕陵不感兴趣,于是轩辕夜牵了段清黎的手,走出门去,随其余两个,爱做什么做什么,他们私底下应该也有事要谈的。

  段清黎本来也不怎么想去,但一想到看到坏人遭殃有益身心健康,便也欣然前往,去忍不住问:“你怎么处置他的,当真……?”

  轩辕夜笑得纯洁无害:“我会闲着没事开玩笑吗?再说,酷刑之类的,太没意思了。”

  段清黎默默回道: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  不过,她还真想象不到,男人被侵犯了,会是一种什么心情……

  二人先用了些点心充作午膳,然后便叫漆白带路,前往某个地方。

  路上,漆白语气清淡地解释道:“殿下,因为那种地方不是一日两日能建成的,所以就换到了行宫禁军的住处。”

  轩辕夜并不在意这些过程,只注重结果:“无妨,反正结果都一样。”

  漆白轻轻点头,然后想到那不堪入眼的场景和凄厉的嚎叫,默默在心里打了个寒战之后,再度开口:“陛下说您这样做……”

  轩辕夜乌黑的眸子一眯:“说什么?”

  段清黎顿时想笑,其实在女帝眼里,这应该是件小事,不至于怎么样的。

  “陛下说,她很满意,您做得极好。”漆白不自觉眨了一下眼,总觉得听了这话之后,少主殿下会更加任性妄为……

  其实私底下,还是称呼轩辕夜少主殿下为多,毕竟是嫡系势力,态度必须要有。

  轩辕夜轻轻嗤笑一声,不再多说什么。

  奢华的步辇缓缓行着,路上闲着无事,二人只好看四周的景色。今日阳光有几分虚弱似的,天边铺着乳白的云层,远处连绵的高耸雪山已埋了些在云堆里,看着越发雄壮。

  轩辕夜在想,这样的气象,是不是要变天了?似乎昆珝只有夏冬两季,其余时日天气介于春秋之间。

  他还是等机会再说吧,最起码,昆珝的冬季对他不怎么有利。雪中不仅行动不便,危险还甚多。

  行了近十里之后,到了地方,轩辕夜顿了脚步,语气担心地问道:“方便进去吗?会不会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场面?”

  段清黎一阵好笑,都是男人,你怕什么。但其实她也不知道,男人怎么会被侮辱……

  漆白面无表情回道:“那位毕竟未经人事,殿下又吩咐过让他活着,所以他现在还在养伤。”

  轩辕夜点点头:“走吧,其实我还还没见过小倌呢。”

  这里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喧闹,毕竟是宫中禁军的营房,白日里没什么人,到处都静悄悄的。屋舍都还是新的,四处都透着一股端正肃然。

  见此处干净整洁,花木宜人,他们心里的抵触倒也少了几分,不觉得有什么不适。

  只是,轩辕陵却没想到,他们居然会来到这里,此时他正昏昏沉沉地趴在床上,半睡半醒之间,满脑子仍然都是各种各样的咒骂。

  一声极轻的询问响起,顿时让轩辕陵周身骤然一绷,立刻惊醒。就算是做梦,他也不会忘记这个该死的家伙的声音!

  轩辕陵此时苍白的脸上痛恨之色异常明显,有些微暗的眸中几乎溅出火星来,颜色惨淡的唇被咬得死死的。

  轩辕夜看着他,疑惑地问漆白道:“这几天,他被用了几次?”

  至于现在还爬不起来么?

  漆白毫不惊讶,一点不停顿地回道:“新人都需要调教一段时间,才能适应。再加上兵士们可能有些粗鲁,他又气闷得吃不下饭,所以……”

  所以轩辕陵现在满身是伤,不仅身上疼,心里伤得更重,简直像掉进了一个醒不过来的噩梦里。

  那晚他被折腾得毫无出息地痛哭流涕,凌虐般的痛苦加上极度的屈辱,让他几乎想死了一了百了。

  现在见罪魁祸首出现在自己面前,轩辕陵咬着牙关,全身都颤抖起来,却是恨到极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段清黎看他趴着,思索片刻之后也似明白了什么,却冷冷一哼,目光幽凉地看着满脸不甘的轩辕陵,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意。

  他现在,不过是和前世的她一样罢了。只能说,今日之果,必有前因。

  就算不提前世,他屡屡想谋害他们,更是和罪大恶极的蓝宇之勾结在一起,甘为走狗,为虎作伥,如何能原谅?

  往日的仇,都必将一一报回来!

  轩辕夜只往床边走了几步,便顿下了,远远地站着,凉凉开口:“感觉如何,是不是很爽?只可惜我没看见,你是如何婉转承欢的。”

  他邪邪勾了勾唇,继续道:“慢慢调教你。”

  就算并不把女帝当生母来看,可他到底介意自己的出生的原因,这种说不出改不了的痛,真让人憋屈至极。

  这种发泄的方法么,勉强凑合。

  轩辕陵很想扑上去不管不顾地撕烂他的嘴,可惜自己被折腾得快要散了架,休养了这几天依然没缓过来。心里又憋着一股庞然的怒气,简直郁闷得要吐血。

  他被怒气一激,低咳了几声,咽下喉中腥甜,咬牙切齿道: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轩辕夜淡笑道:“烟柳死前,也是这么说的。可我现在,还活得很好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