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道目光齐齐扫过来,本来一脸欢乐的轩辕夜,做贼心虚地收敛了笑容,免得笑得忘形被打一顿。

  虽然说,现在没人敢打他,但凡事太张扬,总归是不好的嘛。

  然而,段清黎已忍不住偷偷伸出了魔爪,悄然伸到他胳肢窝那里,手指一弯轻轻挠着,一边小声道:“说吧,该怎么惩罚你?简直可恨!”

  刚被挠到,轩辕夜便敏感地一缩身子,忍着痒痒和笑意大呼小叫道:“是啊我错了,快来非礼我……”

  柔软细嫩的小手触感实在太好,加之她不经常这般主动触碰他的身子,不多时轩辕夜已莫名其妙脸上微红。

  却不甘屈服地反手一拉,将她揽在怀里之后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完全老实不下来。

  段清朗无奈瞥了嬉闹成一团的两人,先前的火气也渐渐消散了大半。毕竟,已是许久未见这样的场景了。在昆珝,开心无忧真是一件难事。

  他不再理会旁若无人的两个,见颜羽有起身的意思,便上前帮扶,却还是不放心地问道:“我到底错过了什么?你没事吧?”

  颜羽在他搀扶之下缓缓坐起身来,神色悠然,浅笑道:“没事,只不过被某个人戳了心窝子。”

  现在胸口还有些痛感,但还不算太疼。心脏没什么值得担心的,而再过十几天肋骨也能重新长好了,还算不错。

  不过,刚刚听到的那些话出乎意料,确实很戳心,简直足够让人念念不忘了。

  段清朗心里明白他大概不会有麻烦了,却似不敢信轩辕夜居然心软了,悄声问道:“他放过你了?”

  颜羽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认为。他现在很需要一个对陛下了解、又能帮他的人。”

  段清朗见他神色有些微黯然,又想到轩辕夜刚刚说“好多事情”,再联系到颜羽毫不辩驳的奇怪态度,便没再问什么,等私底下问轩辕夜去。

  这边,段清黎同轩辕夜闹了一会儿,也不约而同停下了,毕竟一片静谧之中他们的动静太明显了,未免尴尬……

  轩辕夜却仍不愿放手,抱着她又亲了一下,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今天我才知道,有些执念和怨恨放下之后,居然能让人如此开怀。”

  段清黎低低一笑:“那是原本就有比恨更重要珍贵的情感。”

  不然的话,她也不能理解那些能甘心放下一切恩怨的人。

  这一上午还没过去,谈天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堪堪过了近一个时辰而已,轩辕夜他们却觉得恍如隔世。有些事情既已说明白,好似窗外的阳光都亮堂了几分。

  眼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轩辕夜见段清朗神色犹疑,似乎有话要问自己,懒洋洋站起身子的同时,随口道:“折腾这么许久,还是好好回去养伤吧,你送他回去。”

  段清朗瞥了他一眼,这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语气啊,真是欠扁得很。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,既然他们谈完了,也没必要继续呆着了。

  可是二人尚未站起来,便有清脆的笃笃叩门声,紧随而至的是漆白那毫无波澜的声音:“殿下,微臣有事禀告。”

  轩辕夜看都没看门那边一眼,先短促地哼了一声,才慵懒地扬声道:“进来。”

  怎么会时间赶得这么巧?刚好在段清朗过来没多久,漆白就来了?

  是因为女帝要知道他对颜羽的态度到底如何吗?

  轩辕夜这么想着,神情不知不觉中多了几分极轻的冷意,眼角眉梢看着似乎都犀利疏离了几分。

  段清黎默默看着,尽管知道他如果冷了脸是对外人的,但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舒服。

  漆白轻缓地推门走进来,脚步轻盈迅捷,不见急态,然而似乎只是一眨眼,便迈过了十几步的距离,走到近前来。

  他欠了欠身拱手为礼,微微垂头开口道:“禀告殿下,陛下有了新的吩咐。”

  轩辕夜长眉一轩,等了这么许久才有这样的消息,他倒有了几分兴致。不过,既然漆白没有一丝让旁人回避的意思,显然这新的吩咐也并不隐秘。

  他轻一点头之后,漆白缓声道:“陛下有言,您再过一段时日,便要随她离开行宫,回皇宫去。”

  轩辕夜只嗯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,眼睛却朝身旁的几人看了过去。这个消息,真是含义丰富。

  他也明白,这里毕竟只是行宫而已,皇宫才是政治中心。

  他们三个也没说什么,可刚才还稍稍放松的心情,又绷紧了几分。毕竟,都能意识到,皇宫,才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吧?

  在行宫,只能说是玩儿而已。

  +(看…正版:章ye节S上酷nB匠F网

  轩辕夜转念一想过后,又问: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

  漆白无视了这犀利的目光和不善的语气,不卑不亢回道:“陛下说,您最好尽快做一下心理准备,您的假期,回到皇宫就算结束了。”

  “大概什么时候启程?”真是的,这一点他清楚得很,可听到消息还是觉得心里一堵,十分不爽。

  “摸约在五六天之后,殿下无需考虑一切。”

  轩辕夜有几分不耐地挥了挥手: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  随后,漆白目不斜视地退了出去,从进来到出去,似乎并没有多看其他人一眼。

  然而今日殿下面见颜羽结果如何,已经一目了然,何须多看呢?

  雕花木门被关上,轻软如烟的帷幔摇摆一阵之后终于静下,轩辕夜才悠悠开口道:“看来,我很快就要不得安生了。”

  此时颜羽已极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,宽慰一般开口道:“等到了那里,形势会渐渐明朗起来。虽然压力会变大,但陛下一定会把所有事情,毫无保留地告诉你。”

  轩辕夜神情肃然了几分之后,又不屑似的一敛眼皮,点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迟早都要来的。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……”

  “我出现得突然,根基太浅,短时间里根本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人手。再者,他们都那么忠心耿耿……”

  他说到这里,发泄一般伸了个懒腰,想起什么似的,声音忽然一扬:“不开心,我要去找轩辕陵!谁和我一起?”

  对于这种一言不合就要去找人家消遣的行为,段清朗表示,做很对,但是……

  “不想去,要是以前我可能会去凑热闹,现在,没心情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