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知晓身世以来,大部分时候,轩辕夜都在想着如何离开。

  如果想有详尽的计划,除了要了解形势之外,还得见机行事,甚至于运气也不可缺少。

  总之,要天时地利人和,简直难上加难。

  最新j章节上=酷匠$y网}e

  段清黎一言不发,颇为娴静,即便心有所忧,也从来没说出来过。

  自从明白处境之后,她没抱怨,也没喧闹,他心里已经够焦躁煎熬的了,她多说什么也没有意义,还不如相互体谅。

  但是一想到女帝可能不会容忍他俩在一起,她黑沉沉的眸子就阴冷了几分,心里没有怨愤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所谓的出身和血统,简直比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还要可恶很多,全然是站在上位者的立场来想问题的。

  静默之中,轩辕夜不声不响地拉过了她的手,紧紧握在自己掌心里,她抬眸报以一笑,轻声道:“要耐心。”

  轩辕夜一扬唇角,点点头,现在就是要和女帝比比谁更耐心。

  毕竟,女帝也不是铜墙铁壁,同样是有弱点的。她既然如此看重自己,自己好歹不是毫无凭借。

  他沉吟之后开口,断断续续的谈话,便再度继续下去。

  这时他神情已肃然很多,几乎是从未有过的庄重,对颜羽道:“如果之前有一分的希望离开,你愿意帮我,希望便多了几分。只是……”

  说真的,他并不很明白女帝对颜羽的生死不闻不问,这般放任他处置。被特别派到自己身边来的人,不应该很特别才是吗?

  “了解你,和了解女帝同等重要。告诉我,罪臣是什么意思?你当初又是奉了什么命令接近我?”轩辕夜急着知道答案,语速稍快了些,更显犀利。

  颜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问,并不吃惊。其实他早就该问了,只是之前关心更为重要的问题罢了。

  可那些久远的事情,即便现在想起来,心底依然不能平静,泛起细密的波澜。

  一圈一圈漾开的,是沉淀了许久的哀痛。

  他本来打算坐起来的,现在这个念头也消散了,还是躺着说那些事比较合适,以免头晕眼花。

  心里因想起某张娇俏的脸庞而更加难受,他面上却仍然一片漠然,只是稍闭了眼,语气懒怠地开口:“我和你一样,有个无法选择的出身。”

  轩辕夜静默不语,但已预感到了什么,毕竟改朝换代之中,确实会发生一些罕见的事。再说,颜羽没比他大几岁,何至于负罪深重?

  段清黎也在想着,罪臣,其实是某个家族的统称?

  只听颜羽极缓地继续讲述,却是依旧言简意赅,不忍细说:“刚才说过,几十年前皇室后裔遭到追杀,被屠戮殆尽。所以……”

  “风水轮流转,当陛下自东方归来,同样的清洗,又发生了一次。颜氏,便是当初那些敌对势力之一。”

  “成王败寇,如是而已。”

  记忆里明明是火光与血色漫天,映着昆珝的纷然落雪。可时隔多年,提起不堪回首的沉痛往事,颜羽语气平静到没有一丝颤动,只话的尾音里,带着苍凉的叹息。

  血腥太重,心脏太软,不能放任自己去回想。渐渐长大懂事之后,越发明白了,那到底是一场怎样可怕的灾难。

  他说得轻描淡写,一句细节都没有,可轩辕夜和段清黎听了,却齐齐满心震荡,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原来这世上,谁又比谁好过多少?某些事,只是不想说不愿提罢了,伤疤一旦揭开,都是一片同样的殷红。

  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惊愕之后,轩辕夜开始根据已知的东西,推断颜羽说的事情,大概会发生在什么时候。

  可思量一番之后,他还是觉得信息太过模糊,以至于不能准确地推断出来,只好问道:“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颜羽仍然闭着眼,长睫轻轻颤了颤之后,回道:“十三年之前。”

  这只是屠杀开始的时间,在此前,复仇的风暴便早已开始酝酿了。

  闻言,二人不觉对视了一眼,想到那时他不过七八岁而已,心里便对于他为何会甘于听命于女帝,都有几分了然。

  却难以置信,一贯活得云淡风轻的人,会背负如此血海深仇。

  但,他似乎并没有要报仇的意思?

  段清黎觉得心里乱了几分,因为想不通这样是对还是不对。当对方力量远远超出自己的时候,是不是该安分点?

  可这样,心里时时压着一块重石,怎么可能安心?

  轩辕夜微有几分后悔,他不知道往事如此血淋淋,不然就不会提起。但既然已经说了,今日便一口气问完吧。

  他继续问道:“颜氏一族,是……只剩你一人了?”

  颜羽想起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姑娘,却面无表情回道:“以前不是,现在,是了……”

  轩辕夜垂下眸想了想,他以前还觉得颜羽是受到胁迫才会那般忠心,但现在看来,似乎是长期被逼无奈之后的选择?

  他随即再开口,话里有几分怂恿意味:“你难道不想报仇吗?或者说,你一直都在隐忍不发?”

  颜羽徐徐睁眼,目光沉沉地看着他,片刻之后,竟然一改淡漠神色,轻笑了一下。

  他语气里有几分看彻世事的通达,又带着些认真,回应道:“我恨,但冤冤相报何时了,更多的杀戮,有意思吗?”

  之后,颜羽笑意未曾消散,口气竟有几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意味,以轩辕夜会有的语气,对他道:“再说,我要是想报复女帝,最好的法子,是不是该杀了你,嗯?”

  这时,他想起来两三年以前接到的命令,默然喟叹了一声。

  好在,轩辕夜似乎忘了,他还没回答“奉了什么命令”这个问题,那就算了。

  但就算再问起来,他也不会说实话的。

  女帝当时让他去大夏,寻找轩辕夜,但既没有、也无需说明原因。本来的命令是,考察其性情才智,若难堪大用,杀之!

  颜羽回想起他们初见时的好笑场景,忍不住笑意,轻轻摇了摇头。那个比现在暴躁顽劣许多倍的少年,真是……

  虽然按照女帝的要求,那少年一定不合格,但他到底没有下手。

  那样的鲜衣怒马、恣意江湖!

  活得好一个热气腾腾,让人心生艳羡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