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羽觉得,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评价别人的事情,尤其是在不了解真相的时候,真是天真而肤浅。

  这种“如果是我面临这种情况,一定会如何如何”的想法,实在是太想当然了。

  但他以过来人的目光看了轩辕夜一眼之后,到底没再多说什么,心里泛起种种复杂的感觉,极淡,却又苦涩。

  轩辕夜这样的少年锐气是很好的,有时候倒真让人向往,可乐观自信的人却不得不承认一件事。

  那就是,热血再如何沸腾,自己再如何踌躇满志,有时却不得不败给现实。

  不是自己做得不够,而是受到的束缚太多。

  然而,轩辕夜这样一问,倒让颜羽想到另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,却又不能确定他是否知道。如果他不知道,那就不将之抖出来了,因为毫无必要。

  正是因了这件事,所以,不是他没试图改变这般为人走狗的命运,而是要付出的代价他承受不起。

  段清黎听他们两个对话,也在想这件事,有道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有些事真是不好评判。

  她和轩辕夜一样,也隐隐觉得,颜羽不大可能甘于屈服妥协的,背后一定还另有隐情。

  *P看D正.=版章节u上酷a、匠网*5

  这般静默了片刻,轩辕夜似又觉得无趣,可气氛好歹没有方才那么尴尬了。

  尽管并未言明,但他们都已了然他的意图了,都不再提杀与不杀的事。

  不过这么可恶,以后一定要和他算账。

  “刚刚我还有很多事情没问,你要是愿意帮我,就都告诉我。”轩辕夜抱着膝,舒适地坐在地毯上,神情渐渐放松到如随意闲谈一般。脸上却没有笑色,语气也有几分“你看着办吧”的意思。

  段清黎虽然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却在想着,其实现在最能帮到他们的,真的只有颜羽了。毕竟他对女帝了解要深多了,与他们又关系匪浅。

  可颜羽并没有立即回答,轻轻闭着眼,尽力将呼吸放得极缓,胸口那丝丝缕缕的痛感,也逐渐变得淡了。

  他没说话,心里却在想着,轩辕夜的情况和他丝毫不一样,倒真叫人看不清前路如何。

  见颜羽没理会,轩辕夜幽幽盯着他,一时间有几分暗自恼恨,心底又颇有些自嘲之感。

  或许在颜羽心里,他到底是比不上女帝的,要帮他的话,岂不是在对抗女帝?

  好在他脸色微变之前,颜羽睁开了眼,极淡地开口问道:“我是想帮你,也不想隐瞒什么,可这样有什么用呢?”

  轩辕夜见他神情淡然,并无异色,显见只是说出心里实话而已。但听他这么回答,还不如不回答呢!

  段清黎红唇微微一动,想要说什么,又忍住了。或许在颜羽看来,他们的一切反抗就是没有用的呢?毕竟,若是有用,他自己也不必如此了。

  可他不是应该给一点支持鼓励么,这泼冷水算怎么回事?

  轩辕夜已眉目微敛,沉声问道:“还是那句话,不试试怎么知道?你到底帮不帮我!”

  颜羽似无奈至极,连连点了几下头,悠悠叹道:“帮你,你要怎样就怎样。”

  他心里清楚,其实轩辕夜也明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只是不愿轻易放弃罢了。

  和曾经的自己何其相似,可为何并没有过几年,自己就这般安之若命了呢?

  少年意气何由挽!

  想到这里,压抑、沉寂了许久的不甘,又蓦地从心底升起。

  自己到底和轩辕夜的情况是不同的,应该是真无甚希望了。但,应该帮他们一试!

  有人能幸福美满就够了,就算不是自己。

  轩辕夜见他虽然是答应了,但神情间并未显出特别的热切来,只黯淡的眸中似乎亮起了一丝星芒,便又放心了许多。

  他知道,颜羽近来心情不好,加之天性有些冷清,并不喜欢对什么事显出兴趣来。像现在这样,态度已经够了。

  对视了片刻之后,颜羽催道:“你到底问不问?”

  轩辕夜想了一下,其实他想知道的东西太多了,一时头绪也是有几分散乱,加之颜羽有伤在身,还是别说久了,现在只问最重要的吧。

  于是他皱眉问道:“女帝到底想让我做什么?将来真要继承她的位子?”

  颜羽本想回他,唯一的子嗣,还能做什么呢?

  但瞧了瞧他们二人的神色,又忍住了,徐徐回道:“其实,和陛下有关的问题,你该亲自去问她。或者,等她来知会你。”

  “毕竟,陛下心思深沉,很多想法尚未显露出来。”

  颜羽说到这里,稍稍敛了敛眸中沉思之色。单从他所知道的来看,崇华女帝真是他此生所见的最具野心的人,她的野心和耐心,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  轩辕夜闻言也是静默了一瞬,心里清楚,当他问出这个问题时,还是有几分自欺欺人了。

  大概是因为,女帝现在对他太过温和、他现在又太清闲,以致于让他生出了几分错觉。

  现在看来,危机是有的,只不过是潜伏在前方,不知什么时候跳出来而已。

  这么一想,他索性直接问道:“那你觉得,我若想离开这里,能有几成可能?”

  今日他越发明白,想要离开真是比登天还难,但正是如此,更加不能放弃。硬碰硬无用的话,便只有兵行险招了。

  段清黎也在等着颜羽的判断,她心里也有几分紧张。之前她胡思乱想时,想过了各种各样的可能,如何发觉他们最缺的,还是对这里清晰透彻的了解。

  本以为颜羽会给出一个让人沮丧的回答,但他的目光在他们两个脸上游移了一下之后,沉吟片刻回道:“还是有希望的,计划要绝对周密才行。”

  他并不很笃定,但不想让他们太失望。

  话虽如此,他神情丝毫没有轻松的意味,目光在掠过段清黎之后,隐隐透出几分忧虑。

  她的存在,方便了女帝行事。虽然这样颇有几分为人不齿,但那又如何,成大事者会在意这些小事吗?

  他之前提醒他们女帝重视血统和出身,便是因为在刚知道轩辕夜身份之后,就立即想到了以后的麻烦。现在,这些麻烦正在蠢蠢欲动。

  可即便因为心有牵挂而受到束缚,他们这种人,也永远不会后悔的!

  有真正深爱、愿意守护的东西,才能被称之为人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